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眸光一敛,看着容衍的眼神立刻含上三分莫名其妙七分警惕,不提上辈子的印象,光是今生他主动提供给她的那份录音以及那份录音引起的一系列事情,商秋跟卓天逸的失联,她都不能不警醒。

    敌友不明,神秘莫测,不管哪一点,似乎都不是她目前能够掌控的对象。

    樊雅突然有些懊恼上辈子为什么没有好好观察这个男人,否则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闻着容衍身上浅淡的酒气,她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柔美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这个恐怕你得跟他商量去,我可做不了主。”

    “夫妻一体,你连这个主都做不了,怎么能算夫妻?”容衍勾唇,魅眼生辉,“如果是我,肯定做不出来这种不怜香惜玉的事情。”

    “堂哥在国外待久了,难道没听说老祖宗一句老话?”

    “嗯?”容衍挑眉,语音上扬。

    “至深至浅清溪,至亲至疏夫妻……”樊雅敛眸,微笑,笑的十分恳切,“我祝堂哥和未来堂嫂做一对恩爱夫妻,比翼双飞。”

    容衍似笑非笑瞥了眼过去,意味深长,“承你吉言。”

    樊雅直觉觉得危险,笑容都有些挂不住,她今天已经够累,不想再跟只狐狸兜圈子。“那我先去休息了,堂哥也早点休息吧。”她果断转身,才走了一步头皮微痛,及腰长发的发尾已被容衍松松垮垮的握住,黑白分明的眼眸里瞬间生出冷冽怒气,“松手!”

    容衍感受着掌心柔顺的堪比上好丝绸的发丝,细长凤眸里掠过一抹难以掩饰的异芒,却用着一种十分漫不经心的口气说着话,“你难道不想知道你那位姐妹在什么地方吗?”

    樊雅身体一僵,霍然转身!

    “哎呀呀,幸亏我松手松的快,还真是个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女孩子。”容衍完全不在意的模样,手上像是长了眼睛,十指微微一勾,轻而易举的从樊雅随身的皮包里取出刚才被樊以航放进去的簪子,微微躬身,“不知道我可有帮美人挽发的荣幸么?”

    他只穿着最简单的衬衫西裤,却愈发显得他身高腿长,衬衫领口微张,露出一截白玉似的漂亮锁骨,修长白皙的指间把玩似夹着碧玉色泽的古风簪子,笑容清浅又暧昧,竟有几分风流贵公子的意味。

    樊雅唇角抿的更紧,警惕看向漫不经心似的容衍,她一点看不透这个男人,更不想跟他有牵扯,可他是目前唯一可能知道商秋在哪里的人……

    容衍也不催促,唇角含笑,把玩着碧玉簪子,一派绅士风范。

    樊雅手微微一紧,抬眼望向容衍时眼底挣扎犹豫刹那间被抹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毅然,唇角掀起浅淡的笑容,“既然这样,那就请……”

    “不劳堂哥费心了。”熟悉男音沉沉响起。

    樊雅愕然转身,惊讶看着二楼楼梯口站着的冷淡男人,俊雅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冷静寡淡,气势端凝而从容,居高临下的仿佛俯瞰众生的君王,不怒而威。

    他今天怎么回来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也许是缺少睡眠,又或许是因为上午发病,樊雅晕了晕,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她下意识揉了揉太阳穴,站在她身边的容衍立刻关切扶住她的胳膊,“怎么,身体不舒服,你脸色真的很难看啊,要不要去请医生?”

    樊雅下意识往后退,看似轻飘飘的搭在她胳膊上的手居然甩脱不了,容衍得寸进尺更近一步,倾下身,冰凉的手背已经搭上了她的额头,“似乎还有些发热,这可怎么办?”

    这人是故意的!

    樊雅不由瞪向眼底含笑朝她轻轻眨眼的男人,蓦然了悟,但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一股力道拉的往后一个踉跄,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落入一个不算熟悉的怀里,那人温热的呼吸轻轻落在她的头上,嗓音冷淡,“这也不劳堂哥费心了,时候不早了,堂哥也可以早点休息了。”

    说完,根本不管容衍如何回答,他瞥了眼怀里深夜晚归还脸色苍白的女人,眉宇间的寒芒又凛了几分,干脆直接把她打横抱起,忍不住又为她过轻的体重微微皱眉,淡声道,“以后多吃点,不知道的还以为容家苛待了樊家小姐。”

    樊雅满心莫名,见容浔抱着她就要上楼,她回过神,赶紧挣扎急道,“等等,我还有事。”

    容浔脸色更沉,冷冷一记眼风扫过去,“什么时候了,你不休息也别影响别人休息。”

    樊雅被喝的怔住,心底没来由的委屈酸楚,抿直着唇角用力往下挣扎,奈何容浔双臂跟铁铸似的,根本挣扎不了。她又恼又气,寒声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放我下来!”

    容衍倚着栏杆,单手插在口袋里,笑眯眯的闲闲插口,“就是,这是我跟小雅的事情,我们不休息应该也不会影响别人吧,如果容浔你觉得吵,我们可以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小雅,我的房间怎么样?”

    “闭嘴!”

    “闭嘴!”

    异口同声,高低不一,却是相同的寒意逼人!

    樊雅怔了怔,不由抬眼看向容浔,讶然发现容浔也在看他,两人视线一交,又同时转开了眼。

    容衍将两人古怪微妙的气场收入眼底,细长凤眸漾过一抹意味。

    樊雅撇头瞪着栏杆上精工雕刻的镂花图案,目光里流连出一抹无奈,坚定的说,“放我下来。”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4章 容衍的不舒坦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