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纵是相逢缘未尽

珠玉在侧 作品

    樊雅唇角冷勾,她上辈子识人不清,误将虎狼当成无害绵羊,明里暗里的亏吃的不算少,甚至她跟容浔走到水火不容的那一步,跟这位容夫人脱不了关系。

    容闳与奉何华是典型的家族联姻,生有一子一女,长子容沣三年前醉酒驾驶致人死亡被判入狱七年,次女容恬就坐在奉何华的下首,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她也没办法把那个扭曲疯狂非要要她命的容恬跟眼前这个娇俏甜美的女孩联系在一起。

    看着她,身体不由自主一阵疼痛,樊雅唇角笑意又冷了几分。

    她在这对母女手上栽的跟头不少,上辈子没办法替自己找个公道,这辈子,总该赚几分利息回来。

    深沉心思掩在平静如水的眼眸下,她慢慢转开目光,视线落在坐在容迩右手边的秀致女孩身上,相比较容恬的眉飞色舞,她就淡漠很多,宽大罩衫下的压力衣清晰可见,秀美脸上隐约可见还没有完全愈合的烧伤疤痕。

    樊雅眼底冷芒微暖,带上几分重见好友的欣喜。

    苏颜在容家的身份特殊,她的母亲范玟是容迩唯一承认的情人,但不知什么缘故一直没结婚,范玟过世前将与前夫所生的女儿托付给了容迩,容迩也干脆,不仅将大面积烧伤失去了一段记忆的苏颜接回容家,还认了苏颜为女儿。上辈子她跟苏颜不对盘了很久,苏颜厌恶她的大小姐脾气,她讨厌苏颜的清冷孤傲,直到后来事情一桩桩的发生,两人才渐渐惺惺相惜。

    樊雅目光微垂,不由自主落到苏颜宽大罩衫掩着的小腹上,虽然不明显,但她知道苏颜已经怀孕三个月。小苏佐是个比小隽健康太多的孩子,健康的让她嫉妒……

    她微微恍惚了下,那边容恬已经看见了她,“二嫂?”

    除了容老爷子外,餐厅里的人齐刷刷的看过来,连苏颜都抬头,不过相比其他人压抑的复杂神色,她只是看了眼又低头继续吃早餐。

    樊雅迅速敛下眼底波澜,唇角微挑,扯出令人挑不出错处的完美笑容,红裙微动步伐轻稳,说不出的优雅灵动。

    今天那里就是她的第一战场,能不能重新选择未来,就看今天。

    她走到桌边也不急着落座,“爷爷,爸,妈,小姑,小妹,早。”眼角余光不着痕迹的扫了眼桌上,没有报纸。

    容家人面面相觑,他们都见识过或者听说过樊雅骄纵任性的脾气,也清楚容浔昨天夜里突然离开到现在都没回来的事情,早就做好了迎接樊雅发小姐脾气的准备,完全想到她这么平静。

    感觉像是一记铁拳砸进了棉花里,使不上劲。

    容迩眼皮不抬,“坐吧。”

    “谢谢爷爷。”

    奉何华立刻微笑站起来,主动去拉容浔常坐的椅子,“坐这里……”

    “我就坐这边吧。”樊雅打断奉何华的话,微笑着径自在苏颜身边坐下,奉何华的手尴尬的搭在椅背上。

    苏颜古怪抬眼,她来容家时间不算长,约略知道这位侄媳妇的背景以及丰功伟绩,她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吸引千金小姐的特质。樊雅迎上苏颜疑惑的目光,微微笑了笑,替她续满半空的牛奶,“牛奶要温热的喝。”

    樊雅的不给面子还有主动示好都让餐厅静了静,容恬见状下意识就要站起,却被奉何华一把按住,温温柔柔的笑了笑,“樊雅,这是正宗的蓝山咖啡,你尝尝看?”一边说着一边端起咖啡壶,坦然的仿佛刚才被驳了面子不是她。

    樊雅盖住杯子,淡声道,“不用了,我还是习惯喝牛奶。”

    奉何华眼底掠过一抹涟漪,随即恢复笑意,“喝牛奶也好,对身体好。”瞥见脸色微变的丈夫,她赶紧按住他的手背冲他微微摇头。容闳看了妻子一眼,心里一软,不说话了。

    容闳忍得住,容恬却忍不住,冷冷哼了声,“你这习惯改的还真快,我记得你上次来还说从来不喝牛奶的。”

    “习惯又不是永远,我想改,有什么不可以?”樊雅从容的笑了笑,她想的很明白,既然老天给了她樊家小姐的身份,她即使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也不可能让人随便欺负了去。

    容恬涨红了脸,唰的站起,“你什么意思!”

    餐厅里的气氛瞬间僵凝。

    “坐下。”一直默然不语的容老爷子沉声开口,“吃早餐。”

    “爷爷!”

    “不想吃就出去。”

    奉何华赶紧拉住容恬,给她使了个眼色,“快吃早餐,你不是今儿还约了人逛街么。”

    容恬恨恨瞪了眼安然若素的樊雅,悻悻坐下,随手接过佣人送上来的报纸,泄愤似的大力翻开娱乐版,定睛一看,铁青的脸色瞬间阴转晴,幸灾乐祸的勾唇,故意扬高声音,“咦,这不是我二哥么?这新婚之夜的,他再不愿意也不能这样啊!”

    樊雅握着杯子的手微微一紧,虽然已经有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一悸。

    所有人同时看向容恬翻的那一页。

    容氏二少新婚之夜与女会面,容樊联姻告急?

    对仗都不工整的血红标题,直白醒目的占据了娱乐版面的最大版面,下面甚至还配着一张大图,窄小昏暗的街巷里,一男一女暧昧贴靠在一起,女子背对着镜头,长发披肩纤细窈窕,颀长男子则正对着镜头,低垂着头似乎是在轻吻女人额头,容颜俊朗,赫然正是容浔!

    新婚之夜,新郎在外面胡来,这是多大的羞辱!

    饱含着同情怜悯的眼神齐刷刷的射向脸色苍白的樊雅,樊雅仿佛是受了极大的打击,怔怔看着那则新闻,脸色苍白的连精致粉底都遮不住。

    杨姐脸色微变,“容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容闳一言不发,低着头迅速浏览新闻,脸色铁青如墨。

    容恬幸灾乐祸的插嘴,“这恐怕得问二嫂吧,昨儿可是他们的新婚夜,二嫂都不知道,我们怎么知道?”

    “容恬。”奉何华瞥了眼脸色冷沉莫测的容老爷子,抬头看向樊雅,却发现樊雅也正看着她,没来由的心口一惴,她勉强笑了笑,“樊雅你别多想,这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你现在所看的《纵是相逢缘未尽》 第5章 我相信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纵是相逢缘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