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醉饮桂花酒 作品

    叶赫华讶然道:“就这样?”

    叶新绿:“不然你以为会怎样?”

    叶赫华:“他们来势汹汹,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退走。”顿了顿,道:“刚才你那一拂尘就把我扔回风云观……你怎会突然间有了这么强的实力?”

    叶新绿道:“哦,我刚刚顿悟,修为倍增。”

    叶赫华有些无语地瞪视着她。

    叶新绿:“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沉沉的夜】:“主播,你这么不走心的谎话,说出来真的没人信的。”

    叶新绿便问:“你是不相信我的话么?”

    叶赫华:“如果有人这么对你说,你会相信么?”

    叶新绿哈哈一笑,道:“就算不信,我也会知趣地不再追问。”

    叶赫华:“所以你是想让我就此打住?!”

    叶新绿讪讪。

    【北方的候鸟】:“主播,警告你哦,上帝的表情说明他现在很不高兴。”

    【迷迷妹】:“没错,随时都要发飙的样子。”

    叶新绿只得又道:“叶赫,你为什么要纠结我这修为的来历?”

    叶赫华:“血珊瑚!那枚血珊瑚的秘密,你发现了是吗?”

    叶新绿:“你早就知道那血珊瑚的煞气源头,其实是一汪道法之泉,而我,只是以同理推之。”

    其实她的灵魂漩涡可以将道气和煞气随意转化,只不过不好真的说明。如果叶赫华觉得这个理由可以让他信服,那就这个理由好了。

    叶赫华一脸沉郁地道:“血珊瑚乃是不祥之物。”

    叶新绿奇道:“嗯?何以见得?”见叶赫华沉默不语,她又道:“该不会是因为它可以让我这个尸体以鬼煞之身复活,所以才说它不祥吧!”

    叶赫华:“当然不是。”

    叶新绿:“那你就详细说说看嘛!”

    叶赫华:“它会将道力吞噬,然后转化成煞气。”

    叶新绿:“然后呢?”

    叶赫华:“拥有浩然正气的道法,转化成了煞气,就变成了至邪之气,后果不用想也能猜得出来。”

    叶新绿呵呵一笑,道:“那你大可放心,它在我手里,我可以将煞气转化成道法。至邪之气转化成浩然正气,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叶赫华:“我是担心那邪物会吞噬了你的本心。”

    叶新绿:“本心是靠自己去坚守的,一个物件就算确实拥有强大法能,但足够牢固的本心,它也是撼动不了的。”

    叶赫华轻哼了一声,道:“说不过你。”

    叶赫华虽然没明说,但他总觉得那个扫鬼大队不可能因为叶新绿几句对真相的解释就退去。所以其后数日,他一直都在想办法加固风云观的护观大阵,担心那扫鬼大队哪天又杀回来。

    只是他们并没有杀回来,而且现在众道人全都绕着风云观走。就连他在街上买东西看到有相识的道人,对方都会假装没看到他,一转身逃难一样地跑了。

    【绿肥红瘦的小号】:“唉,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上帝的表情真是越来越丰富了。”

    【白马银鞍】:“说简单点儿,就是叶赫华一脸懵逼呗!”

    【00狗】:“一堆老相识见到自己都跟见鬼似的赶紧逃,这种事搁谁身上都得懵逼一阵。”

    【楚河汉界】:“都被主播那最后一记威压给压怕了。”

    叶赫华还发现了另外一件事。

    整个道门都在追捕方思柔,还有几个和她同辈、修为相近的小道士。据说这几个小辈曾不止一次被抓,但是又都被莫名其妙地放了,只是被放时已经全身伤痕累累,被折磨得体无完肤。

    所以说,道门众生都在抓这些人折磨一通,而且是不停地抓不停地折磨不停地放。

    叶赫华感觉整个道门的气氛怪怪的,和以往大不相同了。

    然后,他在回风云观的路上遇到了方思柔。

    方思柔先开始躲在一个角落里,为免他人认出还做了伪装。一看到他就扑上来跪倒在地,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腿。

    “师父,求师父救救我吧,求师父饶过我吧,弟子知道错了,师父……”方思柔哭天抹泪的,我见犹怜。

    叶赫华想到她竟然不惜败坏风云观的名声,搞了一出风云观被血煞之气的戏码就气不打一处来,冷着脸没吭声。

    方思柔接着哭诉道:“师父,那个陈香,她要害死我啊师父,她让整个道门都在追捕我,折磨我,然后……”

    “够了!”本来听她恳求,叶赫华虽然怒气未消,但多少还有些心软,可是听到方思柔的这些话,他登时怒焰滔天,“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想着怎么嫁祸陈香!你到底到什么时候才能悔改?”

    “嫁祸?”方思柔讶然,“师父,我哪有嫁祸?这些话可是她当着所有扫鬼大队的人说的。

    现在整个道门都知道了这个消息,都在不遗余力地追捕我,但是又不杀我,一定要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然后再放了,然后再追捕我再折磨我,我……师父,再这么下去,弟子真的就活不下去了,师父……呜呜……”

    叶赫华“哈”的一声冷笑,道:“你的意思是,那些被你怂恿到风云观外去抓陈香的扫鬼大队成员,现在反而都听陈香号令了,是吗?”

    方思柔道:“是啊,他们全都听陈香的……”

    “你个混仗东西!”叶赫华气的一抬腿就把方思柔给踢翻了个跟头,“就算我以前有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看不到你的那些小聪明,但你以为我是傻子吗?这种谎话你觉得我能相信?

    当初在风云观外,扫鬼大队与陈香势同水火,他们一转身就全都变成了陈香的手下?你觉得这话说出去有人会信吗?有人会信?”

    方思柔见他始终不信,心里哇凉哇凉的,此时就看到一个面熟的道士从一旁匆匆而过。她上前去就拉住了那个道士,道:“我认识你,你是天灵观蒋飞的大徒弟罗刚,是不是?”

    “呃呃,是,是啊,方师妹有什么指教吗?”罗刚眼见走不掉,只得承认道,甩脱了她抓上道袍的手,朝叶赫华深施一礼:“参见叶赫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