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老婆,你原谅我……”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絮絮叨叨的忏悔,似乎是真的把樊雅当成了他老婆,“那天晚上我真的是喝醉了,你说不要,我就想着你肯定是为了外面的野男人拒绝我,我当时也晕了,后来看见血我也吓坏了,我不是存心要逃的的……我真的不知道你已经怀孕了,老婆,孩子没了我也很伤心的,你原谅我……”

    看着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男人,樊雅眸里厉光更加锐利,柔美脸上已经笼罩上一层冰霜。

    婚外包养,致人流产,不顾而逃,简直彻头彻尾的人渣!

    怪不得他老婆头也不回的离开。

    “你真的后悔了?”轻柔的听不出情绪的声音,淡而冷。

    “我后悔,我真的后悔……”

    “可惜我不是你老婆。”声音更冷。

    男人愕然抬头。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头顶某处一阵酸痛,全身倏地一软,全身力气消失的干干净净,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下瘫软!

    樊雅冷笑一声,修长笔直的腿猛地抬起,直接踹下男人脆弱的鼠蹊部!

    一声惨叫,男人抱着裆部痛苦的侧滚在地上,整个人弓成蜷缩的大虾,冷汗潺潺而下,“啊……”

    樊雅迅速后退两步,冷然看着倒地不起痛苦翻滚的男人,“这一脚就当我替你老婆还的,人渣不是那么好当的。”

    懒得再看那个男人的窘状,她捂着手腕慢慢转身,今天看来不适合去网吧了,得赶紧回去让高医生看看手腕有没有事,也得多谢下高医生,如果不是他坚持女孩子防身的第一要务,就是学会人体穴位对应的作用,她今天也不能这么容易就摆脱这个男人。

    阳光正好。

    反射到年代久远的琉璃瓦,五彩斑斓,晕出让人目眩的光芒,甚至略有些刺眼。

    略有些刺眼的光影中,有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他站在这里多久了。

    樊雅怔怔看着那人,脑袋突然微微昏眩,意识微有些散,几乎是本能的,她下意识低头看向自己。

    束着的马尾早就因为挣扎散乱下来,米黄色的薄棉袄上蹭出一道一道黑灰,黑色打底裤上更是一片灰白,身上还沾着刺鼻的酒臭味。

    她现在……真的很狼狈。

    那人突然大步走过来,神色冷峻如冰,明亮的光线下,她清楚看清他黑眸里隐约一闪而过的煞气!

    似乎……他在生气?

    这个事实蓦然窜进脑海,没来由的一阵畏惧,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樊雅!”那人脸色一变,警喝出声!

    几乎是同时,樊雅脖颈一痛,沾染着酒气手臂已经横在她的脖颈前,刚才还痛的满地打滚的男人不知何时一跃而起,巨大的力道带的她不受控制的转了个圈,粗糙大手掐在她的颈项上,嘶声道,“敢打我!我就知道你心里想着别的男人,妈的!我今天就要你死!”

    男女的体能在先天上就已注定,尤其是爆发中濒临疯狂的男人,一瞬间的爆发力更加强大!

    樊雅脖颈一阵剧痛,力道之大,几乎让她以为自己的脖颈会被硬生生的掐断,隐约都能听到脖颈咯吱苏脆响!眼角余光扫见狂奔过来的人影,她没来由的生出一股不甘委屈。

    现在风平浪静没有泥石流,现在过来,当初干什么去了!

    她不要他救!

    她猛地咬住唇,嘴唇破皮的刺痛感瞬间席卷全身,因为窒息而有些晕乎的脑袋清了清,她咬了咬牙,猛地反手抵住男人的手臂内侧某处,重重用力,男人瞬间气力一散,樊雅一直在墙边摸索的手猛地一抬,反手用力一挥!

    砰的一声!

    男人应声而倒!

    再一声砰响。

    土红色还沾着青色苔藓的钻块掉落在地,断成两截。

    一刹那,四周俱静。

    樊雅捂着喉咙怔怔看着俨然被敲晕过去的男人,死里求生后感觉让她一瞬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意识轻飘飘的落不到实处,连身体都有些轻飘飘的,不受控制的往下坠。

    嗯,那就坐下休息会吧。

    她环视了四周,毫不犹豫的选中身后的还带着苔藓的青石路牙,虽然或许有些冰冷,但胜在平缓,然后顺应身体的号召,往下一坐。

    没有想象中的冰冷,也没有想象中的硬实。

    温热坚硬却也不会硬到膈人,气息温暖,还有淡淡的雪茄味。

    她怔了怔,大脑还有些迟缓,慢了半拍才发现那人抢先一步抢占了她选中的风水宝地,而她是坐在他的身上,他的手臂环着她的腰,十足十的亲昵。

    冰冷目光冷冷扫了眼地上昏厥的男人,然后落到断成两截的板砖上,唇角微勾,胸腔都似乎微微震动,“嗯,这就是所谓的板砖拍人?嗯,真挺狠。”

    樊雅意识倏地清醒过来,脸上微热,她坚持认为自己是被气的。

    “容浔,松手!”她深吸了口气,冷下脸,眼神如刀,锋利无比的瞪着环在自己腰间限制了她行动的手臂,万恨自己手边没有一板砖,好直接拍晕这个碍眼的男人。

    容浔好笑看着微微胀红了脸,却强行保持冷静状态的樊雅,仿佛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个小妻子除了多变性格外,还有一层幽默感,唇角不由自主微微上勾,长眉微挑,挑出几分让人耳红心跳的邪魅,悠悠的道,“可是我觉得这样的姿势不错,我跟你似乎没这样晒过太阳。这里很安静,我们可以好好聊聊天。”

    “谁要跟你聊天!”樊雅面红耳赤,干脆故技重施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66章 过客而已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