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浔一怔,眉头微微皱起,低头正好与樊雅若有所思却干净的目光对上,瞬间下了决定,“我明天再来找九爷,不过她今天有些不舒服,我先送她回去。”

    是他失误了,他就不应该把她带到这里来!

    年轻人瞠目,没想到容浔居然就这么大胆居然敢违抗七爷的命令,“可是……”他下意识看向二楼某扇窗户。

    容浔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着紧紧闭着的窗户,仿佛看到了那个习惯性坐在窗户边的熟悉的身影,眼神里夹杂了几分复杂,但他很快就收回了视线,“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先走了。”

    窗户里,两个老者目送颀长的男人背影消失在角落,刀疤老者转头看向一脸若有所思的矍铄老者,咂了咂舌,不满瞪眼,“咱们是妖魔鬼怪吗?他就这么不乐意见咱们?”

    “他不想那丫头跟我们有接触。”矍铄老者轻轻叹了口气,语气萧索。

    “为什么?”

    “见了我们,到时候想抽身都难了,堂堂樊家千金,跟下九流的人牵扯在一起,传出去好听吗?”

    “樊?”

    刀疤老者莫名其妙,虽然生死弟兄这么多年,他依旧弄不太清楚这些文人卖什么关子。

    果然,只有文人才能理解文人啊,那个人离开之后,老九的话越来越难懂了。

    等等!

    刀疤老者脸色骤变,霍然站起身,动作之急,哐啷一声响,矍铄老者身前的木桌都被掀翻在地,黑白棋子咕噜噜滚了一地。他却毫不在意,狂猛大眼里全是激烈,“你的意思是……她是……”

    “她跟她母亲不是很像,怪不得你认不出来,她的哥哥倒是很像他们的母亲。”矍铄老者陷入追忆中,脸上浮出淡淡的笑容,“跟他就不太一样了,说起来,孙辈里,就这个小丫头有他当年几分风范。”

    较弱让人不设防的外表,聪慧的大脑,精悍果敢的手段……

    虽然限于女子身份,那个小丫头还有几分欠缺,不过联系起她的身份地位,做到现在这个地步,也难能可贵了。

    刀疤老者恍然大悟,自言自语,“我说我看她的手法怎么那么眼熟,快,狠,准,虽然力道上有些不足,杀伤力却丝毫不逊色。确实是他那一路人制敌的法门。”想起什么,忍不住皱眉瞪眼,“你怎么不早点说!”

    “人都死了那么多年,他跟他的家族早就跟我们划清了界限,说不说,重要吗?”矍铄老者盯着满地滚动的黑白棋子,淡淡一笑,仿佛想从那些棋子里看出当年叱咤驰骋的荣光,眼底滑过一抹淡淡的落寞。“不过多年不管事,我居然不知道他的外孙女居然跟容浔那小子又扯上了关系,真是让人讶异。”

    旁边中年人早就调出了相关资料库,恭恭低声说,“容氏樊氏企业三十五天前联姻,不过有消息称,这桩婚姻别有内情,应该是樊家动用了些关系。两人关系似乎并不融洽。”

    刀疤老者牙痛似的咂了咂舌,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原来他家孩子也有被人嫌弃的时候,老子真出了一股恶气!”

    “你看得出来他们关系不融洽?”矍铄老者摇摇头,这么多年了,还学不会看透人心,真是白活了一场。苍老却依旧犀利的眼眸扫向中年人,“容浔今天为什么来这里?”

    “他想找一个叫做卓天逸的私家侦探,我已经问过下面,有人看见过他一个礼拜前见过天齐的一个手下,那个手下五天前也不见了踪影,我问过天齐,他也不太清楚,我已经让下面的人开始排查了。”

    刀疤老者不悦皱眉,“他连自己手下的人干了什么都不知道,他这个堂主怎么当的!阿御,你该整顿盟里了!”

    中年人无奈苦笑,他虽然是龙焰盟的盟主,但做的从来都不是掌控而是尽可能的平息各方势力,如果不是七爷九爷的支持,恐怕他早就是被下面蠢蠢欲动的人马推下去了,整顿龙焰盟这种事,实在是超出他的能力范围。

    刀疤老者与矍铄老者怎么能不知道中年人为何苦笑,交换了一记视线,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惋惜担忧。

    风御虽然忠心,但能力不足,即使有他们两个老的支持,也只能勉强平衡盟里虚伪的平衡,天齐那一路人最近频频动作虎视眈眈,小一辈里也没有能够担当起大任的人,再这么下去,他们一手创立的帝国伟业,注定只会分崩离析。

    刀疤老者重重叹了口气,“如果小醒还在就好了……”

    提及早逝的爱子,中年人眼神一黯,掩不住的落寞,仍是坚持道,“小醒死的不冤,如果当初我有这个本事,我也是会那么做的。”

    “糊涂!这还不冤枉?”刀疤老者横眉怒目,忍不住拍桌大吼,“早知道当年就不该教你忠心,你傻,教的儿子也傻,我们两个老不死活在世上有什么用,换回来有什么用!”

    中年人执拗摇头,“如果不是七爷九爷,我风御早就死了,那小子也不会活这么多年,够了!”

    刀疤老者勃然大怒,才要大吼,被矍铄老者淡声打断,“事情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小醒都走这么久了,还吵吵嚷嚷的,想让死者也不安心吗?风御。”他抬眼看向中年人。

    “九爷吩咐。”

    “小醒的事我一直记在心上,你放心,该为这件事负责的人,一个也不会少。”

    风御一凛,眼眶微热,“多谢九爷。”

    “这件事本就是应该做的,不过当务之急是你现在调动所有你能调动的人马,帮着容浔打探那个私家侦探的下落,以后但凡他有需要,不需要请示,你尽全力配合他行事。”

    风御一怔,刀疤老者不悦反对,“老九,你这样也太便宜那个小子,当初如果不是他坚持要走,盟里至于成这样嘛!”

    “人各有志,而且他也付出了代价,事到如今多说无益。”矍铄老者微微叹了口气,神色间掩不住淡淡遗憾,“现在只希望等哪一天盟里出事,他能够顾念着点昔日的香火情,关键时候能帮盟里一把。”

    这话说的何等不吉!

    刀疤老者却难得的沉默下去。

    中年人怔怔看着面前已经明显显出老态的两位老人,昔日雄狮,到底抵不过时光流逝,如今已经老去,却不能安度晚年,依旧要为盟里劳心劳力。一股懊丧愧疚涌上心头,眼眶不由微热,“都是风御不争气,带累了您二位!”

    刀疤老者重重拍上中年人肩膀,大声道,“胡说什么,傻玩意儿,你该庆幸我们这两把老骨头还能动,真要哪天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30章 说不说,重要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