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在场除了柯蓉,其余人都微微一僵,就算是樊文希跟奉何华都微微变色,眼底讶色流转。

    容樊两家都很清楚容浔对这桩婚事又多么排斥,他现在居然老老实实坦然自若而且一点没有不甘愿的叫了樊文希一声妈,叫的还有几分亲热,要知道容浔甚至连奉何华这个名义上的母亲都没有唤过,充其量也不过只是冷冰冰的一句姨。

    容浔无视在场因为他一句话而微微变色的女士们,泰然自若的将樊雅搂的更紧些,朝樊文希微微一笑,“妈,能不能麻烦你待会跟我们在一起,帮忙照顾一下樊雅,今天这场合肯定很热闹,照顾孕妇,我实在是没什么经验。”

    樊雅心口一跳,下意识惴惴看向樊文希,连反驳容浔的话都忘了。

    妈……不会同意吧。

    虽然已经这种觉悟,心底仍然忍不住升起希望,迎向樊文希看不出情绪的眼眸,呐呐低叫了声,“妈……”

    声音低微,明显可见的惶惑。

    男人暗海似的眼眸里滑过一抹呵怜,虽然他很确定当初樊雅不肯离开不是因为爱他,但与他也脱不了关系,说到底,如果不是因为他,樊雅还会是樊家备受宠爱的掌上明珠。

    搂着她肩膀的手微微用力,他慎重看向樊文希,“妈,我……”

    “这样的话……”一直退居在一旁的唐靖远上前一步,年轻俊逸的脸上挂着精明斯文的笑容,侧头看向面无表情的樊文希,“樊董,需要我取消八点的集团会议吗?取消是可以取消,但今天的会议事关樊氏下年度的企划,我担心……”看了眼容浔,笑容更深,“本来樊董是想过来给柯老拜个寿就走的,我想容先生樊小姐应该能体谅的吧。”

    樊雅心口微涩,唐靖远既然能说出这句话,肯定是揣测妈妈的心意……她笑了笑,“还是公事重要,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的,你别听容浔乱说。”

    樊文希目光在樊雅身上一滑而过,直接看向柯蓉,“带我去向伯父拜寿吧,我这边确实还有事。”

    柯蓉何等玲珑剔透,早就看出了气氛不对劲,立刻圆滑笑了笑,“你这个大忙人啊,怪不得樊氏企业现在发展的这么好,也该放权交给年轻人了,也不看看你自己今年多大岁数了。小雅,你有这么个妈,柯姨还真同情你。”

    樊雅看了眼樊文希,朝柯蓉浅浅一笑,“我习惯了都,蓉姨,你们先过去吧啊,我跟……我跟容浔在四处逛逛,待会再跟老爷子拜寿。”

    “后花园很安静,那边有花房有瀑布,过去看看。”

    “嗯,我知道了。”樊雅点头,目光落在樊文希身上落了落,“妈,我们就先过去了,天气凉,你多穿点衣服,过两天……过两天我们回去看您。”

    她迅速转过身,姿态优雅而从容。

    只有近在咫尺的容浔才看见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泪光,男人无声舒了口气,按住她肩膀的手微微加重,迅速跟上她的步伐。

    柯蓉跟奉何华歉然一笑,带着樊文希去柯老的书房,等所有人都走的差不多,一直压抑着脾气的容恬脸色一变,不受控制的高声,“妈,他们怎么敢……你看容浔跟樊雅,他们两个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底!樊雅那个贱人居然还能回来!她居然还敢回来!”

    “她为什么不敢回来?”奉何华淡淡看了她一眼,眼里一瞬而过的犀利。

    容恬微微瑟缩,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眼眶不由自主的红了,“妈,我……我只是替你不平。”

    “有什么不平的,当年允许他进门,允许樊雅进门,我早就想到有这么一天了。”奉何华脸上挂着宠辱不惊的笑容,眼底一闪而过的恨铁不成钢。

    她这个小女儿,真的是被她娇宠惯了,就算受过这么多的磨难,还是学不会聪明。

    “妈……”

    “收起你的眼泪。”奉何华淡道,“我不管你今天为什么差点迟到,但今天你要做的是彻底扮演好一个淑女,今天的寿宴十分重要,我不允许你失态。”

    容恬悚然一惊,下意识看了眼奉何华,眼底闪过一抹惊疑,呐呐低下头,“我……他根本不喜欢我,我担心沈拓不会同意。”

    “只要他还是柯家人,他就不会不同意。”奉何华微笑跟远处一个友人打了个招呼,“我知道你委屈,今天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我已经替你做了最好的选择了。”

    容恬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在看清奉何华温婉面容下的漠然表情时,到口的话硬生生的吞了下去。她咬了咬唇,用力眨落眼底快要滑落的眼泪,“我知道。”

    奉何华没在意自己小女儿的复杂心思,默然思忖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

    似乎樊文希跟樊雅不止是闹别扭这么简单……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看来应该需要好好查一查。

    她瞥了眼身边一脸委屈的容恬,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这时候,为什么在她身边的是容恬,如果是容沣,他就能跟她好好谈一谈,而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苦思冥想。

    她……真的是有些累了。

    幸好,容沣再过不了多久就快出来了。

    走到后花园,确保四周没有什么人,樊雅脚步一顿,冷淡了声音,“放开。”

    “如果我说我……”迎上女人掩不住怒火的灿亮眸子,容浔声音戛然而止,轻轻舒了口气,“樊雅,我是真的想你跟妈……”

    “她不是你妈!”樊雅猛的低喝,用力甩开他的手,“容浔,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93章 你好意思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