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饶是樊雅,面对这种厚颜无耻的言论,都不由自主滞了滞。

    她早就知道她跟他犯冲!

    “你爱不爱我……”声嘶力竭的声音再度响起,刚才震惊之下摔在地上的老式手机一震一震的寻求存在感。

    “手机在响啊。”容衍微笑,慢悠悠的捏起手机,打开,在樊雅眼前晃了晃,“要不要接?嗯,高云开,谁?你新搭上的男人?我说你怎么走到哪里都招蜂惹蝶?分明也不是很美啊……”

    “闭嘴!”樊雅忍无可忍,太阳穴青筋跳跳,“接!”

    容衍晃了晃手上的衣服。

    樊雅怒极反笑,“我说容衍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你当你装幼稚别人就真的以为人畜无害了?”

    “还好啊,我觉得我这样还挺么么哒的。”容衍笑意更浓,亲昵贴靠上樊雅的颈项,“有没有觉得我很可爱,可以爱的那种?小雅,电话不管真的好么?说不定有重要的事情啊……”眸光落到某处,微微一凝。

    细致的耳垂下方,一点嫣红刺目。

    “衣服就是给他的,接电话!”压抑的女音里已经带了怒。

    容衍哦了声,心不在焉按下电话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高云开掩不住焦急的声音,“樊雅,你在什么地方?怎么这么久不接电话。”

    “没事,就是刚才遇到了个朋友,所以多说了两句。”一边说着,樊雅一边用眼神警告瞪了眼容衍不准多话,却意外发现这位仁兄也不知道发了什么魔怔,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就好,虽然快五个月胎像已经稳了,不过还是要注意,你路上当心点。”高云开松了口气。

    正在发愣的容衍迅速抬头,随即目光在她宽松外套覆盖着的腹部落了落,眸里复杂一闪而过。

    樊雅警惕察觉到容衍的眼神,下意识护住自己的小腹,冷冷看向容衍,这个男人危险,她不信任!

    迎向樊雅不信任的眼神,容衍一直勾着的唇角微微一凝,隐约有些苦涩的弧度,他干脆站起身用力拉扯开窗帘,刺目的阳光登时从窗口射进来,湛蓝的天空与山峦尽头的海水交融在一起,美不胜收。

    樊雅分神怪异瞥了眼背对着她的男人,暗自嘀咕了声怪胎,继续安抚受了惊吓的大男孩,“我自己会注意的,你在哪个酒店……嗯,我知道了,你在那边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她冷冷看向背对着她的容衍,“可以放开我了吧?我有急事?”

    “樊雅,在你身边那么多人里,你为什么只信任沈晏?”

    容衍没有回头,华丽的声音淡淡响起,让人想起极好的丝绸,滑且冰凉。

    樊雅毫不迟疑,“因为他值得信任。”

    “那我就不值得信任么?”容衍转过身,他背对着阳光,浓烈的阳光反而将他的面目遮的模糊,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清一双亮的惊人的细长凤眸,周身也仿佛笼罩着沉郁的光泽。

    樊雅看向他的眼神更加怪异也更加警惕,这人今儿不太对劲,需要小心应付。

    “我只想要个答案,这个对你而言也很难?”

    樊雅心口一悸,像是被什么击中,恍惚想起上辈子她似乎也问过容浔,只不过当时他没有给她答复。

    至于为什么这么问,反而时间太久了,完全忘记了。只还记得当时的心情,期盼,痛苦,悲伤,全然的伤怀。

    虽然她不知道容衍为什么会问,但这个时候,她突然想回答。

    是反问。

    “容衍,你觉得你做过什么,值得我信任的事情么?”

    容衍似乎一窒。

    樊雅想了想,老实坦白,“其实我并不是不信任你,我根本不了解你,我跟你才认识多久?你跟奉何华的关系,你的立场,甚至你故意留在容家的目的,我通通不了解,人对未知的事物本能的保持着一种警惕,我也是普通人,而且很不凑巧的是属于那种比较多疑比较别扭的个性,如果今天出现跟你差不多的类型的人,就算不是你,我照样不会信任。”

    顿了顿,手铐敲敲钢管,她轻轻笑了笑,“而且您大爷还把我锁着呐,这种类似囚徒与牢头的关系,你让我这个囚徒怎么信任你这个牢头?”

    容衍偏偏头,似乎低低笑了声,含糊低道,“如果她还在,一定很喜欢你。”

    樊雅没听清,“什么?”

    “没什么。”容衍漫步走过来,失去了光影的笼罩,他仿佛一瞬间又变回了以前那个魔魅风情的男人,眉梢眼角都勾着醉人的笑意,活色生香,“嗯,那信任就是从解开手铐开始?”

    樊雅忍不住翻白眼,一巴掌把那张勾魂摄魄的俊脸拍到一边去,“信任就从赏你一巴掌开始。”

    容衍解开手铐的手段十分极其简单粗暴。

    他单手握着樊雅的手腕,确保她不会被手铐压疼后,猛地用力!

    啪嗒!

    手铐在樊雅的瞠目中,断成两截,又哗啦一声响,樊雅手腕上的也断了,轻而易举的倒像是塑料做的。

    简直神了。

    “不是塑料,是一种脆钢,看着结实,实际上不耐摔。”容大神睐着一双凤眼解释,“这是我刚从对面那家店买的东西,花了我小几百呢。”

    樊雅莫名其妙,忍不住暗自嘀咕现在市面上居然公然贩卖违禁品,虽然是质量不合格的违禁品,那也是犯法的呀,现在商人有这么胆大包天么?但等她走出那家精品服饰店,容衍笑眯眯的指着一家店铺说我就是从那买的。

    樊雅下意识扫一眼过去,随即面无表情的收回眼,浑身都散发着负能量。

    那家店,大大的招牌挂的显眼。

    成人用品店。

    没节操的男人!

    高云开选择的酒店离容衍的点并不是很远,不到十分钟就到了,站到酒店门口,她面无表情的看向旁边一手拎衣服一手转着他那个只剩一半的破手铐、一路上不停勾三搭四乱抛媚眼破坏社会善良风气的男人,“我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容衍借着身高将衣服抓在身后,笑的妖娆,“我说过,为了报答你的信任,我会一直护送你到底的,你不会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吧,雅雅……”尾音上挑,类似娇嗔。

    樊雅面无表情的搓了搓鸡皮疙瘩,也懒得跟他争执,虽然不想承认,虽然这个男人外表风情实际上意志惊人,而且碍于男女身体条件的差异,要想将容衍赶走,不亚于痴人说梦。

    容衍顾盼神飞环视四周,突然蹦出一句,“如果被记者拍到,会不会误会我们去开房?大伯与弟媳,多惊悚的标题。”

    “不会。”樊雅头也不回直接走入酒店。

    容衍好奇,“为什么不会?”

    “因为没人相信我会看得上一只色狼。”解释完毕。

    容衍尾随进电梯,悠悠的道,“你难道不知道狼是最忠诚的么,就算是色狼,他也只坚定不移的对着自己的伴侣色啊。夫妻生活和谐也是夫妻生活的重要组成因素。”毫不掩饰的狼眼直直瞅着身边冷着脸的女人,“雅雅,你说你要不要跟我试一试?”

    樊雅面沉如铁,一语不发。

    她后悔了!

    她就不该提起信任这个话题!

    这种没节操的男人,一定要坚定远离,对胎教不好!

    快步走到高云开开的房间,穿着睡衣头发都没吹干的高云开开了门,第一眼就看见跟在樊雅身后的容衍,不由皱了皱眉,低头看向樊雅,“他是?”

    “不小心沾上的路人甲。”樊雅从容衍手里抓过衣服塞进高云开的手里,“先去把衣服换上,再把头发吹干了,亏你还是医生,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头疼?”

    高云开勉强笑了笑,笑容微黯。

    出了这种事,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做了医生了。

    樊雅拍了拍他的手臂,放柔了声音,“别多想,总会有办法的,先去换衣服。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78章 没节操的男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