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媒体永远是世界上最无孔不入的生物,即使是参加舞会的男孩女孩们的家人如何压制,也不知道从哪里爆出来的消息,总之,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整个媒体都沸腾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主办这场宴会的孟家小公子孟之野,倒不是孟家没有尽力压制,只是出事的是孟家的别墅,主办方也是孟之野,作为其中重要又不算很重要的角色,又是富家公子,这种人最符合吸引大众眼球,媒体自然不会放过。

    其次,便是沈拓,也不知道是哪个记者从警方那里挖出了他当时躲在阁楼上的消息,那样的情况下都没有同流合污,简直不合常理,所以,网络乃至现实中一系列的类似阴谋论的说法应运而生,众口铄金,俨然成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又有传闻,说宴会上有一个富家千金因为这场舞会而小产,新一波的猜测又开始蔓延,虽然只是在小范围里传播,但很多人的目光还是放到了突然出国留学的容恬身上,毕竟这个时候出国,实在是有点欲盖弥彰的意味。

    这一场娱乐盛宴几乎是全民参与,毕竟这个世界上富人少普通人多,所有人都很乐意参与到这一场道德上打压富人的活动中,一传十十传百,小规模的丑闻全面扩大,并隐隐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迹象!

    啪!

    容闳脸色铁青的将刚送上的小报杂志摔在桌上,“这家杂志怎么回事,这种荒唐消息也编的出来!这不是在打我容家的脸嘛!”

    “小道杂志都这样的,根本不讲道理的。”奉何华笑容僵了僵,赶紧替他拍后背顺气,却被容闳挥开,气急败坏,“你自己看看!”

    奉何华迟疑了下,抓起那份杂志,匆匆浏览一遍内容,脸色的端庄也挂不住,“这是哪里的胡说八道,我待会就让人去跟这家报社好好谈谈!”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容闳铁青着脸咆哮,“你教出来的好女儿,现在被人指着后背议论,还被人揣测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跟黑道上的人有关系,你到底问出来没有,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奉何华脸色更难看,虽然确认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但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你小声点,隔墙有耳!”

    容闳看着妻子小心翼翼的模样,怒极反笑,跌坐在椅子上半晌说不出话,好一会才苦笑喃喃,“我现在连在自己家里都要防着,我容闳,什么时候这么被动过?”

    就连当初闹出私生子事件,他不觉得有现在累,难道真的是因为他老了吗?

    他抹了把脸,“小恬现在怎么样了?”

    奉何华脸上一黯,“她还是不肯吃饭,一辈子没有小孩……这对她确实也太残忍了些。”说到最后眼眶已经红了,她咬牙,“要让我知道到底是哪个混账做的事,我一定让他死!”

    “她是活该!”容闳气又生出,“如果不是她在外面乱玩,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吗!让她别出门,等她身体一恢复,我立刻送她出国!”

    “容闳!”奉何华也急,“她是你的女儿!”

    “我没有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

    “当初小沣入狱的时候你就说过这话,现在小恬出事也这么说……”奉何华摇摇欲坠,这段时间,不仅容恬出事,容沣减刑出狱的手续也不知为什么被压了下去,就连奉氏企业都被卷入洗钱案里,各种压力压的她几乎要崩溃,一直保持着的温柔都挂不住,不顾一切的大吼出声,“你干脆把我们母子三个赶出去,迎那个女人进门好了!他们才不会让你丢脸!”

    容闳错愕看着狰狞着脸的妻子,他的印象里妻子还从来没有这样过,他这一楞神,被失去理智的奉何华当做默认,脸上表情更加扭曲,歇斯底里,“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你怎么能这样对我!罗芊那个贱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她生出来的儿子也是贱种,你居然为了一对贱人不要我们!容闳,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容闳倏地反应过来,皱眉撇开眼,“你发什么疯,我们在说小恬的事,跟罗芊有什么关系!”

    “罗芊罗芊叫的真亲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前天偷偷去了a市看她,怎么,她病一好你就想着金屋藏娇了?”奉何华双目通红,“休想!”

    容闳脸上略有些不自在,恼看着不对劲的妻子,“我只是过去看看她,你胡思乱想什么?”

    “我警告你容闳,如果你真的对不起我,我绝对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以前我能……”

    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起,打断了奉何华的话。

    容闳警告瞪了眼妻子,站起身开门,一开门一愣,唤了一声,“爸!”

    “大吵大嚷的,成何体统!”容老爷子扶着拐杖,不怒而威,威严扫了眼房间僵站着的夫妻俩,“你们是嫌家里还不够乱是不是!”

    容闳不敢放肆,低声说,“我们情绪都激动了些,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下次,你还想下次?”容老爷子冷冷看了眼自己的次子,突然觉得无限疲惫,如果长子还健在,他或许根本不用一把年纪还在为了家里上下操心,只可惜,天不假年。

    看着胀红了脸的次子,还有闷头不说话的奉何华,容老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都好好整理整理,待会全部来我的书房,我有些事要交代。”

    “是。”容闳忙应了声。

    “何华?”容老爷子看向一声不吭的次媳。

    奉何华僵了僵,此时她的理智也恢复,也知道自己刚才如果不是老爷子出现自己会说出什么话,心惊之余脸色更加苍白,勉强挤出一点笑,“我待会马上就下去,爸,是我情绪失控了。”

    容老爷子淡声,“容家的媳妇,要的就是懂得分寸知道进退,你以前做的很好,别让自己的鲁莽毁了你以前的辛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60章 股份转让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