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记忆是件很奇妙的事情,放在那里置之不顾也无事,但哪一天要是将它翻出来,记忆就成了毛线球,越扯越多,越扯越久远,连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都为跃然而出,不由惊呼,哦,原来还有这么一件事。

    至少对樊雅而言,确实是这样的。

    初见时是哥哥的博士毕业舞会。

    十九岁的少女,众星捧月似娇养起来的公主,听着好友含蓄的表示想参加舞会的诉求,不屑一顾,“不就是个舞会么,一堆老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明眸皓齿的商家千金捧腮微笑,大眼里闪耀着明媚的光芒,“可是我喜欢的人会去啊,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以不去?”

    “就是你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个讲师?他也是我哥的同学?”

    “不是啊,不过他跟你哥的博导林教授关系很好,林教授出国学习,是林夫人代为参加的,他被邀请做林夫人的护花使者。”见樊雅一脸诡笑,翻了个白眼,“少给我胡思乱想,他是最文质彬彬的正人君子,温和谦顺,简直就是失传已久的谦谦君子……”说到最后,大眼已经放射出两颗红心,一脸痴迷。

    旁边突然有人走过。

    樊雅看不下去,“好了啦,我就跟大哥去说,你上回说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沈晏沈晏啊,这么好听的名字你怎么可以记不住。”

    “不就是个小讲师么,有什么?”樊雅咕哝。

    突然有人狠狠瞪了她一眼。

    她莫名其妙的抬头,对上桀骜男孩不满瞪视,“你瞪我干嘛!”

    桀骜男孩脸上神色有一瞬间的复杂,哼了声,抱着篮球头也不回离开。

    “莫名其妙。”

    “沈晏是沈拓的大哥,你这么贬低沈晏,他肯定生气的啦。不过说起来樊樊,沈拓是不是喜欢你啊,他居然没对你发火耶。啊,以后我们俩说不定能成妯娌呢,想着就很好……”陷入美梦中晕陶陶,就差没流口水。

    “花痴。”

    插曲一晃而过,没在樊雅心里留下什么重要的痕迹,回去随口说了句,宠妹如命的樊以航立刻应允,只是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被那帮子老光棍给哄住了,那都不是一帮好人。

    樊雅嫌他无聊,她最近迷上了驯兽,男人在她眼里还没有一只不听话的小海豚来的可爱。

    她压根没想到,自己会因为一个男人,心甘情愿十分犯贱的把自己驯服了送上门,人家还不稀得要。

    “樊樊,我肚子疼。”商秋捂着肚子苦着脸,华丽柔美的舞裙在秋风寒烈的季节里显得轻飘飘的,她是古典舞的高手,为了让自己在心上人面前表现出多才多艺的一面,特地让樊雅挤走了樊以航请过来开舞的舞蹈女郎们,没想到居然临开场了会肚子疼。

    “肚子疼就去医院。”樊雅不容置喙的捞住脸上苍白的人。

    “可是舞会会开天窗。”

    “那就开好了。”她不是很在乎,又不是她的毕业舞会。

    “万一沈晏知道这是因为我,他会觉得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那你想怎么办?”

    “你帮我顶上吧,求你了。”大眼闪呀闪,像极了超级萌物折耳猫。

    “……也好,我最近正好刚学了一支舞蹈。”

    全场骤暗。

    令人心悸的动感音乐突然响起,高亢激烈的女音同时响彻所有人的耳膜,数十道光柱晃的人眼睛发晕。

    一边跟朋友聊天一边频频看向门外疑惑好友怎么还没来的樊以航霍然转头。

    他安排的是柔美气质的古典舞蹈,音乐也应该是配套的古风,怎么变成了这个声音,还有这灯光怎么回事?

    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详预感!

    动感音乐戛然而止,一声清亮的响指,数十道在满场旋转的光柱汇聚成了一道巨大的光柱,光柱落到舞台正中。

    光柱中出现一个女人,还有一根钢管。

    女人穿着寻常的黑色紧身裙,不算暴露,跟光柱后面那一排钢管女郎比起来甚至算的上保守,但火辣而窈窕的好身材愣是将普通的黑色紧身裙穿出让人目眩的性感。红色的波浪大卷随意披散在肩头,漂亮白皙的脸上戴着金色的狐狸面具,露出挺直的鼻梁还有樱红色的唇瓣,没有多余的表情,黑白分明被面具映衬的仿佛猫一样的大眼里也没有什么情绪,闪耀着琉璃一般清澈的光芒。

    身材火辣的女人,气质怪异的女人,让人一眼看去转不开眼的女人!

    女人左手漫不经心的搭着钢管,明明是慵懒随意的姿态,却像是带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人想起慵懒的猫,随意却又危险,又想起盛放的罂粟,娇艳而炽热,带着迷一样的妖魅!

    刚才还算安静的气氛骚动了起来,有人孟浪的吹起口哨,“嘿!”

    樊以航脸色一变,强行克制住自己现在上去拉人冲动!

    乱七八糟的起哄中,女人猫一样的大眼微微一挑,灿光微现,左手一扬,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红磨坊的《ladymarmalade》又立刻响了起来,伴着令人血脉贲张的音乐,刚才还静止不动的女人就如同波浪一般贴上钢管!

    柔软到不可思议的腰部,紧翘而起的臀部,修长白皙的大腿挑逗一般勾上钢管,仿佛这不是钢管而是一个男人……飞旋,贴身,上旋,摆腰……动感热烈的音乐中,女人令人血脉贲张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才还没有什么情绪的猫眼里的媚光肆意流连,又像是锋光难掩,眼底仿佛带着钩子,所到之处都勾下了一块皮肉一点心跳!

    可是当仔细去看,那样钩子似的眼里又一点感情都没有,仿佛她根本不是在看这四周,看似热烈的眼底寂寥的像是荒野,寸草不生!

    “hey

   &nbs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69章 惊鸿初见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