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微楞,刚刚抬头,一束玫瑰花束便自下而上抛上阳台,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

    樊雅猝不及防,下意识伸手接住,玫瑰应该刚刚摘下,花瓣边缘剔透晶莹的露水滚动,细碎阳光反射出璀璨的弧度,晶莹美丽的不可思议。

    她无声皱眉,扭头看向不远处懒洋洋倚坐在草地秋千吊椅中冲她挥手的妖美男子,他半仰着头,双腿翘起,细长眼眸因为阳光而微微睐起,显得无害而慵懒。虽然她上辈子与容衍接触的并不多,但也知道慵懒无害下掩藏着多少野心。

    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屏幕上跳跃着一个陌生号码。她直觉看向不远处的容衍,容衍微笑,手指轻轻碰了碰自己的左耳。

    车载式耳机?

    樊雅眸光微动,拿起手机按下接通键,愉悦懒散的男音便在耳边响起,“为了维护你的名誉,我特地想了这么个妥帖又不会被人发现的办法,我是不是很聪明?”

    “有事?”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手机号码?要知道,你们樊家人可是上流社会里最注重私隐的家族。”容衍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睐眼看向阳台上沐浴在阳光中的清雅女子,粉色裙摆微动,未曾束起的长发随风而曳,略施薄粉的年轻面庞干净而美丽。他忍不住赞叹,“你真美。”

    “如果堂哥没事,我挂电话了。”如非必要,她不是很想跟这只狐狸打交道。

    “真是没耐心。”容衍无奈摊手,“看看玫瑰花束里面,我保证你会惊喜的。”

    樊雅看也不看,“我不需要惊喜。”

    “不用急着拒绝。”容衍悠悠的道,“里面有一张内存卡,内存卡里存着一段音频,是奉何华与孟之薇关于敲定某份桃色绯闻的交谈内容,完全可证明她们陷害容浔,如果这段音频被老爷子跟我那个单纯善良的二叔听见,奉何华温婉贤淑的形象可就算完全毁了,这样大的惊喜,你确定不需要?”

    樊雅握着手机的手下意识一紧,她确实一直都在怀疑那则新闻的幕后操手是奉何华,可惜奉何华太小心,她一直都找不到证据。她抬眼看向不远处依旧懒散的男人,“为什么要给这个给我?”

    “讨好你啊。”容衍轻轻一笑,“c区开方案拿不拿到手无所谓,但云台区的开发案还请樊小姐向樊总经理多多美言两句,樊总经理可是最疼你这个妹妹,樊小姐说一句,抵我们上蹿下跳很多功夫。”

    “很好的借口。”樊雅淡淡的道。

    容衍沉默一瞬,突然轻轻笑出声,“我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顿了顿,他慢慢的道,“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把奉何华母女赶出容家?”

    樊雅眼底讶异一闪,她可不记得容衍跟奉何华之间有什么矛盾,还是说,这又是一个陷阱?如果她记得没错,刚才在餐厅,容衍的出现可是间接帮了奉何华母女。

    念头一转,她淡淡的道,“我想你找错人了。”

    容衍站起身,状似惋惜的摊摊手,“是么,那可真可惜。”细长凤眸在阳光里闪耀着细碎的光芒,他打了个响指,樊雅手里的玫瑰突然爆裂,砰的一声,五颜六色的彩带从花束中间喷出,樊雅立刻丢下玫瑰往后退,饶是如此,也被喷了一头一脸的彩带。

    源源不绝的彩带雨幕间,依稀可见容衍潇洒做了个手势,悠悠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出,“亲爱的公主,良心提醒你,为了您的健康,可千万别吃皇后送来的毒苹果,会死的。”

    樊雅脸色微变,好不容易等那阵讨人厌的彩带完全飘落,吊椅那边早就空无一人。而阳台上厚密的彩带花瓣之间,一个内存条静静躺着那里,蓝色金属外壳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我要容衍的所有资料。”俊美冷峻的男人丝毫不懂得什么叫做客气,推开黑白立体充满现代设计感的办公室里门,直接向办公桌后正在与女秘书苏珊进行肢体沟通的男人发号施令。

    卓天逸瞪了眼连敲门都不会的好友,恋恋不舍的拍了拍受了极大惊吓的苏珊挺翘臀部打发她先出去,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衣服,平凡无奇的脸上全是无奈,“我记得在你回国前一年,我已经十分详尽的提供了你一份容家资料,容衍作为容家长房长孙,我还把他列在了重点关注的三十人目标内,他一个人的资料足有三页,你现在还跟我要,是在质疑我的专业水平?”

    “我是。”

    卓天逸翻了个白眼,有心想轰人滚蛋,觑了眼男人身上泛着的冷森气息,悻悻的哼了声,“他三岁失母八岁失爹十八岁失贞二十八岁失业三十岁创业,我那份资料已经涵盖了他所有重大不重大的人生经历,如果你能找到比我更负责的私家侦探,我天逸侦探事务所的招牌拆下来给你随便玩。”

    身为侦探企业化经营的第一人,并且将天逸侦探顺利发展成为如今上千人规模大公司的卓天逸,有足够自傲的资本。

    “他跟奉何华有关系。”容浔淡淡的道。

    “我去,他们怎么都是一家人,怎么可能会没关系。”迎上容浔的冷眼,卓天逸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吃惊的道,“你的意思说他们有一腿?”

    容浔冷冷扫了眼过去。

    卓天逸摊手,“好吧,我承认我的话有些夸张,不过容衍跟奉何华……你确定?”

    “确定是你的工作。”容浔将早就开好的支票放上茶几,“这是你的酬劳。”

    卓天逸瞪着那张薄薄的支票,厚着脸皮道,“我真的不介意你用事务所那不值钱的股票来偿还的。”

    当初他为了平摊投资风险,厚着脸皮鼓吹容浔投资,没想到这人大手笔的一次性购买了事务所51%的股权,并且在从来不管公司营运也不稀罕分红的前提下永远不肯变卖他手里的股票,数十年如一日的牢牢占据大股东的地位,以至于他这个实质上的老板永远是万年老二!

    一失足成千古恨,他恨啊!

    容浔淡淡瞥了眼过去,“你的意思是你这支票也不想要了?”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nb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9章 证据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