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毒妃太猛,王爷难招架

轻云蔽月 作品

    月鸢在凤鸾宫外跪了一个多时辰,可是楚璃雪就是不肯让她进去。跪了那么长的时间,如果现在起来,岂不是前功尽弃了?若是不起来,可怜她的这一对膝盖疼得要命啊。

    也不知道跪了有多久了,月鸢觉得头晕目眩的,若是这个时候能有一杯水给她解解渴,那该有多好啊。

    正思忖着,天公作美,送一场倾盆大雨给月鸢,瞬间月鸢就变成了落汤鸡。这上天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若是说,她想当北宸的皇后就能如愿那该多好啊,她现在是想要一杯水,可不是一场雨啊。

    月鸢被一场雨浇的透透的,头发也散乱了,精心化的妆容也变成了大花脸,而她那一身衣服,也都贴在身上,失去了原本想要的效果。

    忆安见状不禁想笑,这样的场景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独享呢?正想着回去告诉楚璃雪,却看到楚璃雪与曦月郡主等人,已经站在门口看戏了。

    曦月可是掩藏不住脸上的笑意,她虽然对这个越西公主没有什么敌意,但是也绝对没有什么好感,竟然敢打她哥哥的主意真是想都别想。

    月鸢见到那些宫女太监都看见她偷偷地笑,心中的愤怒更加难以遏制,旋即,怒吼道:“你们这些下贱的东西,还不快滚开,竟敢嘲笑本公主,你们是嫌命太长了吗?”

    “哼,你不就是一个落魄的小国公主吗?在我们北宸还敢这么嚣张,还想进宫当娘娘,我们皇上才看不上你呢。”一小宫女淡淡道。

    “就是,就是。”小宫女的言语,引来了不少人的附和,月鸢虽然是越西公主,可是她再怎么发号施令,除了身边的欢儿之外,其他的人都不会听命于自己的,这一点,她是早已看明白的。

    只是,这么多年养成的张扬跋扈的性格一时间很难改变也是必然的。可是,她就是觉得难过,堂堂的一国公主,竟然落到这般任人奚落的地步,可悲、可叹。

    “大家都散了去吧,难不成还想着继续淋雨啊。”残月打着雨伞迈步出来道。

    闻言,宫女太监们纷纷散去,残月拿起另外一把伞来到月鸢的面前,“月鸢公主,您就别在这里跪着了,我家娘娘跟曦月郡主聊家常,也不方便让你进去听不是?不如你先回去吧,等娘娘有空了,再请你过来啊。”

    “不,我就要等着,你们家娘娘若是不肯见我,那我就等着她见我为止。”月鸢固执道。

    她来凤鸾宫不过就是为了见皇上的,又不是真的要见皇后,只是这个皇后不让她进凤鸾宫去,自然也见不到皇上了。

    “残月,既然她想等着,那就让她等着,把伞给她,免得淋雨着凉了,还要劳烦御医给她看诊啊。”楚璃雪淡淡道。  旋即,转身进了房间。月鸢听到楚璃雪这么说,更加恨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呢?世上哪有这样的女人,竟然为了防止自己的丈夫对别的女人好,就禁止其他女人靠近自己的丈夫呢。

    正腹诽着,就听到一阵温润的男声,“月鸢公主,你怎么跪在这里?”

    闻言,月鸢抬头望去,来人正是自己的所期盼的皇上啊,旋即,月鸢双眸蒙上了一层水雾,“皇上,您来了?”

    “嗯,是啊。只是,公主为何要跪在凤鸾宫外,还淋雨呢?”南宫溢寒淡淡道。

    “皇上,鸢儿是想来看您的,可是皇后娘娘说什么也不肯让我在宫里等,鸢儿没有办法,只能跪在这里求皇后娘娘,可谁知,皇后娘娘依旧不愿意让鸢儿进去等皇上。”说罢,月鸢还落下泪来。

    这眼泪通常都是女人用来对付男人的武器,月鸢相信这个武器对于南宫溢寒来说也同样的有用。

    “皇兄,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曦月笑着道。

    “哦,刚才跟蒋天,还有你二哥、三哥商议事情,所以过来晚了。”南宫溢寒笑着道。

    “哦,这样啊,现在我大哥应该觉得很闷啊。”曦月面带可惜道。

    “是啊,你大哥的伤,还需要长时间的静养,等他伤好了,会有的他忙的。”南宫溢寒笑着道。

    迈步走进房间,南宫溢寒坐在主位上,这南宫修说起来还真是有些可惜,被人重伤,一个常年习惯了带兵打仗的人,突然之间被闲了起来,肯定会觉得很难受的。

    “曦月,让你大哥也别太过难受,让他慢慢养伤。如果实在是闲的无聊,本宫也是有些事情想摆脱他去做的。”

    “皇嫂这是说什么话,你有事情交给我大哥做,他还巴不得呢,要不然他会觉得自己闷在家里快发霉了呢。”曦月笑着道。

    &n

    bsp; 月鸢待在凤鸾宫外,很是无语,她这么楚楚可怜的,怎么都没有能引起南宫溢寒的怜爱呢?就这样略过她走进了凤鸾宫。

    半晌都不见南宫溢寒走出凤鸾宫,月鸢不忿的站起身来,揉揉疼的要紧的膝盖,“真是气死我了。”

    “公主,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啊?”欢儿轻声询问道。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多嘴的,可是,看着月鸢如此的狼狈模样,她又有些于心不忍,但是,她的善意依旧换来了月鸢的责骂。

    宁王府中,宁王世子南宫修整坐在轮椅上让人推着出来在花园里晒太阳,他伤了很久每天都要人伺候穿衣、喂饭,而他的妃子也早已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书瑶、书瑶。”南宫修在院子里高声喊道。

    坐在屋内的人,却翻翻白眼儿,不 你现在所看的《毒妃太猛,王爷难招架》 497章 征服男人的眼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毒妃太猛,王爷难招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