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仙帝重生混都市

己吾 作品

    第二千二百零三章 各地波澜,帝王震怒!

    琅琊帝王震怒,直接命令大军极速前行,要与玄澄军队决一死战!

    千万人的先行军被灭,蓝城被毁,这让琅琊帝王难以接受。

    这一战他必须胜利,因为这是玄澄来攻,如果败北,那损失可就难以估算了。

    而且到时候琅琊在八国之中的排名肯定会变弱,那进入太虚的名额可就要减少了。

    而对于玄澄出兵攻打琅琊,这事情早已在八国之中传开,皆是知晓。

    诸多国家都是观望状态,并未有丝毫动作。

    而夜落帝国则是磨枪霍霍,随时准备支援玄澄。

    同样,北冥帝国也是如此。

    因为玄澄和夜落的联姻,让北冥和琅琊的关系水涨船高,他们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

    月岚之国,处于东北之面,属于八国之中最为弱小的一个国家。

    但是这个国家却是没人敢踏入半分,因为地势太过险要,同时也因为传说中恐怖的禁地存在其中。

    此刻的月岚天后召开了难得一次的全国大会。

    然而,讨论的却不是玄澄和琅琊的战事,这让许多人没有想到。

    月岚的帝皇是以为女人,月岚最为强大的女人,传闻境界也是接近金丹巅峰的存在,甚至可能已经超越。

    此刻月岚天后一脸肃容,望着殿堂之下跪着的一众大臣,直接开口道:“郎爱卿,听你说禁地最近好像有些不稳?!”

    郎亲王此刻急忙站出,开口道:“回禀天后,禁地最近确实波动频繁,我早已派人进去探查,可并未发现什么异样。”

    天后对此有些不满,微怒道:“你应该亲自去看看。”

    郎亲王顿时脸色发白,急忙回应:“天后说的是,下朝之后我亲自去看。”

    “不是我生气,那禁地的份量你们应该是知道的,太虚的大长老曾经可是对我几番叮嘱。”

    “天后,玄澄和琅琊大战,不知天后有何意见?”另外一位大臣说道。

    “我没有意见。”

    天后一身凤凰之衣,华丽无比,此刻站了起来,竟是直接飘然而去。

    这上朝如此之短。

    而此刻云幻国也是有些不大太平。

    云幻国位于东南之地,八国之中,属于倒数的国家,国土比起月岚大一点而已。

    云幻主上大人此刻也是因为一件事情而皱着眉头。

    他的身旁乃是国内第一武将霍远,境界在金丹八品!

    “霍远,你说最近云巅雷池好像有些波动剧烈啊。”

    “是啊,之前就有人给我说过,我也去看过,除了雷电波动剧烈,其余没有异常。”霍远回答道。

    云幻主上大人皱眉更甚,这莫名其妙的波动,倒是让他心神不宁。

    “明日你随我去看看吧。”云幻主上大人打算亲自去查探一番。

    霍远回道:“主上大人没有必要亲自去,雷池本就是波动剧烈之地,有些频繁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阵法存在就可放心。”

    “你不知道,月岚天后给我发来了消息,月岚禁地也是有些异常。”

    “主上大人是说月岚尸骸禁地?!”霍远双目睁大,有些震惊。

    “是啊,不然我岂会如此敏感,要知道雷池里面也镇压在那些恐怖存在啊!”

    提及此,就连云幻的主上大人,此刻也是有些肃容,当年的事情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听人提及,也知道是多么的恐怖。

    “算了,我们现在就去!”

    云幻主上大人已经有些坐立不安,打算里面前去查探。

    “好。”霍远也急忙答应。

    两人施展秘术,直接离开了宫殿,不过片刻便是进入了云幻雷池之中。

    此刻的雷池波动剧烈,无数雷电闪烁,恐怖无比。

    这里面的随意一道雷电,便可轻易击杀一名金丹六品的修士。

    哪怕是金丹七品的修士,进入这里面那也得小心翼翼。

    最为重要的是,还不能进入中间区域,只能在边缘地带逗留。

    就是云幻主上大人,也未曾去过中心地带,最多也就能进入中间区域。

    中心区域,有着极为恐怖的雷电波动,哪怕是他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更不用说核心区域了。

    望着眼前一片沸腾的雷电,云幻主上大人面容更加严肃。

    他对着霍远说道:“这波动也太过剧烈了,不正常啊。”

    霍远也是点头道:“这比我之前进入还要剧烈了,更加频繁了。”

    “你我施展秘术,加固阵法吧!”云幻主上大人说道。

    “主上大人,需要通知几位亲王吗?”

    “不需要,我们加固便是,毕竟也没有出现其余的异常。”

    “好。”

    两人施展秘术,加固阵法,原本波动剧烈的雷池,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相比于月岚和云幻,其实南渊也不太平,仿佛是有预谋的一般。

    南渊乃是巫主之地,南渊整个国家崇拜巫术,善于巫术,而最为强大的便是巫主,其境界也是深不可测。

    巫主此刻并未在自己的宫殿之中,而是前往了国土边缘地带,潮汐沼泽之地。

    望着眼前一片潮汐沼泽,巫主眉头紧皱,浑身竟是有一股奇异波动弥漫。

    所有的生物一夜之间全都死了!

    这也是巫主亲自到此的原因。

    他一旁的巫大法师开口道:“巫主,这惨状是一夜之间发生的,无论是什么都死了,哪怕是金丹七品的异兽!”

    巫主点了点头,望着眼前的一切道:“这绝对不正常。”

    他的面前正有一头仿佛一座山岳一般的异兽骸骨,肉身被腐蚀,直接惨死。

    从骸骨可以看到,这异兽经历了非常痛苦的过程,仿佛被吸干了生机,而后腐烂了肉身,只留下一具枯骨。

    “这事情还是通知太虚吧?”巫大法师询问道。

    “先不通知,通知其他四位大法师,随我一同去下面看看。”

    “是!”

    西沧死海,原本平静无比,更是能成为人们游玩之地的地方,是四大禁地最不像禁地的地方。

    此刻却是掀起了最为恐怖的事情。

    死海水位上涨,无数的地方被淹没,化为了一地虚无,什么都没有留下。

    许多游玩的人,也都被吞噬其中,无一生还。

    然而,西沧天皇却是对此充耳不闻,依然和自己的三千佳丽恩恩爱爱,夜夜笙箫。

    西沧大臣对此无可奈何,他们也无法处理,最后只能选择通知太虚宗门。

    相比于玄澄四国,云幻等四国就要惨的多。

    因为他们四国有禁地,时刻需要关注。

    更是因为有禁地,国土贫瘠,没办法和玄澄四国相提并论。

    这四国更像是守卫一般,尽忠职守,没有其余的娱乐时间。

    而玄澄四国则是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可以造作,可以碰撞发生战争。

    当然,四国之事只是插曲,最为重要的还是玄澄帝国和琅琊帝国的战争。

    此刻的琅琊帝国也感到了蓝城平原,眼前一里之地便是玄澄的亿万大军了。

    两军对峙,皆是如同龙虎一般,不惧对方丝毫。

    而此刻的琅琊帝王愤怒无比,自己的先锋军竟然只剩下一百万了,这让他非常生气。

    琅琊帝王望着玄澄帝国那密密麻麻的军队,知道此番战争一旦触发,那将是最大的战争,结局绝对的两败俱伤。

    同时他也知道,这一战恐怕难以避免。

    不过琅琊帝王还是望向玄澄帝皇,冷声开口道:“战天,你大军压境,杀我千万将士,灭我蓝城,此仇可知!”

    战天是帝皇的名字,一般人根本不敢叫,也就琅琊帝王敢。

    “吴尊,你交出青衣无名氏,我就退走!”

    帝皇此次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杀了青衣无名氏,因为青衣无名氏杀了战烈。

    可想让琅琊交出青衣无名氏,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一旦交出,那岂不是琅琊在示弱。

    琅琊帝王冷冷一笑道:“交出青衣无名氏,我看你是在做梦。”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战后说话!”帝皇强硬无比。

    “战天,这是你逼我的,今日我要让你有来无回!”琅琊帝王怒道。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帝皇不屑讥讽。

    “马先锋,你去打头阵,必要赢得胜利!”

    “是!”马先锋立马答应,坐着一头金丹六品异兽冲出了大军。

    两军战斗,先锋先战,这是规矩。

    而此刻帝皇也是望向了自家的先锋元帅,开口道:“有信心吗?!”

    “有!”

    玄澄先锋冲出军队,与之琅琊先锋对战。

    双方皆是金丹六品巅峰之境,强悍无比,一出招便是杀招,元力波动剧烈。

    整个平原之地,裂缝无数,天空有雷电之声,异象浮现。

    两人激战,皆是拼命一般。

    因为他们没有后退之路!

    如果败了,那自己也不可能活下去的,而且会让自己的军队士气低落。

    双方秘术皆是施展,手中武器不断轰击,异常的激烈,就是一群士兵见状,也是被吓的不轻。

    而苏衍躺在云朵之上,就差手里有爆米花了,坐看好戏。

    经过上百回合的较量,双方各有损伤,皆是被对方断了一臂!

    可双方眼中依然带着杀意,没有丝毫的退缩。

    玄澄先锋手握青铜长剑,直接一剑辟出,强大剑意让地面出现了巨大的裂缝。

    而琅琊先锋也是不惧分毫,手中丈八蛇矛挥出一击,与之长剑剑气对抗。

    凭空一道剧烈响声,整个地面都是波动无比。

    剑气穿透,直接斩掉琅琊先锋另外一条手臂。

    与此同时,丈八蛇矛的剑气也是碎了玄澄先锋的手臂。

    两人对战,各自废掉了对方的双手,惨烈无比。

    琅琊帝王见状,急忙怒吼:“马先锋,快快回来!”

    此番战斗已经拼命,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平手也不是坏事。

    玄澄帝皇也是召唤回了自己的先锋,立马用元力帮其治疗。

    先锋对战完毕,接下来便是要进行最为血腥的时刻,两军对战!

    然而,在两军对战的同时,天空中一道虚影划过,引起了许多人的注目。

    帝皇见状,心头竟是一片安定起来,因为他知道所来之人是他的弟弟战鳌。

    右亲王战鳌到来,直接落在玄澄大军之中,不理会众人,直接走向了帝皇。

    “帝皇,你看我抓到了谁!”

    右亲王手中拎着一名容貌出装的女子,一身白衣,竟是白衣无名氏,无名氏的副宗主。

    红袍无名氏见状,暴怒无比,甚至不再遮挡自己的面容,骷髅之脸露了出来。

    “帝王,白衣被玄澄右亲王抓了!”

    帝王闻言,定睛看去,顿时勃然大怒。

    要知道白衣无名氏和帝王的关系可不简单,二人可是有着深入发展的关系。

    “帝皇老儿,快快放了白衣,不然踏灭你大军,用你的人头当夜壶!”

    面对琅琊帝王的愤怒,帝皇却是冷笑起来。

    杀了战烈,他心之痛难以叙述,此刻他知道右亲王抓住的白衣对琅琊帝王非常重要。

    右亲王也是望向了琅琊帝王,冷笑道:“看来这美人是你的姘头吧,看把你激动的。”

    “小小亲王也敢和我说话,简直找死!”

    一道帝王之怒直接朝着右亲王轰去,恐怖无匹!

    帝皇见状,随手一挥,一切消散,帮右亲王抵挡了这一击。

    “吴尊老儿,你不交出青衣无名氏,我就当场杀了她!”

    帝王震怒,双眼之中燃烧着熊熊火焰,此刻他愤怒到了极致。

    一旁的青衣无名氏瑟瑟发抖,自己的命运全凭帝王一句话。

    可最终帝皇没有交出青衣无名氏,他知道即便交出去也换不回自己的白衣。

    白衣被抓,注定了结局,只是他怒不可遏,无处发泄。

    见琅琊帝王无动于衷,右亲王也不迟疑,直接对着琅琊帝王说道:“既然你如此绝情,那就休要怪我了!”

    右亲王直接手上用力,顷刻便是将白衣脖颈捏碎,断了她的生机。

    白衣发出一声悲鸣,而后脖子一歪,彻底死去。

    而死去的她竟是慢慢的化为了狐狸之身。

    这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无名氏堂堂副宗主,竟然是一头狐狸精。

    此刻的红袍一双眼睛阴冷到了极点,白衣就是他安排的,专门魅惑帝王。

    可现在,一切都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