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换衣服,从本质上来说,是件简单的事。

    从实际操作上来说,其实更是件简单的事。

    虽然容少如今是半个残疾人,但他能够一手掂大勺整出一顿早餐,区区换衣服,虽然或许有些不方便,但怎么可以难得住他。

    所以樊雅射过去的眼神分外狠辣,眼风之锐利,简直化作实体刀刃劈了那个倚在床上唉声叹气装虚弱不要脸的男人。

    容少深情款款抬眼看向僵在门口的女人,‘虚弱’的喘了口气,好心好意的说,“我知道你或许有点为难,要不,就算了吧。”

    樊雅恶寒的打了个寒颤,“好好说话,还有,你就不能自己脱衣服?”

    “我全身没力。”暗海似的长眸里闪耀着真诚的光芒,灼亮的像是夜空里的灿星,“我好像又发烧了。你还是放那边吧,冷衣服也不打紧。我一会就好了。”

    “闭嘴!”

    樊雅恼怒横飞一眼过去,快步走到床边,一把猛地揪住他的衣领,稍显粗鲁的用力拉下他的西装外套,拉倒他受伤的手臂时,动作不由自主的放轻,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

    容浔长眸微弯,唇角扬起得意的笑。

    “哦!”笑容戛然而止,他倒抽一口冷气,忍住去抚摸自己因为西装外套用力拖拽扯散的衬衫白金袖扣而刮出一道血痕的手背的冲动。

    樊雅凉凉的道,“不好意思,忘了摘下来了。”

    容浔微微睐眼,然后伸出另外一只手,“如果你想继续忘,我还有这只手。”无伤大雅的小任性,身为男人还是能体谅的。

    樊雅一窒,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十分愚蠢,不仅愚蠢,还幼稚。

    不再玩这种小把戏,她抿了抿唇,飞快脱掉他身上的背心,看了眼多少也沾了点污渍的衬衫,眼底滑过一抹挣扎。

    不是没有过夫妻关系,但前后两辈子的夫妻关系加起来次数还不足十次,这样亲密贴靠为他宽衣的事情,除了昨天晚上她还没有做过,而且昨儿晚上他在昏迷,她可以自我催眠眼前是一头猪,现在该催眠说这是一只睁着眼睛活蹦乱跳的猪么?

    蓦然咬了咬唇,她干脆利落解开他第一颗衬衫扣子!

    吃亏的又不是她,她怕什么!

    扣子一线开,露出男人胸口一线肌肤,稍稍显出小麦色,不算玉般皎洁,但光滑细致,仿佛上好的丝绸。

    再解一颗,锁骨微露,仿佛上好的玉如意,不是女人锁骨那边细腻婉约,刚直冷硬,充满男儿的英冷气质。

    又解一颗,平直的胸口肌肉微隆,不是健美先生那种瞠目却又让人不喜的肌肉,他是属于精瘦强悍型的,线条流畅冷峻又简练,小麦色的肌肤裹出软中带硬的触感。

    脑海里忽的忆起颠倒错乱近乎放纵的那一夜,没来由的,心口微微燥热。

    她深吸了口气,继续往下。

    男人的大手却突然按住了她的手臂,手心烫人。

    低沉稍显黯哑的男音在头顶上响起,甚至还能听出几分压抑的情绪,“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是玩过火了。”

    樊雅不由皱眉,抬头想冷讽几句,黑白分明尚带着几分不耐烦的眸子,撞上了暗海一般深邃的眼眸,那双眼眸里风云翻滚,翻动着完全不克制的情潮。

    樊雅脑袋嗡的一响,已经忘了反应,素来冷淡脸上浮出不知所措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呆。

    他突然一动。

    她迅速反应过来,全身上下的细胞叫嚣着危险赶快逃,立刻往后退。

    铁铸的手臂牢牢扣住她的腰,男人不容分说的俯瞰下面孔,强势且急切的吻上她的唇,抵死缠绵。

    樊雅几乎有些站不稳身体,全身上下渐渐发软,她悲哀的发现,他在发掘她的弱点这方面似乎有超高的天赋,甚至可以说他比她更了解她的身体,让她不受控制的沉溺其中,即使明知道这是万丈深渊!

    低沉含糊的男音在她耳边道,“你爱我的是不是?”

    她惶然摇头,眼泪因为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而不受控制的落下,“我不爱你,我不爱你。”

    “可是我爱你呵。”低沉的男音伴着喘息的声音响在耳边,极远又仿佛极近,飘渺的几乎让人觉得是在幻听。

    “你不爱我!”

    眼泪落的更凶,却被男人温柔吮去,轻轻一点,温柔却不失力度,她恍惚觉得他吮尽了她的灵魂,让她的灵魂不再属于自己。

    “我爱你……”

    她恐惧而惶然的搂紧他,“你别逼我,我不想掉进地狱……”

    “如果那是地狱,那我已经在地狱等你。”

    轻轻吻上她的唇,从唇里直到心……

    樊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望了望窗口刺进来的灿烂阳光,意识还有些迷糊,一方面纳闷自己为什么白天还在睡觉,另一方面极度疲累的身体有让她眼皮重的想要翻身再睡一觉,但随即,她立刻清醒过来,因为她腰间横着一只手臂,而温热均匀的呼吸直接拂在她的脖颈上,让全身上下不受控制的颤栗起来。

    她蓦然回头。

    身边男人睡得正香,俊美脸上写满了满足与快意,让人想起吃饱喝足的老虎。

    盯着容浔,还有些混乱的意识倏地归拢起来,她心口一跳,脸色瞬间变了又变,由茫然变为愤怒,由愤怒变成不可置信,最后由不可置信变成浓浓的自我厌弃。

    她分明冰封了自己,却因为这个男人轻而易举的丢盔卸甲溃不成军,在沈晏还没有下落的情况下,她居然又跟这个男人上了床?

    她咬住唇,嘴唇很快印出一道红线,微微的刺痛让她倏地清醒过来,立刻起身。

    阳光从窗户射进来,她一眼就看见自己身上烙满的浅浅重重的红色吻痕,刺目的仿佛在讽刺她。

    床吱嘎一声轻响,尤梦不醒的男人翻了个身,似乎是因为怀里已空,嘴里发出一声不满的低呼,精壮赤裸的背上同样是道道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75章 我在地狱等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