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白秘书抓着办好的登机牌匆匆走向候机室,走到门口时脚步一顿,很识相的站住。

    里面的人还在继续说着电话,神情沉肃。

    好一会,背对着他的男人挂断电话,侧头看过来,俊美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甚至连一点讶异都没有,似乎早就知道他就在门外。自己选择的这位boss,有着常人没有的敏锐,仿若野兽。

    心里暗想着,白秘书脚下动作却不停,“部长?”

    “你现在在容氏薪酬多少?”

    白秘书微楞,迅速报了个数字,“部长?”

    “愿不愿意跳槽?”容浔双手合于胸前,眼底闪耀着冷静却睥睨的光芒,“我给你两倍工资,福利待遇绝对不会少于容氏给你的。”

    白秘书沉吟片刻,“我可以问问什么工作么?”

    “生活助理。”

    饶是白秘书习惯于处变不惊,甚至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依旧斯文冷静,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被惊着了,以至于他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部长,我从来不做饭,打扫卫生依靠小时工,我怕我自己不太适合这个工作。”

    “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换成特助这样的名称也可以,我无所谓。”容浔不在意的笑了笑,低头看了下手表,“你还有两分钟时间考虑。”

    “……真是史上最短的考虑时间。”白秘书微微叹口气,“好吧,我同意。”

    “这么快给我答复?不需要再考虑一下?”容浔挑眉。

    “我觉得给你多留些时间看资料更符合利益。”白秘书一脸认命表情,“不过我能问问如果我拒绝会怎么样?”

    “如果你拒绝,二十分钟跟我一起坐上飞机,并成为容氏开拓日本市场的功臣之一,前途不可限量。”

    “好吧,我已经在后悔我的决定了。”白秘书推了推金框眼镜,“我能知道我的新工作是什么么?”

    “去这个地方。”容浔将早就准备好地址递过去,“去找樊雅,将我名下所有资产都转到她的名下,然后,听从她除了让你滚蛋外的任何要求,就这些。”

    白秘书忍不住苦笑,“真是个无比艰巨的任务,我真的已经在后悔了。还有,为了我以后的生计着想,我想再问一句,如果您所有资产都转给了她,以后谁发我工资。”

    “员工的工资都是老板娘发的,这是惯例。”容浔微笑摊手,“所以可能你得努力巴结讨好她了。”

    “……”

    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成为掌控员工工资的老板娘的樊雅脸色凝重的看向高云开,而后者正在思考如何看着敌人哭的最佳手段,虽然在樊雅看来,他的那些想法实在是无伤大雅甚至上不了台面。

    她微微叹了口气,“云开,在我们采取任何手段解决这件事之前,我必须要跟你坦陈一件事,如果你觉得可以接受最好,如果你接受不了,我同样会继续做我该做的事情,只是恐怕你会难受。”

    高云开怔住。

    “撞死你妈的人,是不是姓容?”

    高云开霍然抬眼!

    樊雅微微苦笑了下,虽然早就有了觉悟,但真的得到确定的答复还是让人觉得荒谬。

    绕来绕去,她居然把自己绕回了那团乱局里。

    命运弄人。

    “撞死你妈的人叫做容沣,是容氏集团第四代继承人之一,很凑巧,容浔,就是那个还赖在你家的男人,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而我目前是他法律意义上的妻子,我肚子里孩子也注定会姓容,顺便说一句,刚才你看到的那个路人甲,是容沣跟容浔的堂哥,很不凑巧也是姓容。”

    顿了顿,她无奈自嘲,“如果根据古代九族连坐的说法,我跟我肚子里的孩子完全是你现在想要坑杀的人之一,而且是排名很靠前的那种。”

    高云开震惊瞪着身前神色平静的女人,俊朗脸上涌动着激越复杂的风暴,眼底诸般情绪一一闪过,愤怒、惊讶、悲哀、不可置信,茫然,最后只汇成一句低喃,“怎么会……”

    “只能说我醒的太迟。”如果可以选择,她也不想一醒来就面临婚内强暴的戏码,“不过我从来没有像这样庆幸现在这个身份,这个身份让我更方便处理一些事情,你可以在路上慢慢考虑该怎么接受,不过我们现在必须得先回去,小乔肯定抓狂了。”

    她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失去下落将近三个小时,小乔肯定会担心了。

    至于其他人,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走了两步,发现那男孩没有跟上来,还保持一脸天雷震惊状,她忍不住皱眉,暗自嘀咕男人的承受能力真的十分薄弱,随手抓起手边喝了一半的水杯。

    高云开条件反射似的后退一步,大冬天的,即使是在开着暖气的房间里,被泼水的滋味实在并不让人觉得舒服,“别!”

    樊雅偏头,眼风一扫房门,走!

    高云开噎了噎,忍无可忍,“你简单粗暴,你就不能让我好好冷静冷静么!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霸道!”

    “不好意思,我姓樊。”

    “什么意思?”

    “霸道是家传,就这个意思。”樊雅冷眼过去,“你是男人,上有老下有小……”

    “等等,我哪里来的小?”

    樊雅居高临下瞪眼过去,表情倨傲的摸了摸肚子,“难道我肚子里的不是小,你这个舅舅不准备认?而且从这里到家还有一个小时,够你伤春悲秋了,还是你准备额外支付酒店费用?我告诉你我现在连打的的钱都没有,还得想办法应付明天药品供应商的催账,没空搭理你的小情绪。”

    高云开积蓄的负面情绪刹那间被击的溃不成军,简直都快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纠结什么,傻愣愣的跟在女王后面进了电梯才反应过来,“那……那在我家的那位容先生?”

  &n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80章 货真价实的穷光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