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财务科?

    怎么可能!

    樊雅霍然抬眼,眼底掠过一抹了悟。

    虽然上辈子容浔在他们结婚后就进入了容氏集团,但她一直以为容浔被调入财务科是老爷子因为这桩桃色绯闻事件给他的惩罚,原来根本不是,这桩绯闻不管发生还是不发生,容浔也注定会成为小小的财务科科长。

    是老爷子刻意打压,还是老爷子在设置关卡考验?

    还没有想明白,就听容浔淡淡的道,“我很满意财务科科长的位置。”

    “你真的满意?”容闳狐疑看过去,容浔正好是侧对他站着,从容闳的角度看过去,正好是容浔冷硬立体的线条,轮廓与那个女人有三分相似……

    心口突然一沉,像是有什么急于浮出,又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他摇摇头,把心底一点模糊的感触摇散,但再看向神情冰冷淡漠的容浔时,心里的厌恶却也少了很多,不管怎么说,这么多年不闻不问,他确实是亏欠了这个孩子,以至于现在连教训的资格都没有。

    “算了,我管不了你,你好自为之吧。”扫了眼樊雅,他犹豫了下,“虽然我说了你可能不会听,但我希望我的儿子能够对婚姻忠诚,人必须要尊重自己的选择。”

    “我明白。”容浔漠然。

    容闳无声叹了口气,他一离开,刚才还喧闹不休的餐厅突然安静下来,慢慢弥漫上一层叫做尴尬的气氛。

    容浔看了眼还在出神的樊雅,眼眸微微一睐,突然想起她刚才与容衍之间的暗潮涌动,心底没来由掠过一股烦躁。

    今天的她,太不寻常,一点不像他记忆中那个泼辣千金。虽然不想承认,他已经习惯这个女人狗皮膏药似的缠着他,愚蠢的将他的一言一行都当做金科玉律,以及她看向他时永远灼热而刺眼的眼神。

    其实如果不是樊雅跟樊家用了那么卑劣的手段迫使他娶她,虽然他不会爱上她,但应该可能会接受甚至喜欢上她,虽然莽撞偏执,但她同样恣意热烈敢作敢为,有着不同于其他女孩子的勇敢爽朗,像是昂然盛放的向日葵,灿烂耀眼的近乎逼人。

    可惜,那些火星般的好感,被她一手碾碎了。

    想起樊雅跟樊家做了什么,容浔眼底隐约的一点怀念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眸光冻成冰霜,他起身,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樊雅急忙站起身,“容浔,等等!”

    容浔脚步一顿,凛冽而淡漠的眼神如电一般直射过去,虽然没有说话,但嫌恶之情溢于言表。

    樊雅苦笑,还没来得及开口,杨姐已经挡在她跟前,愤怒警惕瞪着容浔,“你什么意思!”

    容浔眼眸微垂,嘲讽看向眼前如临大敌似的中年妇人,“我干什么?你管的着?”

    他知道她是樊希文的心腹,也知道她跟某个古老世家有关系,身手不错,不然樊希文也不会派她过来保护樊雅,他更知道,当初就是她‘请’樊心回家的。

    杨姐迎上容浔冰冷的视线,全身一僵,她身份特殊,又在樊家待了十几年,自认为看过的权贵也不少了,也练出了些胆量,可不知为什么,眼前这个容颜俊美气质冷峻的年轻人,让她莫名感觉到危险与敬畏!

    她不理解小雅为什么会发疯似的喜欢上容浔,更不理解夫人为什么会让小雅嫁过来,不过即使她什么不理解,但她本能的知道她必须保护她看着长大的孩子。

    一个男人在新婚之夜可以抛下新婚妻子,可以忤逆父亲,还有什么做不出的!

    樊家的千金宝贝,不是给人欺负的!

    杨姐眼神骤冷,饱经风霜的脸上笼上寒冰,护在樊雅身前不让一步,手上下意识蕴上力,大有他再上前一步就出手的架势!

    容浔唇角噙上一抹冷狠笑容,他从来都不是忌讳打女人的君子。

    几乎是同时,一只手突然伸出,轻轻松松的拉住杨姐的胳膊,软绵甜脆又带着点撒娇意味的女音在寂静里分外悦耳,“杨姐,我中午想吃咖喱饭,你帮我去做好不好?”

    樊雅像是没察觉到两人之间僵凝的气氛,双手顺势拉住杨姐蕴上了力的手轻轻摇晃,一脸哀求,“杨姐,容家厨子肯定不知道我的口味,你忍心看我挨饿?”

    容浔看了樊雅一眼,冷冷一笑。

    杨姐脸一板,瞪了眼樊雅,“就你事多。”

    “我是真的想吃了嘛,杨姐你都不疼我。”樊雅娇嗔,眼角余光微扫,扫见容浔满脸毫不掩饰的兴味与遗憾。

    她知道杨姐是误认为她担心容浔会受伤,但她记得很清楚,上辈子杨姐跟容浔起争执的后果是杨姐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容浔身手利落心狠手辣,根本不会在意杨姐是长辈还是个女人。

    杨姐经不住自家宝贝软磨硬泡的撒娇,悻悻瞪了她一眼,眼角余光扫了眼意兴阑珊的容浔,反手握住樊雅的胳膊,“那你跟我一起去。我不放心你跟他在一起。”

    这个男人太危险,自家宝贝应该离的越远越好。

    樊雅心里一暖,却也十分无奈,她只是想跟容浔好好谈一谈,真的不是要做什么危险的事。

    “杨姐,我又不是小孩子……”

    话音未落,一股大力迫使她往后退了两步,落入一个不算很熟悉的怀里,她下意识回头,唇瓣上立刻堵上冰凉的柔软,清淡如青草般的淡淡烟味扑入鼻间,不算难闻。

    她愕然睁大了眼。

    他……他在做什么?

    这个念头刚刚转完,落在她唇上的唇已经挪开,相比较她的震惊,容浔的神情冷静到近乎淡漠,甚至眼底都没有起丝毫波澜,仿佛他吻的不是她,而是路边的花花草草小猫小狗……只是有精神洁癖的容浔,会去吻花花草草小猫小狗?

    樊雅脑海里翻涌着各种念头,看见杨姐一脸震惊的样子,她突然明白容浔想做什么了!

    果然,容浔淡淡抬眼,声音平淡,语气讥诮,“我是她的丈夫,想吻就吻想抱就抱,难道这也需要你批准?或者说,你想她做活寡妇?”

    杨姐脸色骤白!

    “当然,不过你怎么也算是长辈,尊老爱幼是传统。”容浔漫不经心似的又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8章 好自为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