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话音未落,半掩半开的房门被人从外面重重推开,司霁才转过头,眼前一花,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一拳揍趴在地上,唾沫带血!

    司霁活了二十五年,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登时双眼通红,一跃而起直接冲向揍他的男人!

    男人正头也不回的急急走向趴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女人,似乎感知到司霁的动作,霍然转身,一手直指司霁心脏,儒雅斯文的脸上布满杀气!

    杀气无遮无掩,恍若一把利剑,顷刻间穿透人的心脏!

    饶是司霁都不由自主的微微胆寒,前冲的速度一缓,就这一停顿间,肩膀上猛地一阵大力袭来,整个人被带的往后一退,转身就看见一脸严肃怒气的邱昱亨!

    司霁不由一阵心虚,“邱哥,我只是想为哥出口气……”

    啪!

    一声脆响!

    邱昱亨面无表情的狠狠揍了司霁一拳,司霁猝不及防被甩的一个踉跄趴跌在地,白皙左脸迅速红肿起来,再加上沈晏刚才给的那一拳,刚才耀武扬威的气势荡然无存。

    “现在想杀你的第一个就是他!”

    司霁面色一变,邱昱亨却看也不看他,直接走向床柱,床柱边抱着肚子痛苦呻吟的女人白皙裸露的皮肤让他目光一闪,下意识避嫌撇开脸,回过头时冲过去抱住人的沈晏已经面无表情的站起身,脱下外套覆上女人赤裸的身体,儒雅脸上全是淡漠。

    邱昱亨一愣,一路上他完全看得出来这位沈教授相当重视樊雅,这个动作就代表……心里紧绷的弦一松,舒了半口气,“不认识?”

    沈晏漠然扫了邱昱亨一眼,“自己看。”说着,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向不远处脸色苍白的沈拓,眸里一闪而过的怒气,“小拓,还能走吗?”

    沈拓通红的眼底全是茫然,好一会似乎才辨出眼前的是谁,眼底似乎亮了亮,手腕一抬死死扣住沈晏手腕,劲道之大,沈晏白皙手腕上立刻浮出一道红印,“晏、晏哥……”

    “这件事我会处理。”沈晏沉声低道,眼角余光扫了眼女人身下晕开的血迹,冷如冰的视线里染上几分阴郁。就算始作俑者是别人,但这件事跟小拓也脱不了关系,如果对方抓住这一点,恐怕……

    手腕倏地一痛,沈晏注意力被抓回,误以为沈拓是在担心,才要开口,沈拓被咬的鲜血淋淋的嘴唇微微翕动,做了个口型。

    沈晏目光一凝,眼底曝出一抹狂喜,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床底。

    兄弟俩无声交谈,再加上沈晏挡着,别人也没在意他们的小动作,更何况现在也没人顾得上在意了。

    因为邱昱亨已经掀开了女人遮住脸庞的黑亮长发,明亮的光线下,女人不算熟悉的甜美娇贵面庞展露在众人面前,再看看女人身上即使外套也遮盖不住的狼藉与血迹,邱昱亨登时倒抽一口凉气,如坠冰窟!

    篓子,捅大了!

    邱昱亨连避嫌都顾不上了,连忙抱起已经陷入半昏厥状态中的女人匆匆往外冲。

    司霁捂着脸,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道,“邱哥,她又不是樊雅……”

    “她不姓樊,可她姓容!”邱昱亨勃然咆哮,“她要是今天出了什么岔子,第一个死的就是容浔!”

    这个小产的女人,不是别人,恰恰就是容浔同父异母的妹妹,奉何华的宝贝女儿,容家掌上明珠千金,容恬!

    司霁脸色煞白,完全没想到自己随便玩玩就玩到容家人的头上,而且还让容恬……他一脚踹上杵在一边发愣的记者,大怒,“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开车!”

    记者也依稀明白过来自己今天捅了大篓子,慌不迭夺门而出,邱昱亨抱着昏迷过去的容恬走了两步,总算想起什么,把人往随后赶过来的司霁怀里一丢,司霁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狼狈的俊脸胀的通红,“邱哥,你这是……”

    邱昱亨掐住司霁的脖子,压低了声音急速低道,“我问你,樊雅呢!”

    司霁这时候也知道事情闹大发了,结结巴巴的道,“我、我不知道……我到现在都没看过她,我怀疑她是不是已经走了。”迎向邱昱亨冷冽的眼神,他打了个寒颤,“我拿我的命保证!我真的没见到她!”

    邱昱亨看出司霁没说谎,微微松了口气,“没有最好!你现在让你那个朋友赶紧送容恬去家关系好点的医院,你现在立刻马上赶紧给我滚回去,这件事你不准再插手,听到没有!”

    司霁一怔,立刻明白过来邱昱亨是什么意思,昂着脖子倔强低道,“这件事是我自己惹出来的,一人做事一人当,该我负的责任我绝对不会……”

    啪的一声,邱昱亨毫不客气的又甩了司霁一巴掌,气急败坏的低吼,“胡闹!这件事容浔都不一定担的住,你以为你自己多大本事!还是准备把你爹你妈扯出来灭了人家!”说到怒处,他用力扯松领带,连一贯的斯文都装不下去了,“你他妈的赶紧给我滚远点,不然老子先活剥了你!”

    “邱哥……”

    邱昱亨用力按住司霁的肩膀,沉凝眉目看向眼前他一直当做弟弟的男孩,“小霁,听我说,现在我们只能祈求樊雅没出事,容浔不会暴走。而且现在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这满屋子的人我们都可以摆平,但现在你惹上的是容家,你走,我跟容浔还能推说什么都不知道,但你如果跳出来,对容浔才是最大的麻烦,你知不知道!”

    “可是我走了,万一容家查出来……”

    “容家现在就剩容浔一个孩子,虎毒不食子,这个道理你还不明白!”邱昱亨有些疲惫的抹了把脸,“这件事是丑闻,容家绝对不会大张旗鼓去查,当务之急就是你赶紧给我撇干净这件事,你干净了,我们才能干净,懂不懂?”

    “懂。”

    “懂还楞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走!”邱昱亨用力推了司霁一把,目送司霁冲出房子,一辆车横冲直撞的冲进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52章 报警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