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慌乱的尖叫声同时响起,伴随着尖锐的警笛声刹车声以及仓皇奔跑声,刚才还显得无聊的现场立刻纷杂的像是一锅煮沸了的粥,所有人都成了这锅粥里快要被煮熟急于逃生的蚂蚁,惊恐往外奔逃。

    樊雅苍白着脸看着护在她身上神色冷峻的男人,眼底情绪翻腾,刚才情况太紧急,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被容浔拉拽到怀里护住了。怔怔看着男人眼底掩不住的关切依,感受着似曾相识的拥抱,刹那间,一段尘封的太久甚至自己都遗忘了的记忆突然浮上心头。

    所有人都认为她是对容浔一见钟情,只因为在宴会上共舞一场,所以不可自拔的爱上。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不是的。

    没有人知道,容浔更不知道,她其实找了他很久,只是找的太久了,也渐渐忘记,直到大哥的同学会上再次遇见,但随着时光飞逝,当初寻找的初衷也渐渐遗忘在过往的尘埃,以至于她真的完全忘记了。

    真的没想到,她跟他,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情愿没有遇见。

    一滴眼泪轻轻滑落,滴入尘埃。

    不知过了多久,喧嚣声渐渐小了下去,冲天火光也慢慢暗下去,这次爆炸只算得上二次余波,波及范围并不算广。

    容浔抖了抖覆盖在身上的沙土站起身,拉着樊雅站起身,这才发现她的脸色异乎寻常的苍白,失魂落魄仿佛遭受了极大的打击,眉头不由拢的更紧,“怎么了?”

    她抬头看向容浔,眼底闪过一抹极为复杂的神色,嘴唇翕了翕,却一句话也说不出,轻轻挣扎开他的桎梏,沉默往后退了一步,“我没事。”

    看着她的逃避,容浔眸里掠过淡淡的不悦,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便你。”

    樊雅复杂看着脸色冷沉的男人,脱口而出,“抱歉。”

    容浔动作一顿,敛眸,“你又在发什么疯?”

    “不是,我只是……”

    惊恐的惊呼声突然响起,“先生,你有没有事?”

    “沈教授,你怎么样!”卓天逸也大呼。

    两人同时看过去,一个交警跟卓天逸正趴在爆炸的山坡边,往山坡下面焦急呼唤。

    樊雅脑袋嗡的一声,手脚冰凉,全身瞬间发麻。

    她沉溺于自己的情绪里不可自拔,完全忘了沈晏可能还在山坡下面,刚才那样的爆炸……

    “沈晏!”

    她急急推开容浔就往那边奔,却被他一把扣住,她用力挣扎,“你放开我!”

    容浔看着樊雅通红的眼眸,不可否认自己的情绪似乎更糟糕了些,冷冷低喝,“喊什么,他又没死。他在那边。”

    樊雅怔了下,下意识顺着容浔的视线看过去,在距离爆炸点一百米开外的地方,全身沾满灰尘的年轻男子抱着血淋淋的伤口慢吞吞的爬上栏杆,俊雅脸上全是灰尘,温雅眸子定定看着这边,闪耀着让人忽视不了的光芒。

    樊雅紧绷的心突然放松,浑身脱力,才知道后背被冷汗汗湿,无意识的喃喃,“沈晏……”

    几乎是同时,原本被容浔拉着的胳膊被突兀放开,漠然而冷淡的声音仿佛一桶冰水当头浇下,“以后别急着找死,你死了会很麻烦。”

    樊雅本能拉住他,“容浔……”

    “我很忙,让开。”毫不留情的拨开她的手,容浔冷冷扫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樊雅茫然的看着离她越来越远的背影,怔了怔,唇角掀起一抹苦涩笑容。

    果然,还是她想多了。

    他就算过来,也纯粹是因为她如果出事会给他惹来不小的麻烦,如此而已。

    看着那已经快要走进车里的男人,她猛地扬高声音,“谢谢!”

    容浔的动作一顿,但也只是,顿了顿而已。

    在交警还有卓天逸的帮助下沈晏攀过栏杆,俊雅脸上刮出一道道血痕,因为距离爆炸点过近,脸上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被灼烧的痕迹,头发也被烧焦了一缕,看起来十分狼狈,万幸的是爆炸余波幅度并不算强,除了手臂上因为翻滚被碎石划出的伤口,并没有什么其他伤势。

    交警连连感慨他的运气好,毕竟爆炸余波再小也是余波,只受这么点轻伤十分不容易。

    “我的运气确实很好。”沈晏微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旁边的一直沉默的樊雅,樊雅看清楚手上的东西,怔了怔,“这是……”

    “应该是容浔的手表,弯腰去捡的时候看见了快要掉进油缸的引线,这才让我有时间逃跑。帮我谢谢他。”沈晏脸上浮出淡淡的笑容,笑容干净舒朗,奇异的让人忽视了他周身狼狈。

    “好的。”樊雅神色复杂,如果由她交还给容浔,恐怕这只手表可能再也见不到天日了吧。

    沈晏敏锐看了眼樊雅,温雅眼底滑过一分无人查知的沉郁,随即就消失不见。他微笑看向好奇看着他们的年轻交警,“请问还有别的事情要问吗,虽然伤势不算严重,我想最好还是尽快去医院比较好。”

    交警干笑了声,两男争一女的戏码很常见,有钱有势有地位的两男冒死争一女比较不常见,据他所知刚才离开的那个男人还是这位女士的新婚丈夫,再加上上头来了电话严禁对外泄露当事人的身份,身为普通人,他对这对狗血的豪门三角恋充满好奇,所以刻意将问询时间给延长。

    “可以,不过有需要的可能还要请你们合作。”交警咳了声,“不过容太太你真的不记得那位救了你的路人的长相了么,他勇于救人,我们交通部门完全可以给他颁一个好市民奖的。”

    樊雅神色不变,“我当时半昏迷,只知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13章 遗忘的记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