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容恬一个激灵,似乎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嘴唇翕了翕,脸上血色褪了大半,眼底掠过一抹极浅微的惊恐。

    那抹几乎令人忽视的惊恐被樊雅收入眼底,樊雅心里一动,脑里有什么东西迅速滑过,还没来得及抓住,旁边咚的一声,奉何华捂着心口痛苦跌坐上椅子。

    “何华!”

    “妈!”

    “没事……”奉何华揪着衣襟痛苦的舒了口气,“老毛病了,休息一会就好……”

    容恬咬着唇瓣不知所措的站在奉何华旁边,“妈……”

    奉何华暗暗叹了口气,唯一留在身边的女儿,还是被她娇宠的连作伪都不会。不由看了眼对面神情淡然的樊雅,这位樊家小姐似乎也不像印象中单纯易激,居然不会因为绯闻动怒,以至于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

    是短短几日间脱胎换骨,还是说,她其实一直都在伪装?

    想起后者的可能性,奉何华心口微紧,轻轻拍了拍容恬的手臂,“容恬,你扶我回房休息一会。”她需要好好想一想。

    容恬一个激灵回过神,看都不敢看容浔急忙扶起奉何华,两人刚刚站起,容浔悠悠开口,俊美脸上带着几分嘲讽,“那么急着走干什么?容恬,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不是因为奉女士温柔和善,她又是因为什么理由接纳我这个破坏门风的私生子?”

    “容浔,你够了!”容闳震怒!

    “我只是在问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一个小小的问题。”容浔似笑非笑,眼神冰冷,“难道连这个都不可以?你不是一直希望我们能够兄友弟恭?”

    容闳一窒,回头看了眼脸色过度苍白的小女儿,这时也感觉出了几分不对劲,不由皱眉,“小恬,你怎么了?”

    “我……”容恬仓惶看向奉何华,奉何华握着容恬的手下意识一紧,才要寻个由头,华丽低沉的嗓音里含着笑意突兀响起,“咦,好热闹。”

    俊美精致的男人慢悠悠的从角落踱出来,剪裁合体的三件式西服衬的他更加潇洒风流,让人眼前一亮。跟容浔含着让人无法错辨的男子英朗之气的俊美不同,来人长相却趋于中性,肤色白皙,五官更是精致细腻到极点,细长凤眸习惯性的睐起,浑身透着股让人着迷的魔魅气息。

    餐厅里的气氛也陡然添上几分怪异,再吵再闹,大抵还是自家人的范畴,但如果这些吵闹争执都被一个还算外人的人看在眼底,就不是那么令人好受的。

    容闳脸色微青,不得不微笑,“容衍,你昨儿那么晚到家,怎么也不多睡会?”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瞪了眼容浔。

    容浔直接无视,瞥了眼已经快要走出餐厅的母女俩,唇角冷冷一勾,看向容衍的眼神里已经夹杂了些冷森意味。

    来的还真是及时。

    “我昨儿回来的太迟,都无缘得见新娘子的面,今儿当然要早起了。”容衍展露着足以刊登上杂志的完美笑容,直接走到樊雅跟前,“这位就是樊小姐吧?果然是个大美人。”不容分说的牵起她的手,俯身一倾便在柔腻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细长凤眸里全是粼粼波光似的笑意,十足的风流公子模样,“你好,在下容衍。”

    樊雅错愕看着献殷勤的容衍,容衍是容老爷子的长兄容天的唯一孙子,也算是容家的长子长孙,不过那一房从老一辈起就不涉商事,又常年旅居国外,连带的那一支血脉都很少回来。她记得上辈子第一次见容衍还是在年底的容氏周年庆中,这辈子出现的这么早?

    似乎,自从她重生以来,冥冥之中有双手也在拨转着命运的轮盘,一切都变了。

    她微微恍惚了一瞬。

    却不知落在旁人眼底,俨然是被容衍迷的失魂落魄。

    杨姐轻轻咳了声。

    樊雅一个激灵醒过神,才发现所有人都看着她,除了……容浔。

    容浔半垂着眼,神情冷漠。

    樊雅迅速将所有情绪压入心底,不着痕迹的抽回被容衍牢牢握着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客客气气的叫了声,“堂哥。”

    容衍仿佛根本没感觉到樊雅的疏离,十分自来熟的凑上去,用着足以蛊惑人心的低哑声音慢问,“我刚才在外面听你说你想学商?”

    “是的。”这人到底偷听了多少?

    “这样。”容衍单手抄着口袋,一转身,一张笑脸对上容浔一张冷脸,“容浔,我这次来的仓促,连份见面礼都没带,你看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同意樊雅去学商?”

    樊雅真的是傻了眼了,他居然帮着她说话?

    容浔眼角余光瞥见樊雅脸上掩不住的错愕,心里没来由的一堵,声音更冷了几分,“容家规矩就在那里,我还不想做数典忘祖的不孝子孙。”

    “哦,这样,不过你进门到现在连声爷爷都没叫过,连老爷子什么时候走都不知道,还不算不孝?”容衍信口开河。

    “孝与不孝,还不用你来评判。”

    “我可没资格评判,但我知道作为男人就该替自己的决定负责,迁怒可不是个好习惯。”

    “周瑜黄盖,愿打愿挨。”容浔目光如炬,唇角弧度更冷,“你要是看不惯,大可做那个周瑜。”

    “如果她乐意,我当然愿意。”

    容衍轻飘飘的抛下一个炸弹,炸的餐厅里的人傻了一大半,新婚第一天就开始上演二男争一女的戏码,这争的人还是大伯?

    容衍似乎很知道趁胜追击的道理,脚跟一转,人已经转到樊雅面前,左手虚空一握,手上便已多了一支含苞待放还沾着露水的玫瑰,俊美风流的脸上全是足以溺毙人的温柔,声音低沉而缓慢,带着蛊惑人心的韵律,“小雅,愿意接受我的玫瑰吗?”

    玫瑰鲜红,美人如玉,含情脉脉……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7章 活寡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