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他头一次意识到,樊雅跟樊心真的是一对同父异母的姐妹,或许两人的气质太过迥异,反而让人忽视了她们容貌上的相似。

    眼前蓦然浮现樊心泪眼婆娑的模样,容浔已经伸出一半的手硬生生的收回,后退一步按上电梯报警键,冷淡了声音,“维修部门很快就会过来。”

    “嗯。”樊雅应了声,努力平缓呼吸安抚跳动过快的心脏,刚才惊吓太大,胸口仍然闷闷的不舒服,如果不是必要,她并不想过多使用药物。

    手机因为长时间没有使用果断黑屏,容浔似乎也没有再打开的想法,电梯重新陷入黑暗,一时间无人说话,黑暗轿厢陷入尴尬的沉寂。

    一阵悉悉率率的声响,樊雅敏锐嗅到空气中淡淡的雪茄味,脱口而出,“不要吸烟。”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糟糕?”冰冷声线里带着些不耐烦,樊雅抿了抿唇,眼神微黯,“我不明白。”

    容浔把玩雪茄的动作一顿。

    樊雅微微叹气,“我们为什么总是这样,或许你可能不信,如果我醒的早一点,哪怕是早一天,我也不会嫁给你。”

    容浔眉头无意识的微微一紧,嫌恶冷道,“现在说这个,你不认为太迟了?”

    “是迟了点,但我并不是十分后悔。”她轻轻抚上依旧平坦的小腹,眼底闪耀着神秘的喜悦,她轻轻的道,“我知道你讨厌我,可现在事实时是我们已经被绑在了同一艘船上,既然这样,我们可不可以,冷静下来好好谈一谈?”

    她其实一直都想跟他好好谈一谈的,但很遗憾,清醒以来这么长的时间,她跟他每次都是剑拔弩张,根本没机会。就算这次她不是因为她担心商秋过来,等那件事彻底确定了,她也势必要跟他好好谈一谈,毕竟,这不是他们两个人的婚姻。

    略显沙哑的女音在轿厢里安然却冷静,带着让人惊讶的从容,容浔微微睐眼看向缩成一团的小小黑影,心底烦躁更深,他嘲讽开口,“谈一谈,谈我们什么时候离婚?”

    这个女人变得如此之快,简直可以堪比奥斯卡影后,如果不是因为他确确实实被迫娶了她,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这桩婚姻的受害者。

    但下一刻,他霍然顿住。

    因为樊雅安安静静的接口,“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在一年后。”

    轿厢里空气瞬间凝滞!

    男人霍然转头,不可思议的看向角落里小小的那团黑影,幸亏轿厢漆黑如墨,遮住了俊美脸上难得一见的错愕与失态。

    这个女人,一个月前费尽苦心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嫁给他,结婚还不到一个月,她就出尔反尔希望一年后离婚,还说的如此坦荡?

    说嫁就嫁,说离就离,他什么时候沦为千金小姐肆意耍弄的道具了?

    从来骄傲到自傲的男人胸臆里突然生出一股愤怒,这股愤怒混杂着压抑在心口半个多月的郁闷潮水一般汹涌而来,瞬间压过了她同意离婚这个事实本该带来的轻松,脱口而出,“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下家了?是那位沈教授,卓天逸,或者,是容衍?我该恭喜你么?”

    樊雅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窒息的让她有些呼吸不过来,她下意识揪住衣领,指尖泛白。

    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心痛,原来,当毫不留情的嘲讽尖刀一样刺入心口,还会会疼的。

    “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人……”她惘然的笑了笑,弧度苦涩,“算了,随便你怎么想,我只想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话一出口她便失笑,“我问的真是废话,你恨不得现在就把我踹到天涯海角,烦恼的只可能是一年的时间太久。一年的时间,换你跟樊心的光明正大,换樊家对你不再掣肘,换我们这段婚姻和平结束,我不认为这是一桩亏本的生意。容浔,你是个成功的商人,跟与我闹的鱼死网破让别人从中得利比起来,你应该知道这桩生意不亏。你应该明白,我们的婚姻不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事关容家,樊家,寰宇企业,容氏企业与樊氏企业的合作,甚至关系到整个经济圈子,稍有不慎就会动摇两家的根本。”

    有理有据条理分明的话语,由略略沙哑的女音说出来,在黑暗里带着令人无法忽视的说服力,她说的平缓,没在意黑暗里男人夹杂着各种情绪的异样眼神,愤怒,震惊,狐疑,讶然,最后变成完完全全的审视,还有一丝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悸动……

    虽然结婚以来他已经不止一次见识过她的伶牙俐齿,但这样理由充分的论据真的会出现在当年那个只会大嚷大喊一喜一怒都表现在脸上的樊雅嘴里……她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

    聪明的让他有些陌生了。

    “就算这些你都不在乎,你别忘了樊心的身份证上写着的还是樊家的住址,如果没有处理好,就算我再为你们说话,我不认为我妈咪会真的善罢甘休。”

    黑暗中,已经有些动容的男人眸光瞬间凝冷,俊美脸上划过一抹冷狠,指间雪茄啪嗒一声折成两段。

    樊家……樊希文……他怎么忘了,樊雅身后还有一个樊希文,这一切,恐怕完全是出于那位樊女士的授意,怪不得她这些天一反常态的冷静温和……

    这对母女要掌控他的婚姻,现在还要妄图想得到他的同情?

    痴人说梦!

    这些天所有隐隐的烦躁刹那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是被人耍弄的愤怒,俊美脸上全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冷酷!

    既然这样,就不要怪他无情。

&nb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9章 恍然大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