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毒妃太猛,王爷难招架

轻云蔽月 作品

    南宫溢寒登基之后的三个月,礼部与钦天监选好了封后的日子。封后当天,楚璃雪身穿一袭金黄色烟罗纱用五色金丝线绣着朝阳拜月飞腾的五彩凤凰,下束黄色团蝶百花烟雾凤尾裙,手挽黄色绣罗纱。戴着五凤朝阳挂珠钗,风姿绰约,让人移不开眼。

    “娘娘,这身衣服做的可真是精致,瞧这衣服上的凤凰,就像真的一样。”凝香笑着道。

    “凝香,这可是娘娘的皇后服饰,尚衣局的人怎么敢不用心缝制呢。”残雪淡淡道。

    “娘娘,今儿个的行程恐怕会很累的,您要不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残月细心的捧着一盒点心道。

    “不必了,免得一会儿口干。”楚璃雪淡淡道。

    “奴才参见娘娘,娘娘万福金安。”门外响起了张青的声音道。

    闻言,楚璃雪转身望去,张青正跪在门口,“张公公请起,不知公公这个时候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回娘娘的话,皇上说了,今日的仪式会比较累,不过娘娘放心,奴才会把小德子留下伺候娘娘的,娘娘一会儿要先做着凤撵到正阳门外,带鼓乐声响起,娘娘坐着凤鸾车一路徐行直奔太极殿外,行过册封礼之后,接受百官的朝拜,最后就是与臣同乐。”张青笑着道。

    听了张青的阐述,楚璃雪微微蹙眉,还好,还好没有南宫溢寒登基那么麻烦。不过,也是,封后的仪式,自然是比不过皇上的登基大典了。

    小德子扶着楚璃雪坐上八人抬着的凤撵,一路徐行来到了正阳门外。正阳门外的地上早已铺好了红色的地毯,楚璃雪塌下步撵,缓步朝着马车行去。

    这马车四面皆是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马车内四角悬挂着一颗鹅蛋大小的夜明珠,照着楚璃雪的脸庞,更加的娇媚动人。

    随着鼓乐声响起,马车从正阳门外徐行而入,来到太极殿外,文武百官位列两旁,南宫溢寒一袭明黄色的龙袍,头戴着帝冕负手而立。

    楚璃雪走下马车,一路踏着红毯,两旁有宫女一路上撒着花瓣来到太极殿的台阶前,而南宫溢寒,也迈步走下了台阶,身旁的南宫修与南宫凯一人手持圣旨,一人端着金册金印站在南宫溢寒的身后。

    南宫修双手打开圣旨,楚璃雪及在场的所有人齐齐跪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辅国公之女楚氏,端娴慧至,以昭贤德,秉性柔嘉,持躬淑慎。于宫尽事,克尽敬慎,敬上小心恭谨,驭下宽厚平和,椒庭之礼教维娴,堪为六宫典范,实能赞襄内政。今册为后,授金册金印。钦此。”

    “臣妾谢主隆恩。”楚璃雪朗声道。随即朝着南宫溢寒行三跪九叩大礼。

    “娘娘,这是您的金册金印,请收好了。”南宫凯轻声道。随即,将物品递到了残月的手中。

    南宫溢寒双手扶起楚璃雪,“皇后,这北宸的江山,就由你与朕同坐,来。”旋即,鼓乐声再次响起,南宫溢寒笑着伸手出,拉着楚璃雪一同迈步走上台阶,两人携手站在太极殿前,众人再次下跪,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是夜,楚璃雪一袭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披散在背后,宫里伺候的嬷嬷笑着道:“娘娘,今夜是您与皇上的大婚之夜,老奴再此恭贺娘娘事事如意。”

    大婚之夜?哼,她与南宫溢寒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怎么弄着洞房花烛呢,还有这一身的红色丝裙,领口也太低了,难不成还要制服诱惑?想着想着,楚璃雪的脸色扬起了一抹红霞,老嬷嬷还以为这皇后是害羞了,随即笑着站在一旁。

    楚璃雪等了许久,这嬷嬷与婢女们似乎都没有离开的意思,难道?这皇帝皇后大婚之夜,她们都要守在屋里吗?这古装剧里也不是这么演的啊。要让这么多人看着,不必说有些什么动作了,就是睡觉被人盯着,那不成了恐怖片了?

    正思忖着,吱嘎一声,房门被推开,南宫溢寒也换上了一袭红底绣着金龙的婚服走了进来,随即,南宫溢寒坐在了楚璃雪的身边。

    这时,老嬷嬷上前一步,将楚璃雪跟南宫溢寒的一角绑在一起,同时将一张用金线绣着喜子的红绸递到了两人的手中,随即,端起桌上的红枣、桂圆等物品,撒在了红绸之中,“祝愿皇上与娘娘恩爱白首,多子多福。”

    “嗯,都下去领赏吧。”南宫溢寒淡淡道。

    多子多福?恐怕这老嬷嬷原本是想说早生贵子的吧,可是现在已经有个小皇子了,就只能说,要多子多福了。不过也是,皇家的这么大的江山,肯定也是需要有人帮着看守的,至于谁将来做皇帝,那都是看个人的能力了。

    只不过,楚璃雪心里真的很复杂,如果说,要多生几个孩子,那固然是好的,起码现在的这个儿子童年也有玩伴了,可若是这样的话,那么将来会不会为了这个皇位争个头破血流,你死我活的呢?皇帝的宝座,哪朝哪代不都是踏着兄弟们的尸骨走上来的呢?这都不是楚璃雪愿意见到的啊。

    想着想着,楚璃雪入了神,南宫溢寒轻声唤了她几次都没有听到,最后还是南宫溢寒用手在楚璃雪的眼前晃了晃才回过神儿来。

    “想什么呢?”南宫溢寒轻声道。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们若是再生几个孩子,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哦?那你觉得是好,还是不好呢?”南宫溢寒好整以暇道。

    其实,他是很希望楚璃雪能给他多生几个孩子的,因为一个孩子实在是太孤单了,可是,想起楚璃雪生产时候的痛苦,就有些不忍心了。

    “孩子多了,固然热闹一些,可是我担心他们会为了这个皇位伤了彼此。”楚璃雪轻声道。

    闻言,南宫溢寒勾唇浅笑,将楚璃雪拦在怀 你现在所看的《毒妃太猛,王爷难招架》 第515章 制服的诱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毒妃太猛,王爷难招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