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抬头,望了眼苍白天际的一点孤星,旋即收回视线,“只是……一时睡不着。”

    “这样。”容衍不动声色,将眼底一点微妙情绪压下去,懒散一笑,“你的睡不着还真是派上大用场了,现在,来让我们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话音未落,房子里传来一声痛苦闷哼,大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一个人跌跌撞撞朝他们这边冲过来,表情凶狠狰狞,手里锐光忽闪。

    樊雅眉头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容衍强制性的温柔往后一推,然后,从来都懒散的仿佛缺根骨头的男人窜出去,半长不长的黑发在昏暗里划出一道漂亮的黑芒,身形矫健的恍若猎豹,动作利落而干净,没有半点累赘!

    砰当一声,那人手上匕首落地,仰面栽倒,吃了一嘴泥。

    容衍一脚踩着人肉脚垫,线条流利的侧脸俊美出众,细长凤眸亮的惊人,仿佛星子,“嗯,想不想踹两脚出出气?”

    樊雅愕然,微微张嘴。

    随即心里一动,看向容衍的视线里已经带上几分若有所思。

    容衍的动作实在是太精悍了,精悍的完全像是专业人员。

    容衍迎向樊雅深思的目光,淡淡一讪,手脚利落的抽了男人皮带绑住他的手,拍了拍手,轻轻松松的单手提拎着人,扭头看向樊雅微笑,等着她发问。

    樊雅眼底情绪转瞬,最后凝定,撑着腰淡笑,“站在这里干什么,你不嫌冷?”

    容衍微微挑眉,站住不动,“你就不想问我些什么?”

    “谁都有些难以启齿的过去,我为什么要问?”她抬起头嫣然一笑,“你不就是容衍么?那些过去没什么关系吧。”

    男人细长凤眸微微一睐,在夜色里闪耀着复杂的光芒。

    樊雅却仿佛没看见,从他身边擦身而过,动作缓慢而小心,仿佛是怕摔倒。

    陡然一阵风起,男人低声喃语随风飘来,“有时候我还真希望你问一问。”

    她眸光微动,脚下步伐却不停,仿佛没听到。

    容衍看着她的背影,淡淡一笑,笑容怅惘。

    因为心无挂碍,才能做到这样轻描淡写,才可以完全不在意身边人的过往,不管他过去是善是恶是正是邪。

    快到门口,白秘书才捂住腹部踉踉跄跄的从楼下奔下来,一张俊脸惊恐扭曲,“小心,他有刀……”声音戛然而止,他愕然看着懒懒散散提拎着人进来的容衍,再看看一脸平静的樊雅,陡然觉得自己千辛万苦奔下来其实是个错误。

    他捂住伤口,身体软软倒地,“boss,麻烦替我叫救护车,谢谢。”

    樊雅走过去,皱眉看着白秘书腰腹部位被拉出来的伤口,没有伤到要害,伤口也不算深,只是拉的口子比较长,所以看起来凄惨了些,再看看他惨白惨白的小白脸,无声的叹了口气。

    做饭不成,家务不成,连打架都比别人弱,这个被容浔硬塞上来的生活助理,还真的……

    “没用。”容衍接口,居高临下瞥一眼过去,嫌恶的像是看一坨垃圾,“叫你看两个人都看不住。”

    白秘书倒抽一口冷气,忿然瞪眼,只觉得自己伤口更疼了。

    他是在写字楼里的修炼出来的人精,圆滑而睿智,什么时候还需要兼职做牢头了!

    “容衍。”樊雅略带责备看了眼容衍。

    白秘书悲愤的心总算舒服了些,还是自家女boss懂得温柔体贴。

    boss声音十分好听,“白秘书,你打个电话联系云开吧,让他过来帮你包扎一下。”

    白秘书愕然抬头看向冷静的樊雅,确认她是真的这么打算的,登时大感憋屈,悲愤莫名,“我没带手机!”

    安慰呢,体贴呢,关怀呢?

    这怎么着也算是工伤吧啊!

    “我也没带手机。”樊雅温婉一笑,手指前面客厅茶几上,“那边有固定电话,你可以借用。”

    “……”

    容衍轻轻松松的拎着人跟在樊雅后面上楼,幸灾乐祸的看了眼还呆在原地明显反应不过来的白秘书,忍不住低笑,“你这么狠,就不怕把人给吓跑了?他可是容浔特地派过来给你的。”

    樊雅眼风扫了眼楼下,撑着腰稳稳上前,淡笑,“他是个人才,可也没怎么吃过苦,跟着我就得做好吃苦的准备,如果他走了,我无所谓,如果没走,正好借这个磨磨他的性子。”想想又摇头,“我身边的一个男助理都比我柔弱,不是逼着我做女强人么?”

    容衍目光一闪,“看来你对他还算满意?不怕他是容浔派到你身边的探子?”

    樊雅失笑,“他派个人到我身边有什么好处,更何况……”声音顿了顿,还是没有将容浔已经将全部财产转让给她的事情说出来,“我跟他至多算个陌客,还不到仇人的地步,他没必要在我身边安插个人。”

    “万一……万一哪一天你们变成仇人?怎么办?”

    樊雅怔了怔,也没多想,随口应了一句,“那就有仇报仇有冤报冤,还能怎么办?”

    “不会手下留情?”容衍仿佛转了性子,执拗的非要问个明白。

    樊雅这下是真的觉出点怪异了,古怪瞅了眼容衍,“你对这个问题似乎十分关注?”

    容衍含笑,笑的脉脉含情,一派温柔诚挚,“我是为你好,世上最伤人的就是情爱,什么事都得做好打算,不是么?”

    樊雅微微睐眼,试图从容衍神色里看出些什么,“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在暗指什么?”

    “亲爱的,你想多了。”容衍轻佻的摸了把她的脸,“我只是不想你流泪而已。”

    樊雅下意识往后一退。

    容衍淡然一讪,提拎着人快步从她身边过,甩手将手里早就晕晕乎乎的人丢进一间房里,见樊雅也要跟进房间,手臂一伸拦在她的面前,随手一指不远处的客厅,“你去那边坐着,有些东西听多了看多了,对孩子不好。”

    樊雅拍他的手臂示意他让开,“我的小隽不是温室里弱草,是要顶天立地的大树,这点东西怎么可能受不了。”

    “我坚持。”容衍难得严肃,“女人就该待在干净光明的地方,不受伤害。”

    细长凤眸里一抹情绪一闪,在光线下分外明显,仿佛微微伤痛怅惘,充满急切的无奈。

    他目光悠远,看着她,却更像是看着别人。

    眼底伤痛,更加明显。

    樊雅看的清楚,心口微微一颤,抿了抿唇,叹了口气,让步了,“如果真的担心,你就不该让我过来,又让我过来干什么?你这不是自我矛盾?”

    容衍回过神,微微笑了笑,“我不想你直面黑暗,但我希望你知道那些黑暗的存在,永远怀着一分警惕。”

    说着,拍了拍她肩膀,示意她过去坐。

    樊雅微微舒了口气,慢慢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眼看着那扇装着磨砂玻璃的房门在她面前轻轻合上,里面人影重重,却不太看得清楚。

    樊雅抓起桌上的杂志,却根本看不下去,干脆丢开杂志,看着那扇门。

    门内不时传来凄厉的惨嚎,仿佛鬼哭。

    却因为一扇门的阻隔,让她根本不会直面那些凄惨哭嚎。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心神却不由自主的浮动。

    若是别人,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

    如果是沈晏,他从一开始就不会允许她过来,他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然后告诉她,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如果是……容浔,他性子狠辣,不仅会带着她过来,说不定还会让她亲身参与刑讯逼供,并且冠冕堂皇的告诉她,这全是为了她好。

&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89章 将计就计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