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没有接口,只是淡淡看着容衍,目光沉静。

    容衍被她看的悻悻,撇撇嘴,“说起来很麻烦,你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吧,我保证老实回答绝不作假。”

    于是樊雅就不客气的问了,“最近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对容家到底做了什么,容老爷子非要把你赶出来?”

    “你猜呢?”容衍死性不改,飞了个媚眼过去。

    樊雅手一甩,盖在她身上的外套砸上他的脸。

    容衍抓着外套笑的见眉不见眼,“我就知道你担心我怕冷。”无视樊雅冷眼兴高采烈的套好西装外套,一边套一边谦虚的说,“也不知道谁把化装舞会的事情给爆了出来,我只是很顺应潮流了爆料出了一件小事而已。”眼眸微挑,真诚的说,“真的只是小事,只是把容恬参加派对怀孕流产的事情捅出去了而已。”

    “……”樊雅撑住额头,不可思议的瞪着一脸谦虚真诚的容衍。

    容恬还没有结婚,又是百年容家唯一的女儿家,她的一言一行无不是世家小姐的范本,未婚先孕,甚至因为那场派对而小产,这样的事情,足以毁了她一辈子。

    容衍这一手,好狠!

    容衍瞥了她一眼,淡笑,笑意不及眼底,“觉得我出手狠?可惜奉何华比我更狠,居然对外散布消息说是被在阁楼发现毫发无伤的沈拓一手炮制了这场派对,因势利导,借着老爷子的口撺掇容柯两家的婚事,不仅洗清了容恬未婚流产的嫌疑,还转移了公众视线,那个女人,确实有些本事。”

    “容柯两家联姻……”樊雅低喃,敏锐抓住其中一点,“柯家一子二女都在各自领域有一定威望,奉何华还想借谁的势?”

    “聪明。”容衍赞赏看一眼过去,“也不知道是哪位,匿名举报了奉氏企业涉黑洗钱的证据,奉氏企业最近日子不好过,柯家的势力很能帮得上忙。”

    樊雅心里一动,突然想起那天在容浔公寓里看到的那份文件。

    匿名举报奉氏的人……会是他吗?

    念头刚一生出,就被她自己按了下去。

    她记得很清楚,上辈子容浔出手是在小隽出事之后,而且那时候奉氏已经被内乱折腾的快要散架,偌大企业才会被轻而易举的被扳倒。可现在奉氏内部虽然也有争斗,但显然还没到一击就倒的地步,就算现在证据确凿,凭奉氏这么多年经营的人脉还有雄厚财势,顶多会乱一场,却不会就此覆灭。

    他……那么精明狠辣的人,怎么可能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肯定是她想多了。

    “这次虽然不会毁了奉氏,不过也能让奉何华忙一阵子了,你这段时间能躲的这么安逸,也多亏奉氏这么一闹。”顿了顿,容衍看着凝眉怔忪的女人,目光深思,“你觉得出手的是谁?”

    樊雅回过神,下意识躲开他的视线,唇角扬起一抹平静的笑容,“奉氏这些年得罪的人不少,我怎么可能猜得到,可能只是我运气好吧。”

    “运气好?”容衍轻声咀嚼,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那ok,继续。”

    樊雅淡淡看他一眼,“开车吧,天快黑了。”

    容衍一怔,古怪瞪向身后一脸‘就此打住’神色的女人,细长凤眸微微睐了睐,忍不住问,“你就没有其他想知道的?”

    樊雅心情微微复杂,听了容衍的话,还是忍不住翘了翘嘴唇,黑白分明的眸里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嗯,例如?”

    “例如我为什么知道容恬流产,或者我跟奉何华之间有什么仇怨,甚至我图谋的是什么……”

    男人声音戛然而止,瞪了眼神情玩味的女人,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低低笑出声,“犯贱呐,脱了一件还不够,还想裸奔,完全忘了最大的性感就是半遮半掩,朦胧才最美,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想裸奔人家还不稀得看,真悲哀。”

    樊雅噗嗤一笑,“流氓。”

    容衍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风情魔魅的眼风扫过去,身体一倾,高难度的从椅座间挤过自己高大的身躯,与她几乎要贴面,半长不短的黑发轻轻落在樊雅的脸颊上,显得十分暧昧。

    他低低笑了笑,用一种黯哑低沉暧昧到极点的声音轻轻的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流氓才最有市场,懂么?就你这女人不识货。”

    樊雅瞪他一眼,“离我儿子远点,我可不想生出个伪娘。”挥手,毫不客气的伸手想将那张精致俊美的让女人都羡慕嫉妒的俊脸拍到一边!

    啪一声,手腕却被容衍牢牢握住,火热的温度从他的掌心蔓延入皮肤,竟然让人觉得滚烫。

    很不凑巧,她的手正好抵上他的脸,细腻的肌肤冰凉如冬雪,竟然似乎比女人的皮肤还要细滑。

    容衍似乎也一愣,身体微微一僵,随即慢慢放松。

    车外已经渐渐暗去,车内没开灯,光线更加暗。

    他半倾着身,两人之间不超过十公分,她的手还牢牢抵在他的左脸上,半长不短的黑发轻轻拂落在她的脸上,微微的痒,昏暗里,细长凤眸里眸光熠熠,亮的惊人,亮的让那些无法错辨的情绪都毫不遮掩,深邃的几乎要将人吸进去。

    他慢慢俯下面孔,薄唇抿出放松的弧度。

    樊雅僵了僵,她不是不识得情爱的单纯女儿家,这样的情绪,这样的眼神,这样的动作……她下意识想要转头,想要避开这过于炙热的视线,眼神一滑,却又被理智克制住,她坦然抬眼,用力抽了抽自己被扣住的手腕,清朗带笑的看向容衍,“怎么,我说错了话了?想杀人灭口?”

    细长凤眸里瞬间滑过一抹淡的几乎察觉不到的复杂情绪,他手一松,身体往后微仰,刚才还暧昧难言的气氛也随着距离拉远一扫而空,俊美魔魅的男人懒洋洋的勾了勾唇,漫不经心的笑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86章 一张电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