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孟之薇不可置信的瞪着自己身上的咖啡渍,咖啡已经半冷,泼在人脸上只会让脸微微一热,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大庭广众之下,她居然拿咖啡泼她……孟之薇娇媚脸孔瞬间扭曲狰狞,想也不想一巴掌甩过去!

    啪!

    樊雅单手握着孟之薇的手腕,脸上笑容一敛,冷冷看向狰狞着脸的孟之薇,“不要挑战我的忍耐极限,如果不是看在你爷爷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跟我摆谱?有本事就让容浔休了我娶了你,做不到我就就是容浔明媒正娶的妻子,还不需要连小三都算不上的你跟我放肆!”

    她猛地一甩手,力道之大,孟之薇不由自主一个趔趄,整个人往后倒跌,撞上身后的报刊架,哐啷哗啦报纸杂志连同架子全部砸了下来,砸的孟之薇连连惊呼,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樊雅绕过桌子,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一堆狼藉里的孟之薇,娇美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眼神冰冷,“你记得,别说你根本抢不走容浔,就算你真的抢走了,我也还是姓樊,我们樊家女人从来都讲究恩怨分明,欠我的,我就算花上一辈子时间,也会跟你慢慢算。”

    孟之薇又痛又怕,看着神情高傲的樊雅,眼底掠过一抹惊恐,但随即又被不甘压下去,理智的藩篱刹那间被压抑在情绪冲垮推倒,她嘶声尖叫,“你根本配不上他!他根本不爱你!你能嫁给他全是因为你是樊家人!你要不姓樊,你什么都不是,他根本不会娶你!”

    “那又怎么样?”樊雅打断孟之薇的话,望向孟之薇的眼神充满怜悯,“我是樊家人,我从来以我是樊家人为傲,就算我以势压人又怎么样,我有这个资本,你有吗?”

    “你……你不要脸!你抢你姐姐的男人,他爱的是樊心,他不爱你!”

    樊雅轻笑,“就算他不爱我,他也不爱你。”

    清淡冰凉的声音像是一泓流水,瞬间浇灭炙热高涨的怒火,孟之薇怔怔看着神色冷静如冰的樊雅,刹那间只觉的浑身冰凉,喃喃的道,“他都不爱你,那你为什么要霸着他,你给不了他幸福,你还剥夺了他幸福的权利,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残忍吗!”

    无人察觉,樊雅握住桌边的手微微一紧,眼眸微微一颤,掠过一抹极浅微的复杂,眼睑微掀,已经恢复了刚才有的冷静,轻轻的道,“因为你们都给不了他幸福,你不能,樊心也不能,如果哪一天,真的出现了这么一个人,我一定会让开。”

    “鬼话!”

    孟之薇的怒气被这句话重新挑起,抓起手边一个东西想也不想直接砸过去,一抹寒光突兀滑过所有人的眼睑,已经打开的裁纸刀直直往樊雅飞过去,边缘锐利,带着冷兵器的寒芒!

    “啊!”女人的尖叫声划破天际!

    半掩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人影冲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搂过仓促之间来不及让开的樊雅,双手一勾一拉,两个人同时惊险后退,几乎是同时,裁纸刀深深刺进沙发,豁开一个大大的口子,露出沙发的内里。

    樊雅惊惧看着沙发上的裂口,如果不是躲闪的够快,裁纸刀恐怕刺进的就是她的身体了,她打了个寒颤,却在看清护在她身前的男人豁然清醒过来,自从上次因为回门的事情不欢而散,她跟他也有半个月没见面了,没想到的再次见面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她下意识轻轻挣扎开他的手,退后半步小声道了声谢,“谢谢。”

    话音刚落,她陡然觉得男人身上的气息冷上几分。

    她摇摇头,大概是错觉。

    容浔长眸微微睐起,有些恼怒的瞪着突然间变得十分客气有礼的樊雅,只是在对上樊雅疑惑的眼神时恼怒猛地收敛,转化为平常一样的漠然,“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樊雅张了张口,眼角余光扫见满脸骇然的孟之薇,再看向不知何时杵在门口满脸好奇的一男一女,到口的话压了回去,“我来找你,然后跟孟小姐发生了些误会。”视线在锋利的裁纸刀上落了落,顿了顿,“我想应该是误会。”

    以她的了解,孟之薇还没有愚蠢到在大庭广众下杀她。

    容浔转过身,俊美脸上带着不怒而威的气势,冰冷眼神直射向孟之薇,孟之薇打了个冷战,一个激灵回过神,脸上血色褪的干净,比樊雅的脸色还难看上好几分,“我不知道我扔出去的是裁纸刀……”她虽然讨厌樊雅,但她没想杀她的!

    容浔薄唇抿的更直,看向孟之薇的眼神里夹杂了点嫌恶,他很清楚那天报纸上的那张照片肯定跟孟之薇有关,只不过他并不反对那则报道登出来,而且最近寰宇正在与孟氏谈环城开发案,孟之薇留下的好处绝对大过辞退她的代价,所以他也就可有可无的任邱昱亨把她留下了。

    没想到,她刚才差点伤了樊雅。

    突然忆起刚才裁纸刀射向樊雅的情形,心脏微微一悸,带着点突如其来的惊惧,刚才只差一点……

    冷沉的脸色更加难看,他冷冷开口,“人事部门会通知你解约的后续事宜。”

    樊雅一怔,惊讶抬头。

    孟之薇脸色骤变,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你要辞退我?”

    容浔置若罔闻,看也不看孟之薇一眼,转身就往外走,走了两步又顿住,不耐烦的瞪向还在发愣的樊雅,“还不走?”

    樊雅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失魂落魄的孟之薇,张了张口,却还是保持缄默,孟之薇被辞退是迟早的事情,她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是因为自己,既然不是因为自己,她自然没有插嘴的必要,而且她更不会圣母到原谅一个心怀不轨的情敌。

    孟之薇怔怔看着快要走到门口的容浔,男人身形颀长俊伟,却是那么冷漠……眼角余光扫见跟在他身边的樊雅,心里突然涌出一股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7章 筹码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