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凌冽愣住,望着勋灿。

    而凉夜赶紧上前将勋灿的嘴巴捂着。

    跳舞的小朋友全都停下了,乔歆羡也教不下去,唤了几次,唤不成功。

    可是,音乐声还在继续。

    凉夜捂着勋灿的嘴巴:“不要乱说话!你这孩子,怎么可以乱说?”

    勋灿瞧着圣宁正在望着他,于是觉得很没面子地挣脱了凉夜的手。

    他跑开远一点,望着凉夜:“我才没有乱说!

    他刚刚不会跳舞,就生气!

    他还不会说话,但是他心里想的却是:我是宁国的大王,我不会跳,你们也不许跳!

    我看着他眼睛里,是有个男人跟他说的,说小逸将来当北月的大王,嘟嘟将来当宁国的大王,好不好呀?

    所以他就觉得自己是宁国的嘟嘟大王,小逸是北月的小逸大王!

    我才没有胡说!

    我都看见都听见了!”

    圣宁崩溃地望着勋灿:“勋灿!”

    勋灿立即闭嘴。

    因为圣宁不让他说,母亲也不希望他有读心术的事情被人知道。

    可是他受不住被奶奶污蔑,他没有撒谎,没有乱说啊。

    清雅快步上前,望着勋灿:“小世子,话不可以乱说。

    我们私下里可没有这样教导过嘟嘟!

    如果你非要这样说,必须拿出证据来!

    否则,你这样会引起我们家庭的不和谐!”

    倾蓝也吓得上前望着凌冽,道:“父皇,我跟雅雅私下里都没有这样教导过嘟嘟!

    父皇一定要相信我们,我跟嘟嘟说的很清楚。

    宁国是嘟嘟的爷爷所管理的国家,跟他将来要管理的北月是友邦,两国人民一定要相亲相爱。

    我们都是这样教导孩子们的。

    父皇,倾慕是储君,倾慕跟贝拉将来的孩子是皇子!

    这一点儿子很清楚,儿子绝对不可能有二心!”

    嘟嘟被凌冽抱在怀中,已经被眼前的阵仗吓到了。

    他伸手朝着倾蓝抱过去:“呜呜~爹地!”

    倾蓝将孩子抱回去,望着勋灿:“小世子,你一定要想清楚才能说。

    嘟嘟不到一岁,根本不懂得那么多的意义。”

    勋灿说,是有个男人这样教育嘟嘟的。

    但是,倾蓝一直跟在嘟嘟身边,这个男人不就是他?

    他怎么可能这样教育自己的儿子?教育自己的儿子谋取自己亲兄弟的皇位?

    不可能!

    “勋灿!”乔歆羡斥责一声,道:“赶紧跟康贤王夫妇道歉!快点!说对不起!”

    这件事情举足轻重。

    作为爷爷奶奶,乔歆羡夫妇不可能不相信自己的孙子。

    再加上他们早就知道勋灿有读心术的事情了。

    只是这件事绝对不可以由勋灿来说。

    因为宁可得罪所有人,不可得罪清雅。

    凉夜一早就说过,清雅的狠是倾蓝给她提鞋都提不上的。

    清雅再怎样,是皇家的媳妇,是邻国的陛下,读心术看见的一切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证据。

    更何况勋灿还是个两岁的孩子?

    所以,僵持下去肯定就成了乔家在污蔑。

    即便陛下说算了,不过童言无忌,可是得罪了清雅,清雅

    会放弃?

    尤其这时候,清雅肯定知道了勋灿身上藏匿着读心术,这样一来,清雅会放过勋灿?

    她甚至会追根究底,问乔家为什么污蔑?为什么让一个两岁的孩子开口污蔑?

    这再争执下去,就成了乔洛两家的问题。

    当初的清雅好解决。

    如今的清雅是邻国女帝,是皇长孙的生母!

    乔歆羡脑子转的极快,他相信陛下心里也是清楚的,所以现在面子上过得去,让孩子道个歉,也就罢了。

    至于后续,陛下心中、手中,自有定夺。

    而勋灿则是倔强地说着:“不要!我不要道歉!”

    今夕上前,一巴掌煽在勋灿的脸上:“道歉。”

    两个字,冰冷简单!

    因为不能让不懂的政治的孩子,给乔家带来挑拨皇室的罪名。

    凌冽心中有数,自然不会责怪。

    但是,一旦闹起来,那就真的太难看了。

& 你现在所看的《爱恨缠绵:溺宠成瘾尤物妻》 第2343章,挨打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爱恨缠绵:溺宠成瘾尤物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