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呆了呆,下意识看向容浔。

    有些刺目的光线下,男人脸色惨白,白色衬衫上被染红了大块,十分刺眼。

    容浔眼睛因为突如其来的灯光微微睐了起来,微仰着头,俊美脸上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异常虚弱,“嗯,我就说我受了很重的伤,快疼死了。”想了想,笑容微妙,“真不知道是你运气太好还是太不好,怎么总是有事落到你头上?倒霉的还总是我。”

    樊雅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胡说什么你……”定了定神,她按下手机键,却突然不知道该联系谁。

    沈拓……她压根不记得他的联系方式。

    容衍……同样不记得联系方式。

    苏颜,她快生了,总不能让她大晚上的奔过来。

    至于其他人,更不可能了。

    总不能联系奉何华母女吧?

    容浔迅速报了个号码,樊雅一愣,这号码她很熟悉,是樊以航的号码。

    “妈今天来了,大哥应该不会来的。”樊家人丁稀少,樊氏企业事情繁多,出席这样的场合一般只会来一个人。

    容浔很淡定,“我告诉他你今天会出现,他那么在乎你,怎么可能不出现?”

    所以,他一定会来。

    樊雅眉头微微皱了皱,总觉得容浔话里有话意有所指,但这时候也没空思索了,她迅速拨通樊以航的电话,樊以航设定的彩铃是她最爱的曲调,意大利歌剧似的悠悠唱腔偏偏绵软到了极点,她怔了怔,目光微暖。

    大哥……

    彩铃声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男人压抑着的气急败坏的声音,“容浔,你把小雅带哪里去!他妈的……”

    “哥。”

    电话那头陡然一顿,好一会,樊以航压抑不住的狂喜声音再度响起,完全没有平常尔雅贵公子的风范,“雅雅?你在哪里?哥都没找到你,容浔把你带哪里去了……”

    任凭着他自说自话可能会说到天黑,樊雅不得不出言打断他,“哥,你在柯家么?”

    “我当然在,雅雅你在哪?”

    “你到柯家后花园,那边有个花房,嗯,你悄悄的来。”樊雅抿了抿唇,“我们这边出了点麻烦,你别让别人发现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联系一下江医生,可能需要急救。”

    樊以航警觉,“那个混蛋对你做什么了?”电话里喧哗声渐渐小了下去,显然正往这边快步走来,“你别怕,哥马上就过来。”

    “……你想太多了。”樊雅哭笑不得,懒得听樊以航絮叨,“我挂了,就这样。”

    放下电话,迎上容浔似笑非笑的眼神,她警惕睐眼,果然,容浔慢悠悠的道,“樊以航有十分浓重的恋妹情节,当年读书时,学校论坛上长年累月的挂着樊少版的蓝色生死恋,那帮疯狂的女人总在想你们兄妹肯定有一个是抱错了的,剧情续写的,嗯,十分的感天动地感人肺腑。”

    “……”

    樊雅哑然无语。

    “不过我当时听了还真有几分羡慕,羡慕他有个妹妹。”

    樊雅怔了怔。

    容浔微笑,“知道我妈为什么决定离开那个男人么?”

    容浔是五岁时才跟着卓姨出国的,这个资料樊雅在上辈子就很清楚,但原因是……

    “我知道你搜集的资料是我妈逼迫那个男人离婚不成功干脆出国的。”容浔淡淡一笑,“奉何华放出的消息,永远能够颠倒黑白。”

    樊雅突然不想知道了,她撇开脸,岔开话题,“我哥应该快来了,你别多说话。”

    “我现在不说话就会想睡觉,我一睡觉就会彻底晕过去。”容浔颇有几分无赖似的睐眼,“而且这是自家事,小隽也该知道他其实本来应该有个小姑姑。”

    樊雅怔住。

    容浔不是独生子么?

    容浔费力伸出手,慢慢伸向她的手,手指指间一点血红,看的让人害怕。

    樊雅犹豫了再犹豫,有心不理他的,但等自己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已经像是有自我觉悟似的握上了他的手,她下意识就要甩开,但他似乎早就察觉到了她的念头,干脆用力抓住不让她松开手。

    樊雅抿了抿唇,颓然放弃挣扎,只是她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手劲还是因为他彻骨冰凉的手掌。

    他的手真的很冷,仿佛象征着他逐渐流逝的生命力。

    心里没来由的,一阵不安。

    容浔看着女人眼底的懊恼无奈,唇角微勾,眉眼间笑意柔软,“我妈是真的爱那个男人的,情愿不要名分不要名声的跟在他身边,只为了给他生个健康的可以继承家业的儿子,恐怕你不知道,容沣有先天性的心脏衰竭症,不过容家瞒的很好,根本没人知道。”

    樊雅蓦然抬眼。

    “然后我出生了,再然后,我五岁那年,我妈又怀孕了,是个女孩。”容浔微微怔忪了下,随即回过神,“我妈喜欢女孩子,她很兴奋,我也很兴奋,因为隔壁小毛总是拿他的妹妹向我献宝,他的妹妹其实丑死了。”

    “那然后……”樊雅声音有些涩,明知道自己不该问,却鬼使神差的问出了口,直觉告诉她,她在触碰一段坚冷的让人胆战心寒的过往。

    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奉何华找人绑架了我,逼我妈去做流产手术,以及,离开她的丈夫。”容浔苍白脸上全是嘲弄的冷笑,在手机电筒的微弱灯光下显得十分凉薄,“更讽刺的是,她连手术费都是让我妈自己出的,你说她吝啬不吝啬?”

    樊雅刹那心凉,不可置信,“他不管吗?”

    “他那时候忙着垫定他容总经理的地位,哪里有空去管一个在外面无名无分的女人?我妈那个傻女人,甚至连他的面都没见到就被他的助理轰了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97章 大舅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