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毒妃太猛,王爷难招架

轻云蔽月 作品

    三日后,有一群人闯进了寒江的医馆,寒江见来人穿着劲装,而且还手持长剑,想必是来找茬的。可是他近日并未给什么达官显贵治病,可这些人怎么会来找他的麻烦呢?

    正思忖着,那带头的人已经二话不说拔剑刺来,这速度,这个姿势,还有这双眼睛,很快的,寒江认出了这人就是在雪夜里袭击他们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几次三番的找本公子的麻烦?”寒江冷声道。

    “我们来找你商量事情,只要你乖乖的按照我们说的去做,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的。而且今天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我们要是想对付你并不是难事。”

    “商量事情?可是我看你们今天的这架势,并不是来商量事情的,反而像是来找茬的。”寒江嗤笑道。

    “小子,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上一次我们是中了那小娘儿们的药,不要真的以为我们就是那么好打发的。”另外一个劲装男子冷声道。

    闻言,寒江勾唇一笑,这些人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难道他们不懂得要在不了解对手的情况下不能展现出自己的全部能力吗?若是早早的将他们处理掉,那今天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或许也不会有跟母亲姐姐、兄长相认的那一天了。

    “你笑什么?”方才那劲装男子冷声道。在他看来,眼前这个毛还没有长齐全的小子根本就不用跟他废话这么多,就算他再怎么本事,也比不过他们这么多的成年人吧。

    “小爷我笑你们自不量力。”寒江淡淡道。

    什么?自不量力?这不是明着骂他们的吗?好歹他们的武功在东渝国也是数一数二的,要不然也不会被惠王选中做护卫了。

    “呸,我看自不量力的是你,兄弟们,咱们好好的教训教训他。”说罢,几个人不由分说的便开始动手了。

    而这次寒江也再无所顾忌,只是空手就躲开了对方的攻击,吕绍元也很快发现了这一点,原本上次他的武功已经是为了保命尽全力的了,却没想到这个家伙尽然还有所保留。交手才不过五十招,他们就已经隐隐有吃力的感觉,还真是太轻敌了,可是对方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尚未弱冠,那么等他弱冠了呢?真是不可想象的。

    “唉,你们可别光挨打不还手啊,打的小爷我都没兴趣了呢。”寒江嘲笑道。

    “你……”吕绍元还想嘴硬几句,可是他们已经被人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若是再强硬与对方硬拼,他们却是没有十足的把握。

    正在这个时候,楚璃雪带着三个丫头来到了寒江这里,虽然现在还不能公开寒江的身份,但是作为姐姐,她还是有姐姐的义务要尽的。

    虽然她与这个弟弟年龄也不过只差了两岁,可是在古代男子二十岁才算成年,而女子十几岁就要嫁人,而且不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男人永远都要比女人成熟的晚一些。

    一进门,楚璃雪就看到地上乱糟糟的,还有许多的药材被洒落在地上,“寒江,你在里面吗?”楚璃雪轻声道。

    寒江是一个十分有秩序的人,绝对不会将药材这样到处乱扔的,除非是里面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王妃,我在里面,只是这里有几只大老鼠需要我来处理,烦你在外面再多等一会儿。”寒江轻声道。

    什么?老鼠,竟然骂他们是老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也太嚣张了,可是自己的确是打不过人家的,这可怎么办呢?

    倏然,吕绍元想到了门外的楚璃雪,这个女人可是不会武功的,只不过她浑身带着毒粉,只不过,她应该不会出门逛街也带着毒粉吧?上一次,是她有所准备,他们才着了道的,这次一定要杀她一个措手不及。

    思及此,吕绍元便快步冲出了门口,寒江还没有追出去,那吕绍元便直接撞死在了残雪手中的短剑上。

    吕绍元不可置信的看着刺在自己身上的短剑,口中不断的吐出鲜血,这让后面追出来的人以及街上的百姓见到这场景纷纷驻足观看。

    “吕统领。”其中一个劲装男子焦急道。

    可是没等到吕绍元说出任何的遗言,那吕绍元就已经断气了。谁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寒江的医馆门口死了人,自然是会惊动官府的。不消一刻钟的时间,京兆尹的捕快就已经赶到了医馆门口。

    吕绍元是东渝国惠王的近身护卫,他死在了北宸国可不是一件小事。京兆尹衙门也不会因为残雪是宸王妃的婢女就护短,反而在这样的时候会偏向于另一方。残雪当即被京兆尹的捕快带走,楚璃雪根本来不及开口。

    残雪被带到了京兆尹衙门的公堂上,不一会儿的功夫惠王也带着潘晓雅赶了过来。潘晓雅见地上跪着的是楚璃雪的婢女,而且楚璃雪在一旁站在面色十分焦急,心里就暗爽。只可惜,死的不是宸王府,而是王爷的近卫,不过这样也好,事情闹大了,损了宸王妃的一个帮手也是赚到的。

    “吴大人,我们王爷的近卫统领可是死在了你们北宸国,这是有人想要有意破坏两国邦交吗?”潘晓雅冷声质问道。

  &n 你现在所看的《毒妃太猛,王爷难招架》 第280章 残雪杀人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毒妃太猛,王爷难招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