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樊雅在沙发上坐下,冷静看向对面表情沉郁的高云开,“我要一个理由。”

    高云开闷了一会,半晌才开口,“我不想说,这件事我会负责。”

    话音未落,哗啦一声响,樊雅手上端着的凉开水泼上了他的脸。

    “去用冷水洗个头,清醒一下再来跟我谈。”樊雅优雅的放下手上的水杯,柔美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眼神冷静的让人发寒,“我今天的心情很不好,我劝你别再惹我生气。”

    容浔,容衍,沈拓,容恬,今天遇到的跟过往的人太多,让她有种即将重新回到乱局的恐慌预兆。

    容浔来这么多天,从来没有提起沈晏的事,但依照她对他的了解,他不说只有一个一个解释,沈晏依旧下落不明。

    都已经超过一个月,依旧下落不明的含义,不言而喻。

    现在沈拓居然又跟容恬扯在了一起,虽然不清楚沈拓是什么意思,但容恬既然敢当众表明她跟沈拓关系匪浅,背后肯定是几家共同博弈,沈拓愿意还好,但如果不愿意,这件事,她不能看着不管。

    还有容衍,这人从来行为莫测难以揣测,在店里时她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听声音也能听出容恬对容衍似乎十分忌惮,容恬怎么说也是容家正牌千金,而容衍只不过是没落分支的子嗣,容恬又从来骄纵,怎么会对没有什么靠山的容衍这么畏惧?这其中的水,似乎也不浅。

    风起云涌,她的四周仿佛乌云翻滚,而她站在中央,冷眼旁观只有一个想法。

    乱。

    但是她似乎已经不能抽身躲避了。

    眼眸微冷,寒意凛冽。

    高云开张了张嘴,看向樊雅冰冷淡漠的眼神里含上几分错愕,他从来都知道樊雅不是普通人,但却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意识的这么清楚。

    不显山不露水,自有威势凛然而现,高雅不会凌厉,风华自现,让人本能意识的臣服。

    她原本生活的世界,肯定是让人惊骇的。

    他抹了把脸上的水,抽了纸巾胡乱擦了下脸上的水渍,闷声低道,“不用洗了,我冷静了。”

    樊雅眸里一闪而过的欣慰,脸上神色不显,淡淡的道,“故意伤人这种事可大可小,但问题是现在你的前任导师坚持对你提出诉讼,这个先不提,我只想知道你揍人的原因。”

    “如果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揍他!”高云开狠声道,清朗眼底一瞬而过的煞气,“我没给他一刀就算……”眼角余光扫见樊雅又握住了一杯水,他赶紧往后退,伸手阻止,“别,我真的已经冷静了,别再泼我了。”

    眸里笑意一闪而过,樊雅淡淡啜了口温热的柠檬水,“那你就尽量客观理智的跟我说清楚这件事,别再夹杂你的负面情绪。”

    “这件事,可能还要从我妈去世开始说。”高云开整理了下思绪。

    已经出了小镇的车突然一刹,训练有素的司机诧异看向身后突然下令停车的容浔,“二少?”

    容浔回头看向静默在大雪中的小镇,俊美脸上浮出一抹怪异的情绪,不知为什么,他刚才突然觉得一阵不安。

    “二少,再不走,怕时间来不及了……”

    容浔沉默一瞬,“知道容衍现在在什么地方么?”

    “容衍少爷说要帮朋友打理店铺从家里搬出去了,现在住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不过老爷可能会知道。”

    “是么?”容浔眸光微动,缓缓收回视线,淡声道,“开车吧。”

    真的没想到会这么巧,樊雅阴差阳错住进了的人家,居然也跟容家脱不了关系。

    这算不算命运的捉弄?

    沐浴在酒店美丽服务人员关爱的目光下,堂而皇之躺在人家大厅沙发上睡回笼觉的男人突然打了个喷嚏,睁开眼,细长凤眼里锐光微闪,狡光流连。

    “谁打我主意?”

    “我妈当时刚刚怀孕三个多月,为了镇上突来的一场疫病向相关部门申请财务补助,没想到一直就没能再回去。”高云开忆起过往,年轻俊朗的脸上依旧是掩不住的伤痛,显然母亲逝世的痛苦在当时还是少年的他心底留下不可抹杀的伤痕。

    樊雅若有所思,“怪不得你们知道我怀孕,会这么激动。”

    她本来就觉得高家父子对她实在是过分关切,再怎么说她当时也算是陌生人,原来还是有这样的过往。

    高云开没有否认,“多少有点吧。”顿了顿,“我妈当时是车祸,等我们收到消息赶到时,连我妈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而且压的时候正对着她的肚子压过去的,弟弟……”用力抹了下有些热的眼眶,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可是那些人坚持说我妈闯红灯,肇事者只付10%的经济责任,还找了好几个证人出来证明这一点,可是我妈最讲规矩,性子又温和,她怎么可能去闯红灯!”

    往事潮水似的涌上,秉性温和宽厚的男孩也按捺不住情绪,嘶声说,“我妈绝对不可能闯红灯的,就算为了弟弟,她也会小心保护自己,怎么可能闯红灯!”

    樊雅皱眉,“一般交通要道都有摄像头,你们没有去找吗?”

    高云开狠狠一笑,“他们说那天的摄像头出了故障,就那天而已,就那么不凑巧!”接过樊雅递过来的水杯,他深吸了口气,平稳了下心情,“我爸不甘心,背着我跟小乔四处去找证据,可是他就是个小镇上的普通中医,怎么可能找到证据!小乔偷偷跑到所谓的证人家里给他下跪,想让他们说出真相,可没用!有一个甚至放狗咬小乔,如果不是有好心人路过,小乔那时候已经被咬死了!”

    男孩眼底迸发着愤怒火焰,他一字都没提自己当时的反应,可樊雅很明白他肯定也做了什么,但上苍何其不公,根本没有眷顾穷途末路中的高家人,反而用现实狠狠甩了他们一个耳光。

    樊雅深吸了口气,将翻腾的情绪压制下去,静静的问,“后来呢?”现在不是感怀过去的时候,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小乔重度感染昏迷不醒,我爸抱着头跟我说活人不能为死人活着,我到现在还记得我爸流泪的样子,可是没办法,为了救小乔我们只能接受对方送来的赔偿款,在那些人面前,我们只能认怂!”

    “我们以为这辈子就会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两年后突然有人找到我们家,告诉我们他已经找到了当年其中两个证人而且说服了他们翻供,问我们愿不愿意把这场官司再打下去。”

    “你们打了?”

    “我打了,我那时候已经成年,已经有了民法刑事能力。而且我知道我爸不是不想打,他只是怕对方报复到我跟小乔身上,对方势力实在太大,我们小老百姓根本斗不过。”高云开苦笑了下,“可是我真的没想到,我们准备了那么多证据,对方手眼通天,最后居然只被判了三年!他害了我家两条人命,害的我爸丢了工作,害的小乔终身留下后遗症,他居然只被判了三年!”

    男孩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房间里,‘三年’两个字凄厉回荡,荡的樊雅突然心口一跳,眼底闪过一抹不确定的惊骇。

    三年……

    车祸……

  &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79章 懂不懂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