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开始有意识的躲着容浔。

    她不怕冷心冷面嫌恶她的容浔,却实在畏惧时而温柔时而戏谑的容浔。

    不过躲避他并不困难,因为就在当天他就被身为容老爷子直接派去日本开拓市场,短期内回不了国,虽然就她看来这个任命完全不合逻辑,容浔现在在容氏企业挂的是财务科科长一职,开疆拓土这种事情不应该是他负责的。而更诡异的是,与他同行的居然还有并不在容氏企业供职的容衍。

    老爷子这么安排,实在是令人玩味。

    不过相比较容浔离开带来的释然轻松,容衍的离开就让她无比困扰,他答应过带她去见商秋他们,他走的干净利落,只让沈晏托话给她……她要见的人一切安好,稍安勿躁。

    沈晏从来没有问樊雅跟卓天逸失踪的人到底是谁,樊雅也没有问他知不知道商秋的存在。不过她想,商秋……可能也不想沈晏知道……

    随着容浔的出国,日子突然安稳了下来。

    祥叔的伤势渐渐恢复,从加护病房转入了普通病房,她去看过一次,第二次去的时候祥叔已经转院,显然是母亲的手笔。虽然她被逐出樊家,母亲跟大哥没有公布于众,她重生以来本来就鲜少跟家里联系,所以这件事几乎成了秘密,不过她总觉得容老爷子是知道这件事的,就像老爷子其实是知道她怀孕了一样。

    她怀孕的事情没有对别人说,不知道容浔出于什么考量没有对外宣布,容家上下知道她怀孕的似乎也只有苏颜一人而已。

    苏颜怀孕已经快要五个月,来来回回上学并不方便,也不知道她与容家老少达成了什么协议,容老爷子出面替她报了哈大的远程教学,每周有讲师上门讲课。而她这边也收到了青藤大学经济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也开始了规律的学生生涯,容老爷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加上奉何华母女最近似乎专注在别的事情上,破坏规矩的大事居然就这么雷声大雨点小的晃了过去。

    但樊雅总觉得,风平浪静的背后,是即将掀起的滔天巨浪,只等待一个契机,彻底爆发。

    “在想什么?”苏颜一进门就看见樊雅盯着远山发呆,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她最后一点疑虑也烟消云散,即使不是因为目前的合作关系,她与樊雅在很多方面十分投契,即使苏颜失去了一段记忆,她不认为她的过往生命里有过这样投契的友人。

    樊雅收回眼,朝走进来的清冷女人笑叹了声,“最近日子过的太平啊。”

    “太平不好么?看你长吁短叹的,还以为你在思念容浔。”苏颜在樊雅对面轻巧坐下,即使小腹微隆,动作也十分赏心悦目,完全不亚于樊雅二十几年的家庭熏陶出来优雅,压根看不出她在来容家之前一直寄养在她贫穷的姑姑家里。

    “他在我心里没那么重要。”樊雅回过神,神色淡淡。

    “随便你吧。”苏颜优雅耸肩,没打算干涉别人的私生活,啜了口樊雅早就泡好的水果茶,“刚才二嫂跟伯父说想送容恬出国游学。”

    樊雅眸光一敛,这个时候出国游学……

    “老爷子怎么说?”

    苏颜看了她一眼,“伯父不同意,不过二嫂似乎很坚持。最近容恬的脸色不是很好。”

    “这样。”樊雅若有所思,“你怎么看?”

    很多事情她都没有告诉苏颜,不是不相信苏颜,只是这毕竟是容家的家事,苏颜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外姓人,牵扯到其中反而让她处境尴尬。她没说,苏颜也没有问,但苏颜心思清明剔透,旁观者清,樊雅明白她也能约略猜出几分的。

    果然,苏颜一眼扫去,“你最近最好离二嫂她们远一些,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是好事。”

    “我明白的。”

    樊雅点点头,两人默契一笑。

    “对了,我今天找你有件要紧事。”说完闲话,苏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请柬搁在桌上,淡紫色的请柬颜色十分雅致。

    “什么?”樊雅诧异看了眼请柬。

    “我最近一直跟心跳软体的负责人联系,看的出来有些心动,但他与我们合作的意向并不十分强烈。”

    “不奇怪,罗总今年五十岁,安安分分做了那么多年的高级工程师,有技术却没有经营眼光,鼓足勇气第一次创立公司就赔的血本无归,又心疼又灰心,自然倾向于把烫手山芋丢出去。”樊雅打开请柬,请柬是关于一场化装舞会的,仔细看了看,粉红润泽的唇瓣微微上挑,“罗少辰?”

    “聪明。”苏颜打了个响指,“老一辈没什么雄心壮志,小一辈就很有想法了,只可惜能力不够,如果他能听得进去我们的想法,由他出头跟老一辈争取,我们的胜算更大些。”

    樊雅挑眉,扬了扬手上的请柬,“所以?”

    “他喜欢美人,你觉得我这个样子出现在他面前,他耐下心思听我说话的可能性有多大?”苏颜抚了抚自己隆起的小腹,“化装舞会,被认出来的可能性很小,应该不会泄露你的身份,所以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樊雅一副“早知道你就这么说”的表情,笑笑从抽屉里取出一张同样的请柬出来,“本来就没想让你去。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没让你那位神通广大的家教老师代劳?还是说他不准你去?”

    苏颜白皙脸上微微一红,“你都知道了?”生怕樊雅介意,她急忙解释,“不过你放心,他并不知道你跟我的合作关系,他只知道我对心跳软体有兴趣。这次他本来是想替我去的,但是我觉得他穿针引线可以,关键性的东西还是需要我们自己来处理。”

    说到最后,脸上红晕尤在,神色却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如果你觉得不合适,我会让他回避。”

    “我可一句话都没说啊。”樊雅睐眼微笑,“我觉得其实应该感激他的,如果不是他的帮忙,事情怎么可能进行的这么顺利。苏颜,你考虑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48章 化妆舞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