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浔大步走过去,走到门口被医生拦住,瞪了眼他手上的手机,“这里面全部要求真菌防辐射,你带这东西进去,想害死病人吗?”

    容浔脸色一变,下意识握紧手机。

    樊心柔声道,“我帮你收着,有什么紧急电话我进去找你。再重要的事也不能影响芊姨的手术。”

    容浔深深看了她一眼,只犹豫了一瞬,将手机放进樊心手里,“不管谁打电话过来,你立刻叫我。”

    “我明白的。”樊心柔柔婉婉的应了声。

    容浔看着樊心温婉却苍白的脸,视线微微下移,落到她已经隆起的小腹上,心里突然生出一抹极淡的愧疚,却没有多少后悔。

    有些事情,本身就不受控制。

    即使一切重来一遍,他想他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樊心……”

    樊心抿住唇,急声打断他的话,“快进去吧,芊姨手术要紧,就算你现在想跟跟我好好谈一谈,现在也不是时候。”脸上浮出一抹勉强的笑容,“快进去吧。”

    容浔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走进手术室。

    几乎是手术室关闭的瞬间,樊心手上握着的手机猛地亮起,她受惊一震,下意识转过身疾走两步,才像是烫手山芋的似松开紧握在掌间的手机,上面跳跃着一个没有姓名的陌生号码。

    心口没来由的一松,她迅速接起,“您好……”听着电话那头急促的叙述,尖锐的手指刺进掌心,刺的她眼皮不受控制的跳,她深吸了口气,镇定的说,“他现在有急事要处理,等他回来,我会转告他的。”

    话音未落,电话那头突然传来轰隆巨响,仿佛雷电霹雳,又像是山流滑坡,几乎是在同时,电话那头的人低低说了声不好,急促又说了一句。

    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樊心听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喉咙,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自己也跟着尖叫的冲动,慌不迭的将手机挂断,下意识惶然看向四周。

    四周寂静无声,连一个过往的人都没有。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接了个什么样惊心动魄的电话。

    如果她不说,谁也不知道她接了个什么样的电话……

    她死死盯着掌心里的手机,手指微微颤抖,连身体都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起来,唇角咬出一条明显的血痕。

    身后突然咚的一声响,似乎是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有人走了过来。

    她心口一颤,鬼使神差的飞快动作。

    然后,那人与她擦身而过。

    然后,远去。

    只是……一个护士。

    她低头看向手机,那通电话的所有记录已经被完全删除。

    仿佛,那通电话从来没有出现过。

    一颗心突然落到实处,没有想象中的难熬,反而有种解脱似的快感。樊心紧紧盯着手机,唇角慢慢浮上一点笑容,一只手轻轻抚上自己隆起的小腹,“宝宝,不怕了,妈妈再也不用怕了……”

    那个女人,抢走了爸爸,害死了妈妈,一手毁掉了她幸福美满的家,让她成为寄人篱下的孤女,要委屈自己,要处处要看人的脸色,甚至连跟最爱的人在一起都做不到!

    就是她,就是她!

    只要她还在,所有人眼底都只有她那个太阳,永远看不到她的存在!

    现在好了,她不在了,她也用不着怕了。

    不用怕了……

    “叮铃……”

    悦耳的手机铃声突兀响起,尖锐的几乎要将樊心的心惊跳出来,柔美脸上毫不掩饰的恐惧,怎么会又有电话!几乎是本能的,她看也不看直接按下挂断键!

    手机铃声骤然断掉。

    她心惊胆战的抓起手机,发狠就要继续删掉电话记录,手指才要碰上删除键,定睛一看,手指受惊似的弹起!

    容浔好不容易与主刀大夫确定好手术方案,签好协议,助理医生走过来说了句,他心口一跳,歉然朝主刀大夫示意了下,大步走出手术室。

    手术室外樊心抓着手机守在外面,一见容浔出来立刻将手机递过去,小心觑看了他一眼,“我一时慌张按断了,是容先生的电话。”

    容浔没想到会是容闳的电话,长眉挑起,暗海似的长眸里翻涌出一点复杂情绪,“他的电话挂断也无所谓。”

    樊心小心看了他一眼,柔声说,“我觉得芊姨……如果芊姨醒来知道容先生打电话过来,一定会很开心的。”

    容浔唇角抿的平直,沉吟片刻,直接接过电话迅速拨通,不待那边人开口就淡声道,“我妈现在在动手术,还没脱离危险期,如果只是问候,就免了。”

    “什么?”电话那边容闳声音微微错愕,“你妈怎么了?”

    容浔目光骤冷,拳头微拳,“你找我有什么事?”

    “小恬突然小产大失血,还在医院里急救,医生说……”容闳接连遭受变故,早已没有了平常的冷静模样,他本来就不是有急智的人,整个人都仿佛苍老了好几岁,“医生说就算救回一条命,她这辈子,可能也不会再有小孩了。”

    容浔微愣,他一回来就忙着赶赴a市,之后也根本联系不上邱昱亨,容恬小产的事情他一无所知。不过也只是一愣而已,神情随即恢复平静,淡淡的道,“一个失去孩子的女儿总比一个即将死去的拖累重要,人之常情,不需要解释。”

    “容浔,小恬也是你妹妹!”

    “现在手术室里待着的生死未卜的是我的母亲,是一个替你生了儿子的傻女人。”

    容闳一窒,顿了顿,看了眼那边的妻子,压低了声音,“你妈现在……”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56章 生死速递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