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有帝来仪

绉浮觞 作品

    景帝仪就想看凤靡初紧张兮兮的表情,却不经意瞧见老十左手缩进了衣袖里……崔护扔完了手里的铜钱,掉了一枚,他就不信景帝仪的运气能比他好,“到你了。”崔护见她没反应,伸手在景帝仪眼前晃了晃,这是神游太虚了吧。

    景帝仪回过神来,随手将铜钱一抛,“不玩了,我要去喂兔子,饭好了叫我。”说完便回房了。

    这都没瞄准,中不了吧,崔护笑道,“靡初,你媳妇是怕输吧,否则怎么连你的糗事都不想听了。”可别说他欺负女人,这菜谱他还是要讨的,愿赌服输嘛。

    凤靡初抬了抬下巴,让他自己看看结果。

    崔护回头,见那五枚铜钱整整齐齐的呈一条直线磊在光滑的石头上……

    晚膳时崔护不停追问景帝仪这项百发百中的绝技练了多久,他活到这个岁数头一回输给一个女的,想不佩服都不行,景帝仪道,“这怎么能告诉你,秘密。”

    凤靡初给她舀了汤水,景帝仪拿起筷子,眼睛扫到哪道菜,凤靡初就给她夹哪道。

    景帝仪甜甜笑道,“谢谢凤哥哥,”她先饮汤,见老十默默喝着闷酒,“最后谁赢了?”

    崔护感慨啊,位高权重的凤大人,先服侍完妻儿自己才起筷,宠妻宠到这般也难怪外人说他畏妻,“这还用问么,你对你的凤哥哥也太没有信心了吧,先皇在时就曾赞过靡初的棋艺,寻遍帝都估计也都寻不到一个与他棋艺相当的了。”

    凤靡初看着景帝仪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只不过真正的高手不轻易出手罢了。”

    景帝仪笑道,“对了,前几日我入宫时遇到十皇妃了,十皇妃见我大腹便便行动不便,还扶了我一段路呢,我想亲自和她道谢,只可惜今日她没来。”

    十皇子道,“凤夫人客气了。”

    她也夹了菜送进凤靡初碗里,免得别人说她虐待相公,“要的,正所谓礼多人不怪。说起来十皇妃真的十分聪慧,她是扶戚人,可是来帝都也没几年,与她说话全完全听不出异乡人的口音了,倒像是土生土长的帝都人士。”

    崔护闻言,倒也觉得是,“十皇妃学东西确实快,她原来应该只懂扶戚文吧,后来颖寿教她认字,也没过多久,她就和颖寿借了一本古画品录回去看。可惜是女儿身,不然再学个三年五载没准就能考上功名了。”

    景帝仪想到,估计是从那时候开始研究古画“着色”的技巧的吧。

    十皇子道,“你说的也太夸张了,黎双是有些小聪慧,但也不到过目不忘的地步。我听说宗政王子精通好几国的语言文字,黎双跟在他身边耳濡目染本就有些根基,崔夫人又用心教了一遍,温故知新,也就进步得快些。”

    她不过是想试探黎双与老十做了几年的夫妻,尽管她觉得黎双会把自己的身份当做秘密埋在心底最深处,她连宗政都不肯说,何况对老十。

    老十是否真是到现在都全然不知,还是有隐约感觉到什么看到什么懂得什么。

    景帝仪道,“不,我也觉得十皇妃是有大智慧的,可不是只是十皇子说的小聪明。想想看太皇太后是何许人,见多识广也是眼界开阔的,她阅人无数,这么多女眷唯独就召十皇妃陪伴左右,这就足够说明了,我还看到太皇太后的佛堂里里挂了一幅画,说是十皇妃送的。宫里什么古董字画没有,可是太皇太后也就挂了那么一幅。”

    崔护好奇,“什么画?”

    老十面色发白,景帝仪道,“是一幅观音像。”

    凤靡初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崔护笑道,“你是喜欢么,靡初的画 你现在所看的《有帝来仪》 第四十六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有帝来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