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众人脸色都变了变,樊雅眼底掠过一抹异芒,有意无意的扫了眼对面一脸温柔和善的奉何华,心里却微微叹了口气,跟她料想的一样,老爷子不想深入调查,更不打算把事情闹大。

    所以用一个补偿来堵她的嘴。

    不过,她要的也就是这么一个承诺。

    上辈子她要的是容浔放下工作陪她一个月,可惜最后照旧不欢而散惨淡收场,这辈子她不能再浪费这次机会。她有意无意的看了眼奉何华,微微笑了笑,“我想跟爷爷借个人。”

    容老爷子一怔,“借谁?”

    “小姑姑。”

    苏颜讶然抬头,正好迎上樊雅自信了然的眼神,心口突然一跳。

    樊雅微笑,“我当初休学是为了好好照顾容浔,可寰宇总是出现问题,容浔忙的都瘦了,我看着心疼。”

    众人嘴角都一抽,寰宇出现问题是因为樊家打压,樊家打压是因为她的痴恋,她现在倒撇的干净。

    “所以我想明天就想转入商学院,等学好了,也好帮他一把。我听说小姑姑以前在米国时就被哈弗大学商学院录取了,爷爷你看能不能让小姑姑陪我一起去?一来可以帮帮我,二来也可以跟我作伴。”

    屋内又一静。

    苏颜手一颤,差点弄翻了牛奶。

    樊雅微笑看过去,“小姑姑,就当帮我?”

    她上辈子醒悟的太迟,也因为容家的规矩,后来又要分心照顾小隽灵希,苏颜则是为了避嫌而不得不放弃商业,她们两个人都浪费了太多时间,不然她们的‘左郡’也不会成长那么慢。

    既然老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那她就决不容许自己的时间再浪费在那些无谓的情感纠葛上面。有容浔的丑闻打底,有老爷子的承诺做保,靠着樊家小姐的身份,她的要求无可辩驳,况且就算老爷子不在乎她,看在范女士的面上也会同意。

    就跟上辈子一样。

    “我……”苏颜犹豫,虽然她不知道樊雅为什么找她,商业确实是她的兴趣所在。

    容衍玩味挑了挑眉,对着忽视已久的电话说,“她喜欢经商?”

    “她念的是中文系。”温润声音带了点情绪,“如果你不能够现场直播,你可以选择挂电话。”

    “容家家规,容家女人可以养尊处优,可以选择慈善乃至其他事业,但只要是容家女人,就绝对不可学商。”容衍嘴角噙着古怪的笑,“容浔能够认祖归宗,完全是因为容沣入狱,二堂叔家就只剩下不能学商的容恬,二堂嫂才迫不得已承认容浔的身份。她突然想学商……沈晏,你觉得她到底在想什么?”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能不能帮她一把?”

    “你对她还真的死心塌地。既然你这么请托了,我自然……”容衍声音一顿。

    “嗯?”

    容浔往后一侧,这个角度足够让他看清那个正往餐厅方向过来的男人又不会被发现,“正主儿回来了,你觉得我还需要英雄救美吗?”

    一直保持沉默的容闳淡淡开口,俊雅脸上的脸色并不愉快,他虽然艺术家出身,但骨子里实际十分传统守旧,不然当年他也不会心甘情愿放弃自己的艺术生涯接手容氏,他冷冷看了眼樊雅,沉声说,“容家女人不允许学商,你要想帮容浔,最好换个方式。”

    “我知道这个规矩,可我只想进寰宇帮容浔,寰宇跟容氏又没有关系,所以应该不妨碍。”

    容闳被樊雅堵的一窒。

    这确实是个漏洞。

    寰宇是容浔认祖归宗前独自创立的企业,不仅没用容家一分钱,走的还是与容氏截然不同的路线,容家家规不准女子学商就是为了防止大权旁落,樊雅想进的是寰宇,跟容家确实没关系。

    樊雅的视线故意在报纸上重重落了落,语气惘然,“而且就算这次是误会,他身边总是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女人,我再大度也不舒服。”

    杨姐冷冷开口,“老爷子刚不也答应了给小雅一个补偿,又不是什么摘星捞月的差事,怎么那么难办呢?我们樊氏企业可不比容氏财团小,小雅光是每年分到的红利就够她吃穿十辈子了,还不至于要惦记容家的家产。”

    奉何华忙笑着打圆场,“我记得樊雅你念的是中文系,商学院可不是那么好念的。”她顿了顿,笑的意味深长,“而且小颜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也撑不住吧,又是孩子又要养伤,我还真不知道小颜喜欢读商,看来将来一定是跟范姨一样的女强人。”

    容恬冷笑补充,“就是,要是小姑姑可以学,那我更可以去学了。”

    樊雅眸光微冷。

    相比较容闳的硬刀子,奉何华下的刀子就软上很多,却也更锥心。她不提阻止樊雅,口口声声为苏颜着想,实际上是堵住了苏颜所有的路,跟樊雅这个大牌儿媳不一样,苏颜的身份可是容家女儿。

    果然,苏颜脸色微微变了变,眼底光彩敛去,“我就不……”

    “小姑姑,不要浪费范姨给你的天赋。”樊雅转而看向容迩,“爷爷,您看呢?”

    容迩将苏颜眼底隐隐的遗憾收入眼底,心底涌上几许愧疚,他怎么不知道这孩子想着些什么,但他不想闹的全家不安,苏颜不提他也不说,说起来,确实是亏待了这个孩子。

    “那就一起去吧……”

    “不行。”

    淡漠冰冷的声音同时响起。

    颀长俊美的男人慢慢走进餐厅,深刻立体的仿佛大理石雕琢出来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全身散发着不怒而威的冰冷气势,餐厅里的温度都仿佛降低了几度,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到那份威慑力。

    樊雅眼眸微微一缩,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突然出现的俊美男人,上辈子他分明没有回来的!

    而且他上辈子对她都是一种放任自流的随意态度,她上辈子最伤心的也是他的放任自流,现在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又反对她的意见?

    如果是重生,为什么跟她记忆中的不一样,或者说,是因为她的重生而影响了所有命运的轮盘,或者说,上辈子那些事只是一场让人记忆深刻的噩梦……

    樊雅握在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6章 针锋相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