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大舅子的脸色在手机电筒的照射下十分难看,简直称得上青面獠牙,活像个撞见轻薄小女儿的老父亲。

    “雅雅,过来!离那个人渣远一点!”

    樊雅哭笑不得,脸上微微发热,她的手还在容浔手上抓着,就算她想走,也得走的成才行。

    “哥,来帮忙。”

    “我管他去死。”樊以航冷着脸,大踏步冲过来,中途泄愤似的踢翻无数价值不菲的花花草草,走过之处一片狼藉。

    “……”樊雅微微叹了口气,对柯家实在很抱歉,今天被他们这么一闹,这个花房算是完了。

    樊以航走到他们跟前,借着两人手机的灯光看清容浔身上沾的血渍,脸色也微微变了,“怎么搞的?小雅,你先站一边去,别让树枝划着。”半扶住樊雅的肩将她扶站起来,容浔也识相,早就松开了手。

    樊以航哼了声,一低头,就看到樊雅隆起的腹部,眼底瞬间滑过震惊古怪,瞠目结舌,“小雅你……”

    容浔虚弱懒散的微笑插口,“那是你的外甥,叫容隽。”

    “滚边去!”樊以航怒不可遏,一脚狠狠踹过去,容浔一偏头,那一脚正好落上他的肩胛骨,痛的他低低倒抽一口冷气。

    樊雅嘴唇微微动了动,什么都没说,撇开脸装作没看见。

    容浔看的真切,捂着肩胛骨哎哎叫唤,活像被樊以航那一脚踢成了重伤。

    樊以航恼的无以复加,脚一抬准备再踹一脚过去,手臂却被人一拉,樊雅不自在的躲闪他的眼神,“哥,快点帮忙吧。”

    樊以航瞪着樊雅红润的嘴唇还有微红的脸颊,一股无明业火在心底膨胀蔓延,抬起的脚顺势踹上一个破花盆,花盆砰的砸上玻璃,咕噜噜的滚到地上,也不知道碰到了哪里,啪嗒一声响,花房里灯光大亮!

    被五六棵金橘树压在下面的男人微微睐眼,脸色更显惨白,白色衬衫被染红了大片,看上去触目惊心。

    樊以航再生气,也知道现在不是发怒的好时候,不容分说的扶着樊雅往外走,直接将人送出花房,“你在外面等着,别碰着了。”脱了西装外套盖在她身上,搓了搓她的肩膀,“别冻着了,待会让江医生给你看看,怎么还这么瘦?”

    樊雅心里一暖,微笑安抚暴躁的樊以航,“哥,我没事的。”

    樊以航深深看了她一眼,视线在她隆起的小腹上落了落,眼神复杂的让樊雅微微一怔,“哥?”

    樊以航迅速将所有情绪都压下去,勉强笑了笑,“嗯,没事就好,我去里面看看那家伙,万一死了就不好了。”

    樊雅哭笑不得,目送樊以航的背影,手心突然一震,她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将容浔的手机带出来了。

    屏幕上的号码十分陌生。

    樊雅只是看了一眼,没有接听的打算。

    她不认为自己有接听的资格。

    等容浔出来,他自然能看到这个未接来电,重不重要也不差在这一时半刻。

    电话铃声戛然而止。

    樊雅微微松了口气,但下一瞬,一条短讯直接蹦出界面。

    简短利落,短短几个字。

    樊雅想要避嫌都来不及,匆匆一眼,就将那短讯收入眼底,她微微一僵,脸上浮出震惊!

    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她手一颤,差点将手机丢了出去,稳了稳神,她转过头,樊以航已经将容浔半拖半拽的拉出了花房,不仅容浔衣服上血淋淋的,就连樊以航的白衬衫上也沾了些血渍,容浔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显然痛的不轻。

    “小雅,你联系下江医生,这家伙得赶快处理伤口。”樊以航瞥了眼容浔腰上被固定金橘树的铁丝刺着的伤口,眉头皱的死紧,“喂,容浔,你要死就死自己家了,别死人家,今儿可是柯老的大寿,给人家添晦气!”

    容浔有气无力的笑,“我这是替你妹妹跟你外甥挨的,你这么咒我,好么?”

    樊以航恶意在他伤口上一拍,满意听着容浔又倒抽一口冷气,“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你就是个祸害,死了最好!”

    “我死了你舍得?”容浔轻笑,“谁给你当妹夫?”

    樊以航面无表情的又拍了容浔伤口一下,用了八成力……

    饶是容浔面部都不由自主抽搐了一下,倒嘶了口气,“樊雅,你管管你哥,真的想要我命了他?”

    樊雅没说话,只是快速将手机那条短讯调出来,递到了容浔眼前,“抱歉,我是无意中看见的。”

    容浔一怔,连扶着他的樊以航都忍不住好奇看过来。

    短讯真的很短。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在家里等你。你不来,我死。

    樊以航直皱眉,“这是哪个神经病?”说完发现容浔跟樊雅的脸色都不太对,“怎么了?”

    樊雅勉强笑了笑,“今天……是樊心的生日。”

    樊以航脸色倏地难看了,“是她?”

    容浔迅速拨通电话,电话里传来对方关机的提示音。樊心已经关机了。

    暗海似的眸子翻涌着风云,暮霭沉沉全是阴霾,容浔深深吸了口气,捂着腰慢慢直起身,抬头看向默然不语的樊雅,猛地扣住她的手腕,不容分说的拉着她就往外走。

    樊雅猝不及防,被他拉的一个踉跄,不受控制往前走了几步。

    樊以航脸色大变,下意识抓住樊雅的另一只手,阻止容浔拉人离开的动作,“容浔,你干什么!”

    容浔脚步一顿,看也不看身边叫嚣的樊以航,视线死死锁在樊雅身上,“我知道你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但今天,你必须跟我一起去。”

    强制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98章 你不来,我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