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今天的晴天霹雳已经太多,奉何华震惊到麻木,张了张口,却还是一句话没说。

    容闳闷了会,低低的道,“爸,需要这么急吗?现在这个时候,恐怕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好人选。”

    事情越闹越大,谣言也越传越厉害,以前如果说容恬是千金贵女,现在,门当户对的人家绝对不会接受有污点的女孩子,但就算他们放低要求,但凡正经人家也不一定愿意,而那些想借机攀附容家的人,他们也看不上。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事关女孩子一辈子的幸福,他们也不能草率。

    如今,已经是两难。

    奉何华看了丈夫一眼,抿了抿唇,深深吸了口气,毅然将所有情绪掩进心底最深处,已经恢复了冷静,至少面上已经恢复了冷静。

    “爸……”她坐直了身体,柔声说,“其实,我有个想法。”

    一直保持漠然的容浔眸光微动,淡淡看了眼奉何华。

    相比较才进屋时的憔悴,此时奉何华脸上带笑,虽然容颜依旧憔悴,但神色端庄,气势已经回来了。

    冷静的头脑,狠辣的手段,温婉的表象,是她一直站在最高处的筹码,就算现在诸事繁琐各种敌意,她居然也能迅速阵脚。历经风雨,早就将闺阁贵女培养成了进退得宜的贵妇,而她对事情风向的把握,甚至比身为丈夫的容闳更加敏锐。

    容浔不得不承认,相比较自己柔婉温顺的母亲,奉何华更适合做一个大家主母,运筹帷幄,不输男儿。

    容老爷子睐眼,“你说。”

    “我觉得柯家的孩子不错。”

    容浔眸光骤厉。

    奉何华婉然低道,“柯家是书香门第,柯老更是一手创办了青藤学院,门风自然是不用担心的,柯家第三代那个孩子我是见过的,虽然父亲只是个普通人,母亲早逝,但他从小就是由柯老一手带大,学识素养肯定不差的。”

    “但他最近也惹上了官司,似乎也跟化装舞会有关。”容浔淡声接口,“两家要是结亲,到时候被人联想到别的上面去就不好了。”

    奉何华指甲刺进掌心,深深刺痛,面上却还是带笑,让人不得不佩服她的涵养。

    “我想过了,不管是要嫁给谁,总会引起闲话,还不如跟柯家议亲,这样反而能打消别人的疑惑,”她顿了顿,“只有反其道而行,或许才能把那些脏水洗干净。而且对容家,对柯家都是有利的。我想柯老也不会有什么异议才对。”

    容浔眸光微转,稍稍困惑后便明白过来奉何华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姑且不论她这种以毒攻毒的想法会不会有用,嫌疑中的加害者与受害者在一起,再加上两家家世,或许真的可能打消一拨人的疑惑,但这件事幅源范围远远不止这些。

    柯老是清贵文人,一手创立青藤学院,从事法学研究一辈子,门下桃李满天下,且不说如今活跃在法律界的好几个大鳄级人物都是他的亲传弟子,他的长子,就是如今检查司法机构的一把手,又是奉氏集团洗钱案的主要负责人。柯家长子不知为了什么原因一直不曾结婚,膝下更是无子,幼妹留下的唯一骨血自然而然被他视如己出。

    两家如果真的结成了姻亲,即使柯家老大不会手下留情,多少也有缓和的余地。

    再者,柯家次女三女虽然是女儿家,一个是出版文化界的名人,与丈夫共同创办朝阳日报是国内最有影响力的报刊,一个虽然本身没有什么名气,但她嫁的夫家是商业巨鳄,大本营就是在r国,资产之庞大据说可以轻而易举的买下一个小国家,更据说和山口组有些脱不了的干系,而容氏集团最近触角正扩展到r国,与地头蛇打好关系并不是坏事。

    与柯家联姻,从大局上来说,确实是一本万利的好主意。

    容浔眼角余光扫了眼凝眉沉思的容老爷子,知道容老爷子也动心了,但是……

    容老爷子踌躇了下,“柯老会愿意吗?”

    毕竟容恬不比往日,只要柯家用心一打探,自然知道容恬的现况。

    “就算柯老不愿意,如果小辈乐意他也只能选择祝福,”奉何华轻轻笑了笑,“如果爸不反对的话,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容浔脸色微变,想起什么,随即淡然一讪,重新又懒洋洋的坐了回去,暗海似的眸里滑过一抹莫测光芒。

    容老爷子定定看了眼一脸笃定的儿媳,沉吟了下,“行吧,就这样吧。这件事交给你处理。”

    “谢谢爸。”

    “你们先出去吧。”容老爷子顿了顿,“容浔,你留下。”

    容浔起身的动作一顿,重新坐回沙发上,目送神色稍显复杂的夫妻俩离开,他才看向容老爷子,“您找我有事?”

    “我以为你会不要那些股份。”容老爷子眼皮微抬,射出犀利的光芒,“你不是一直不屑接管容家的生意。”

    容浔淡淡一笑,丝毫不畏惧的抬眼直视容家的当家人,身体舒展,为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那可是好大一笔钱,不要的人是傻子。而且就你说的,那是你给我们母子的补偿,不是吗?”

    “看来是樊雅的功劳。”容老爷子无视自己孙子微微变了的脸色,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微微笑了笑,“我以前总是担心你冷傲易折,当然你已经很好了,可以说是我们容家子弟里最出众的一个,不过如果换做以前,你可能根本不屑接受这些股份吧。”

    容浔精光四射的眸光微敛,淡淡的道,“如果你坚持要这么认为,我也无所谓。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61章 软硬兼施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