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夜色如墨。

    床上的黑影突然一动。

    轻轻吱嘎一声轻响,有人走进房间。

    来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连动一下都艰难的人,唇角冷笑嘲讽,脸上一道刀疤狰狞,“没想到这么多年,你也混出个人模狗样出来了,现在怎么样,救你的还不是只有我。”

    床上黑影又一动不动了。

    “啧,你继续装吧,哪一天,我非要把你身上那层皮撕下来给所有人都看看,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压根不是什么东西。”

    黑影依旧一动不动,仿佛已经熟睡。

    “嗤,装腔作势。”

    手一挥,早有手下将准备好的杂志送到床头边,拧开一盏昏黄的灯,映出床上那人削瘦见骨的丑陋侧脸,一道疤痕横过脸颊,狰狞醒目。

    “看你现在丑样。”来人嫌恶撇脸,“我说过那地方迟早是我的,你拿不到,自然有别人替我抓到手,不过算起来倒是便宜了那小子,那个女人滋味可真不错。”一时想起不同于普通女人的细滑肌肤,全身不由自主微微燥,眼底闪耀着淫邪的光芒,舔了舔唇瓣,“好久不见了都,去给我打电话让她过来。”

    手下迟疑,“大哥,最近风老大盯的紧。”

    “嗤,两个老不死身边全都是我的人,老不死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眼皮子底下,我怕风御那个窝囊废?”来人暴戾哼了声,“我找女人也碍着他的事了,给我找过来!”

    手下不敢违抗,立刻出去。

    “都是一群胆小如鼠的家伙,还是你最好,小小年纪就敢杀人,甚至敢……”声音微妙一顿,他斜眼扫了样床上,“你说是不是?”

    床上人影依旧一动不动,如果不是确认他还活着,几乎要让人以为他已经死去。

    来人脸色骤变,黑沉的仿佛笼上风暴,勃然大怒,“你他妈的到底在想什么?”说着手一抬,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指向床上,“你相不相信老子现在就毙了你!”

    静默无声,甚至连一丝颤抖不都没有。

    倒是守在一边的手下慌忙上来劝,“老大……”

    砰的一声枪响!

    伴随着哗啦一声巨响。

    房间骤暗。

    房间里唯一一盏昏暗不明的吊灯从高处砸下,重重砸到床上人影上,哗啦跌的粉碎,锋利的玻璃片飞的到处都是。

    手下早就护着来人退到门边,从门口往里看,黑暗的让人疑心那里其实是一个黑洞,早就将一切吞噬。

    “老大……”手下小心翼翼的抬头,觑看着身边神色莫测的男人。

    男人定定看了会,怒极反笑,眼底全是残忍邪佞的光芒,“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还能撑多久!把里面打扫干净了,如果他死了,你们全部给他陪葬!”

    砰一声,房门被重重关上,片刻后,全副武装的两个男人走进来帮忙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圆脸忠厚的年轻人小心翼翼的生怕遗漏了分毫在地上,检查完地上,小心翼翼的告了声罪,“您见谅,我这也是逼不得已。”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要不是老大非要留着他,早就毙了他了!”他身边那人动作粗鲁的一把掀开灰色床罩,倒三角眼里全是暴戾,猛地将床罩甩到地上。

    “勇哥,你这样他会冷的!”忠厚年轻人看不过去,赶紧将床罩捡起来,仔仔细细的拍了拍。

    “废话真多!”倒三角眼弯下腰,上上下下扫了眼床上人的模样,嫌恶撇嘴,“这也能撑的上玉面狐狸?我看夜叉还差不多!快点,这衣服上还有玻璃片,要是真死了,惨的是我们!”

    忠厚年轻人慌忙走过来,就要弯腰去拾掇衣领部分的玻璃片,却被倒三角眼用力推开,“你这样磨磨蹭蹭的得到什么时候!一边去。”说着,猛地一拉,床上人因为削瘦而显得十分宽大的衬衫就被暴力撕扯开来,露出胸口肩膀上的惨不忍睹的累累伤痕!

    “勇哥!”忠厚年轻人猛地提高声音!

    “怎么,想挨揍啊!”

    忠厚年轻人声音陡然小了下去,嗫嚅的道,“我……你看这屋子这么冷,万一冻着了……他现在身体这么弱,我担心……”

    “娘们兮兮,废话一堆,老子还不乐意伺候呢!娘的,跟个活死人有什么区别,累死老子。”倒三角眼嗤了声,“我呸!”

    一口浓痰正好黏在床上人的脸上。

    忠厚年轻人倒抽一口冷气,“勇哥!”

    “怎么,对我有意见?”倒三角眼一甩手,给了忠厚年轻人一巴掌,打的他嘴角出血,“赶紧做事,我出去透透气!”

    忠厚年轻人一语不发,默默擦干唇角的血,从衣柜里翻出一件干净衬衫赶紧给床上人换上,小声的叹了口气,“您见谅,我……我就是堂里一个小角色,连自己都护不住,更没本事保护您了。这堂里,甚至盟里……再也不像以前干干净净的那块天了……”

    拿起被子给他盖上,突然想起什么,赶紧找来一块干净的温毛巾,小心替床上人擦干脸上的唾沫,喃喃的道,“我还记得您以前在的时候,堂里虽然乱,可至少还有我们这些底下人的活路,当年如果不是您替我求情,我的手脚早就让人给剁了,您这恩情我一辈子都记得。只是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见到您,还能这样的照顾您。”

    忍不住叹了口气,明亮的灯光下,忠厚年轻人眼眶已经红了,他用力擦了擦眼角,“您是多大的人物,其实何必受我们这些人的闲气。”

    床上人连眼皮都没有颤一丝,仿佛压根没听见忠厚年轻人的絮叨。

  &nb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82章 阴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