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那就插上翅膀吧。”

    容浔淡声接话,樊雅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将话说了出来,还没来得及问什么意思,连人带被已经被抱进了浴室,容浔敲了敲还在发愣的她的额头,“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洗漱收拾,如果超过五分钟,我可以保证你绝对赶不上转院考。”

    樊雅一怔,容浔已经大踏步的走进隔壁衣帽间,她一头雾水,却也不敢怠慢,匆匆忙忙冲进内室洗了个战斗澡,裹着浴巾走出浴室,窘然发现置物架上搁着一套衣服,从里到外,甚至连搭配的长筒裤袜都整整齐齐的搁在一边。

    杨姐昨天回去了,她也从来没让容家的佣人打理过她的衣物,这些东西是谁准备的,毋庸置疑。

    樊雅不由脸上微热,但也没时间考虑到这些,匆匆忙忙穿上衣服,拉开浴室门一看,容浔早就不在房间了,高筒小羊皮靴整齐放在门边,比她平常穿的稍微厚些,属于深秋时节的靴子了。

    卫生间旁边的矮柜上,放着一个白色软包,那是她习惯性装准考证书本之类的包,一直放在书房,居然也给他翻了出来。

    新婚之夜,协议离婚,再加上昨儿意料之外的激情,这房间,他统共就待了两晚外加半个下午,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找到她的东西,简直让人不得不佩服他搜罗东西的本事。

    手忙脚乱的穿好靴子,一抬眼恰好看见那边卧室里凌乱无比的床铺还有散乱一地的衣服,不可自抑的又想起昨儿不顾一切的狂烈,脸上更是热的厉害。不敢再多看,抓着白色软包冲出房间,房门外居然还有女佣守着,她以为女佣是来收拾房间的,脸上一热,“今天不用打扫房间。”

    那样的场面给别人看见,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女佣怔了怔,“二少爷已经吩咐过不用收拾房间了。”说完不忘了正事,赶紧道,“二少夫人,二少爷请您直接上顶楼。”

    这个时间上顶楼?

    樊雅一愣,不意外的想起容浔刚才说的话,一个念头突然窜出,“家里不会有直升飞机吧?”

    “一直都是备着的。”女佣恭恭敬敬的回答。

    樊雅张了张嘴,无比拜服,她一直都知道容家有钱,买架直升飞机绝对不是难事,但容家并不喜欢奢靡摆阔,直升飞机这种东西用途不算广泛,基本处于闲置品,至少她上辈子在容家待了五年,从来没听说过动用直升飞机。

    而且,谁开?

    直上顶楼,狂烈寒冷的秋风铺面而来,虽然身上穿的衣服够保暖,她还是下意识拢了拢身上的羊毛外套,睐眼看向不远处已经发动引擎的直升机,四座的小型直升机,并不算大,容家四四方方的楼顶完全可以容纳它的起飞落地。银白色的机身在阳光下反射的璀璨的光泽,机翼转动发出轰隆隆的声响,这一片向来宁静的山林都仿佛热闹了起来。

    不过还是不得不说,真的是太奢侈了。

    她摇摇头,快步走到直升机前,踏着脚踏往上攀,一只手突然从上方审伸出来,修长,白皙,足以可以比拟钢琴家的手。

    顺着手看过去,是一张熟悉而俊美的容颜,黑沉似暗海似的眸子在晨光下熠熠生辉,素来抿直的唇角竟然也显得柔和,虽然气质依旧冷傲,却仿佛多了些让人亲近的温度。

    她怔了怔,眼眸微垂,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握住,踩脚踏,略一用力便已经坐上了副驾驶座,戴上耳机,然后转过头看向容浔,明净脸上微微带着点笑意,没说话,只是做了个口型。

    谢谢。

    这么吵的环境下,要想让他听见,非得大声喊不可。

    容浔看了眼身边优雅如公主似的女子,唇角微微噙着了点浅淡的弧度,机身慢慢升空,略有些刺眼的阳光直接照射进来,往下俯瞰,碧绿葱茏,红叶似火,偶尔几处白色建筑,是名阳山的住户,再仔细看过去,隐约可见黑色的柏油路面,恍若缓缓流淌的黑色河流。

    纯粹的大自然美景间融合着人类文明创造的产物,完全不相同的文明,融合的自然无比,一点不觉得突兀。

    恍惚间有些感念,就像他跟她,两个世界的人,硬生生的被命运融合在一起,在别人眼底,是不是也是融合的这样自然?

    容浔扫了眼身边女子,她坐的端正,看见的是她侧脸娇美的弧度,以前只觉得她热烈肆意,最近才发现她冷静从容时,也有着大家的雍容底蕴,这份底蕴,就算她并不刻意显露,她安静时,也自然而然的展现出来。

    他突然有些不确切的念头,如果樊雅认识他的时候便是这样的性格,他跟她应该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不过,如果那时候她真的是这样的性子,他们应该可能不会有交结的那一天,更不会结婚。

    她现在真的是聪明了,聪明的完全没有把爱情放在第一位。

    这是他凝视了她睡颜半宿得出来的觉悟。

    他仔细回忆了婚后的点点滴滴,跳出当局者的局限,他想了半宿,终于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真的不是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她是真的想迫切脱离他的人生,而没有让她选择立刻离婚的,极有可能是因为她顾忌两家的关系以及肚子里的孩子。

    不得不承认,他在她心里,似乎位置已经落到很后很后面了。

    可惜的是,他觉悟的太晚。

    樊雅一眼就看见青藤大学十分富有特色的中心钟楼,分钟指向11的位置,距离开考时间还有五分钟。一直紧提着的心一缓,她释然的松了口气,侧头才要向容浔指位置,错眼间瞥见容浔隐约有些灼热的光芒,心口没来由的一跳,跳的那样快,几乎要蹦出喉咙。

    她慌忙转开眼,竟然不太敢看他。

    今天的容浔太不同寻常了,不同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43章 他的温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