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沈拓单手撑着墙壁冷冷笑了笑,“谁报的警你会不清楚!”

    除了刚才那个金发人渣,还能有别人!

    邱昱亨想也不想,“不是司霁!”司霁怎么可能那么蠢!

    “那还会有谁!”

    邱昱亨张嘴就要反驳,就被沈晏冷声打断,斜扫过来的眼里压抑着暴怒的意味,“现在还在吵架,趁警察来之前赶紧走。”

    身后两人同时闭嘴,邱昱亨上前一把扶住沈拓,沈拓本能的就要挣扎,被沈晏淡淡一眼扫过,僵了僵,悻悻扶住邱昱亨往外走。

    沈晏没开车,外面只有邱昱亨的车,邱昱亨踌躇了下,“车你们是不能坐了,这样,你们先从小路走,还有点时间,我留下来把监控摄像头拆了,这些东西不能留。待会我会开车往相反的方向走,看能不能吸引警方的注意力。这样……”

    声音戛然而止。

    邱昱亨张口结舌的看着漠然转身的沈晏,相比较沈拓毫不掩饰的怒气,那位温文尔雅的沈教授从头至尾甚至连眼角余光都没有施舍给他一点,连背影都写满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高傲……

    果然是被迁怒了啊。

    邱昱亨不由想起千里之外某人的怒气,心很累的抹了把脸,这件事跟他其实完全没有一分钱的关系吧,最多,也就是个监管不力……

    郁闷的嘟囔了声,突然发现沈晏转身,他楞了下,顺着沈晏的视线看过去,才发现刚才还亦步亦趋跟着沈晏的大男孩居然还待在他旁边,诧异挑眉,“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沈拓目光在沈晏怀里樊雅身上落了落,咬了咬牙,闷声道,“你带她走吧,这边路你也不熟,再加一个我,会走不快的。”

    沈晏眉头紧紧拢起,“小拓,你相信我……”

    “可是我不想冒险。”沈拓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轻松的道,“而且晏哥你知道我从小就怕黑的,山里面说不定连路都没有,我现在也撑不了那么久,而且就算被警察发现了,我毕竟是男孩子,而且我相信外公也一定能压下去的,不用担心我。”

    沈晏凝眉,儒雅脸上全是严肃,定定看着年轻桀骜的大男孩,试图从他脸上抓到一点言不由衷的情绪,但他失败了,他仿佛第一次发现,以前那个只会团团围绕在他身边的小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成长为一个男人。

    一个足以为自己的抉择做出承担的男人。

    许是觉得冷,怀里女人瑟缩的颤抖了下,沈晏抿了抿唇,将樊雅搂的更紧些,抬眼慎重看向自己已经长成的弟弟,“你确定?”

    沈拓年轻眸里耀着坚定灿烂的光芒,“我确定。”

    沈晏点点头,压下心底百感交集的复杂意味,锐冷眼眸直直射向邱昱亨,邱昱亨不待他发话,很识相的举手保证,“我会尽我一切可能压下这件事,尽可能保证他的名誉不会受损。”

    得到保证,沈晏毫不眷念的挪开视线,转而看向沈拓,“躲到角落里去,如果问起来,就说你自己撑着点理智藏起来的,知道吗?”

    “我明白。你们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

    “注意安全。”

    目送沈晏抱着樊雅消失在浓黑的夜色里,邱昱亨咂舌,眼疾手快的扶住双腿无力差点摔倒在地的沈拓,金框眼镜边缘锐光一闪,若有所思,“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挺兄弟情深,不过,你这么做不会也是因为樊雅吧?”

    沈拓狠狠甩开邱昱亨的手,脸上滑过一抹不自在,随即倨傲昂起头,“她跟我没关系。”

    “你得明白,她是有夫之妇。”邱昱亨苦口婆心的劝。

    “……”

    “好像从来没听说她身边有你这么号人物,所以,你是暗恋?”

    “……”

    “唔,更关键是的,沈教授似乎也很喜欢她,兄弟为了女人阋墙,传出去不太好听。”

    “再说一遍,她跟我没关系!”

    “随便你。”邱昱亨睐眼看着男孩倔强瘦削的背影,怜悯的笑了笑,随手抄起一把切蛋糕用的小刀,干净利落的切入主监控仪!

    有什么比这样还来得干脆呢?

    将主监控仪彻底毁尸灭迹丢进下水道,邱昱亨做完坏事,走到外面才知道外面已经开始刮风,风声呼啸着从树林里穿过,发出哗啦哗啦的暴烈声响,张牙舞爪的仿佛有妖魔潜藏在深林里。

    邱昱亨看着暗沉没有一颗星的天空,眉头紧紧拢了起来,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祥预感,“这不会是要下雨吧。”

    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容浔从机场出来时已经是凌晨四点,才出机场,好不容易消止住的雨又倾盆泼下来,四处都腾升着厚密的雨幕,暴雨之中就连霓虹灯都失去了原本应有的光芒。

    路上连车辆都很少,黑寂的仿佛所有人都蒸发了。

    容浔看着突如其来的暴雨,心里烦躁更甚,也没有联系司机,直接打了个车。

    一遍一遍拨打电话,当无数遍的提醒关机、无人接听甚至是不在服务区的机械甜美女音重复响起,原本就冷厉的眼角愠上翻涌起伏的风暴,吓的出租车司机不住回看,生怕这个看起来贵气精英的男人会做出什么事,连问他到底去哪里也不敢,开着车在机场的循环车道上乱转。

    悦耳的手机铃声的突然响起!

    司机手抖了抖,不由自主的滑出一个小小的s型,幸亏身后男人没有在意。

    容浔想也不想直接接通,电话那头轻轻的啜泣声挑动了他原本就紧绷的神经,脱口而出,“樊雅!”

    啜泣声奇异的停止了。

 &n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53章 他的抉择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