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还没来得及开口,容浔沉声接口,眸光冰冷,“这是私人属地,阁下既然不会做个好客人,那我只好送客了。”

    海盗男睐眼,一脸不悦傲慢,“我脚下站着的就是我的地盘,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我送出去。”拉了拉身上的衣服,上下扫了眼容浔,“看你小子皮薄肉嫩的,揍起来应该很过瘾。”话音未落,他直接一拳击出!

    容浔冷冷勾唇,立刻就要出手,他的速度快,但有人比他的速度还快,一个身影猛的侧身挡在他跟前,“这件事跟他没关系!”

    容浔手一顿,睐眼看向护卫在他身前的娇小身影,长眸里掠过一抹复杂情绪。

    从来只有他护卫在别人面前,例如妈妈,又例如樊心,甚至是整个寰宇集团。他的身边有朋友,有敌人,敌人自然是不会保护他的,朋友们也坚信他足够强大,当然,他也认为自己完全不需要保护。可只有眼前这个女人,毫不犹豫,近乎本能的护卫在跟前,而且天经地义,仿佛一点不认为这有哪里不对。

    海盗男眼神古怪的瞅着苍白着脸的樊雅,悻悻收回拳头,他还没有打女人的习惯。

    “跟他没关系,跟你有关系?我妹妹到底在哪?”

    樊雅微微喘气,下意识捂上有些疼痛的胸口,定定看过去,“我不知道她在哪。”

    “妈的,你耍老子!”海盗男拳头吱咯脆响,狂猛脸上神色狰狞,像是下一刻就要暴起,“那几个小混混明明说那天是你追在他们身后,后来小秋一个人折回去救你,你现在告诉我你根本不知道她在哪?你别以为老子真的不敢揍你!”

    容浔蓦然凝眼,看向身前的女人。

    哪一天?

    车祸那天?

    那天是他不想记录在案的黑历史,他自然不会在意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起来,一贯絮叨多话的卓天逸居然没有过来跟他念叨,他确实是忽视了。

    樊雅为难看向一脸怒容的男人,虽然只在上辈子见过一面,但她知道这个男人确实是商秋常年在外的表哥,是商秋过世母亲那边唯一的亲人,似乎是姓文。不过就算是这样……

    “抱歉,我现在真的根本不知道她在哪。”见男人又要暴起,她抿了抿唇,眸光一黯,“而且就算我知道,我也就算我现在知道她在什么地方,我也绝对不会告诉你。”

    “你说什么你!”男人勃然大怒,想也不想一拳揍过去!

    拳头交触,一声脆响!

    容浔搂着樊雅接连后退两步,脸色微微发白,他忍住摇了摇发麻拳头的冲动,漠然道,“对一个女人动手,这就是职业雇佣兵的职业素养?文先生。”

    相比较容浔的狼狈,狂猛男人纹风不动,浓黑长眉拢起,总算认真看了眼容浔,狐疑低道,“你是谁?我不记得我见过你。不过能接我一拳的人倒是很少见,你小子手上倒还有两把刷子。”用跃跃欲试的眼神盯了眼容浔,“等哪天有空了我们可以好好切磋一下,不过我现在找的是你老婆,妻不教夫之过,你让她识相点赶紧给我开口,老子没有那么大的耐性。”

    容浔眸光微沉,才要开口,衣服被人轻轻拉了拉,怀里依旧苍白着脸的女人朝他微微一笑,笑容清浅而微小,黑白分明的眼眸里闪耀着忧虑却坚定的光芒,“他找的是我,这件事你别插手。”

    虽然她不清楚容浔为什么会认识文先生,但她记得很清楚,当年在商秋的葬礼上,文先生惊人而恐怖的武力至今还在她的眼前时不时的回荡,血腥,残忍,果断,那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挣扎,“抱歉给你带来麻烦了……”话音未落,只感觉自己身体一轻,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打横抱起,她怔怔抬头。

    容浔淡淡看了她一眼,直接抱着她往外走,完全无视杵在门口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文先生。

    被忽视了的文先生眸光骤厉,在血雨腥风中磨练出来的蛮霸气息突迸,“今天你不说个清楚,你们别想走!”倏地回身一脚,红木木门砰的一声撞上房门,暴烈的力道让木门立刻裂开一道裂口,连墙壁都似乎都嗡嗡摇晃震颤起来!

    “今天必须要给我个答复,否则我不介意多杀几个人!”

    樊雅脸色一白,下意识揪住容浔的衣服挣扎着就要站起,却被容浔按住肩膀,长眸里光芒冷静,“如果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我还算什么男人?”

    樊雅微微一震,上辈子她努力追逐了那么久,她做出那么多愚蠢的事情在他面前刷取存在感,他却从来不将她放在眼底,更不用说是这样的捍卫与承诺,虽然明知只是因为他男人的尊严不容挑衅,但是……心底依旧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像是泡在酸水里,酸酸软软,让她突然想要流泪。

    如果是过去的自己,她应该会在这一刻的刹那就完全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再次飞蛾扑火,不灭不休。

    但现在的自己,却只会冷静分析他捍卫内在的原因,失去了不顾一切的勇气。

    悲哀的同时,心里莫名生出……一股恨意!

    是他的绝情造就现在的她,是他的冷漠让她绝望,让她失去了感动与爱的能力,在那样对待她之后,还能这样冠冕堂皇的说着保护之类可笑的词汇来挑拨她的神经,出尔反尔,翻手无情!

    前世今生累积起来的怒气猛的汹涌上心头,她猛的低下头,狠狠咬住容浔的手臂!

    “哎?”文先生被异峰突起的一幕给惊着了,满脸的不可思议。

    樊雅咬的决绝,口里很快感觉到一抹淡淡的血腥气。

    容浔吃痛,本能就要将樊雅扔出去,动作的一瞬间,看见了樊雅的眼。

    黑白分明的眸里占满了各种情绪,愤怒,绝望,悲伤,失落,还有一抹浅淡的几乎看不到的…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21章 我想回家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