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吃完樊以航做的龙虾泡饭,仍然坚持要回容家,樊以航拗不过,只好送她回去。已经接近两点,路上车流稀少,绚烂的霓虹灯下的夜晚也显的十分安静。车子里放着经典的爵士乐,轻快又醇厚的音乐在车厢里缓缓流淌,带着几分难得的静谧与温暖。

    “容家就有那么好,好的你连哥哥都不要了?”樊以航半戏谑开口,眼角余光扫向驾驶座上的樊雅,霓虹灯在她脸上掠过道道光影,柔美的瓜子脸上神色从容冷静,仿佛真的如杨姐所说长大了不少。

    樊雅微微一笑,“我要是留在那里,你肯定得留下来陪我,嫂子怎么办?你们夫妻吵架可别赖我。”

    樊以航握住方向盘的手一紧,轻轻嗤了声,“她可不在乎这个。”

    “哥……”樊雅看着神情不愉的樊以航,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轻轻叹了口气,什么话都没有说。她自己的问题都还没解决,哪里有资格管大哥大嫂之间的事,况且就她所知,大嫂的背景也不简单,不过那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她无权插口。

    “不说这个了,你什么时候回家?今天你这个情况我也不敢把你带回去。”想起樊雅那时候的狼狈样子,樊以航眼底闪烁的阴鸷的冷芒,让樊雅那么狼狈无助的,天底下除了容浔没有别人。却不得不勉强压抑涌起的怒气,淡声道,“你嫁到容家那么久,连个电话都没有,妈嘴上不说,还是挺惦记你的。”

    “我挺好的,不用担心。”樊雅迟疑了下,轻轻的道,“哥,把樊心放出来吧。”

    吱!

    刹车声突兀响起!

    幸亏夜深人静,路上没什么车辆,才没有酿成车祸。

    樊以航侧头震惊瞪着樊雅,樊雅回望他,唇角笑容苦涩,“你们把她关起来又怎么样,关的住她的人,关的住她肚子里的孩子,关的住容浔的心?哥,我知道你跟妈都是为我好,可有些事情不是遮掩就能解决的,埋的越久,越容易出事。”

    樊雅冷静反而让樊以航无言以对,好一会,他重重叹了口气,重新踩下油门,“我就知道肯定瞒不过你,不过这件事我也没办法做主,樊心她……”声音一顿,眸里滑过一分难以描述的沉郁,随即就已消失不见,“樊心她跟容浔关系不一般,妈咪跟我只是担心你。”

    樊雅心底滑过一抹暖流,主动靠上他肩膀,半搂住他的胳膊,轻轻的道,“哥,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会大喊大叫的孩子了,你们真的不用担心,我跟他……我会处理好的。”她今天这么狼狈的出现,虽然大哥为了尊重她的隐私一句话都没问,甚至没敢带她回家,但她知道大哥其实十分担心。

    樊以航定定看着她稍显苍白的脸,眼底掠过一抹几乎压抑不住的阴郁,转过头,目视前方淡声道,“真过不下去就不要勉强,你是我们樊家尊贵的公主,不是没人要的灰姑娘。”

    樊雅忍不住笑,眼眶却不由自主微微热了起来,悄悄眨落快要落下的眼泪,嘴唇微微上翘,“我才不要做公主。”

    樊以航一愣,“嗯?”

    樊雅轻笑,黑白分明的眸里全是让人转不开眼的亮芒,“要做就要做高高在上的女王,至高无上,一世辉煌。”

    可以保护所有她爱着的人们,让他们永不流泪。

    樊以航呆滞了一秒,随即哈哈大笑,“好,有我们樊家人的气魄!不愧是我樊以航的妹妹!”

    樊雅眉眼弯弯,笑的温柔。

    樊家离容家的车程不算短,到达位于明阳山的容家老宅时已经将近三点,容家占据了明阳山最好的一块地皮,居高临下俯瞰全山,就算已经是深夜,但路灯庭院灯依旧璀璨,远远望去仿佛水晶雕琢而成的巨大城堡,蔚为壮观。

    即使容樊两家都是商业巨头,财富威势不遑多让,樊以航也不得不承认,容家老一辈在选址这方面上十分有先见之明,明阳山不仅交通便利,私隐性也绝佳,又能享受工业城市里没有的绿水青山,如今就算是有钱也不一定能在阳明山选上一块住址,更别说容家占据的这个绝好位置。

    欧式雕花大门缓缓开启,受过专业训练的管家衣冠整齐的站在门口迎接,精神抖擞的完全不像现在已经将近凌晨三点。樊以航看了管家一眼,踩下刹车,“我就不进去了,明天公司早上还有个早会。”

    樊雅一怔,不由有些歉然,“其实我早说不用你送我的。”

    “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我可是会伤心的。”樊以航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宠溺的揉了揉樊雅的头,侧身替樊雅打开车门,“快进去吧,早点休息。”

    “你回家注意安全,别开快车。”樊雅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

    “罗嗦,快去吧啊。”樊以航笑着催促,眼尖扫见二楼一个房间露台外站着的人影,依稀有几分眼熟……睐了睐眼,打开车窗懒洋洋的用手肘撑住,唤住已经快要走到大门的樊雅,声音扬起高,“雅雅!”

    樊雅诧异回头。

    樊以航勾勾手,示意她过来。

    樊雅莫名其妙,还是走了过去,距离两步顿住,警惕看着樊以航灿亮的眼以及嘴角勾起的坏笑,这么多年的兄妹,她怎么看不出来自家大哥现在憋着坏。

    “怎么了?”

    “过来。”

    樊雅迟疑了下,还是靠近,大哥再憋着坏应该也不会祸害自己吧。

    她刚刚靠近,樊以航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樊雅只觉自己眼前一花,颈后一凉,用簪子簪好的发髻松了大半,黑亮长发飒飒披落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3章 他的心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