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浩雪 作品

第两千四百二十二章 醒来

    清舒在皇宫呆到傍晚就回家了,而符景烯则一直到半夜才回来。

    感觉到身边多了个人,清舒连眼睛都没睁开:“跟你说了多少次太晚了就不要再回来了,就留在衙门休息。”

    说了多少次就是不听,唉,一点都不主意身体。

    符景烯搂着她,轻声说道:“清舒,皇上两刻钟之前醒了。”

    言语之中透着一股轻快。皇帝醒来,皇后就有缓冲的时间那他也不用那般辛苦了。

    清舒的睡意顿时就没有了,惊喜不已地问道:“皇上醒了,真的吗?”

    正是知道她担心这件事,所以才这么晚赶回来。符景烯摸着她滑顺的头发说道:“是真的。不过这次中毒将皇上的身体弄垮了,张御医说不能再受累了,要还像以前那般忙碌活不过半年。”

    这等于是朝政军务还是要落在皇后娘娘身上了。不过有皇上在一旁指点,下面的臣子也不敢作妖了,而他也不用那般辛苦。

    清舒长出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不能受累处理朝政没关系,只要人活着就好。”

    皇帝活着,易安也不会那般伤心了。

    符景烯沉默了下说道:“也别太乐观了,哪怕精心养着,就皇上这身体状况可能也只有三五年的寿命。”

    清舒听到这话并不惊讶,毕竟皇帝的身体已经垮掉了不可能活到寿终正寝的:“三五年也是好的,有个过程做好了准备就不会那么痛苦。”

    符景烯嗯了一声道:“睡吧!”

    第二日清晨福哥儿与窈窈知道皇帝醒来,表示想进宫探望他。

    清舒没同意,说道:“皇上刚醒受不得累,过两天他情况好转我再带你们去。”

    兄妹两人也不敢让皇帝受累,都老实地点头应下了。

    吃过早饭夫妻两人进宫时,清舒才将昨日得到的消息告诉他:“云尧峰安插在京城的细作头目是给清舒补国学课的齐先生,这事你知道了吗?”

    符景烯嗯了一声说道:“知道,段博扬昨日着人告诉我了。”

    就是段博扬不说,应一阳也会将这事告诉他的,只是要晚些而已。

    清舒现在想起这事还心有余悸,她捂着胸口说道:“幸亏咱窈窈喜欢听瞿先生讲课,不然就有性命之忧了。”

    符景烯摇头说道:“云尧峰他们的目的是我,只要我愿意给他们办事,他们就不会伤害孩子。”

    清舒脸色一变,问道:“你会为他们做事吗?”

    符景烯摇头说道:“自不会为他们卖命,不然咱们一家子都要搭进去的。不过可以虚与委蛇,再一网打尽。”

    清舒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符景烯说道:“你也不用担心,这次飞鱼卫一定能将他们连根拔起,以后京城就太平了。”

    清舒却没这么乐观,说道:“宋相昨日反驳了皇后两次提议,他对皇后掌权很不满。”

    “他年岁大了,也该致仕回去颐养天年了。”

    清舒摇头说道:“不行,不能让宋相爷致仕。你与他不和,他留在内阁肯定会与你针锋相对,内阁一盘散沙皇上才会放心。”

    若是内阁五个人拧成一股绳到时候皇后说不准就成摆设了,皇帝知道肯定不会安心养身体了。

    符景烯面露惊讶地看向清舒,然后笑着说道:“你考虑得很周全,那就再留他几年吧!”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皇帝虽然倚重他,可若认定他是个野心家的话就不会再容他了。

    君臣相识十多年符景烯很清楚皇帝的手段,若他真想弄死他符景烯自问逃不过的。他虽想当首辅成为百官之首,但也不会拿性命以及妻儿的安危来赌。所以,只能容忍宋秉昀再蹦跶几年了。

    清舒握着符景烯的手,说道:“皇后需要咱们,咱们就尽心辅佐;等有一日皇后不需要我们了,到时候咱们就辞官云游天下去。”

    符景烯一怔,问道:“你担心皇后将来会卸磨杀驴?”

    清舒失笑,说道:“你想哪里去了。易安是个心胸宽广的,只要我们不危害江山社稷不残杀无辜她会一直庇护着我们。”

    “既如此你怕什么?”

    清舒摇摇头说道:“我没有怕,只是不想一直这般辛苦。景烯,等皇帝长大后亲政能独挡一面不再需要我们,咱们就走吧!”

    符景烯有些无奈,说道:“你啊,就是想得太多。”

    “我这不叫想得太多,而是未雨绸缪。权势容易让人迷了眼,咱们要时刻警醒着!”

    符景烯笑了,说道:“有你这样一个贤内助,我想膨胀也没机会了。”

    清舒这会心情很好,与符景烯一直聊到宫门口,巧的是在宫门口时看到了也要进宫面圣的阴悠然。

    阴悠然与符景烯很熟,见到两人笑着打了招呼:“符老弟,弟妹。”

    他们这一群人里符景烯是年岁最小的,所以卫方与段悠然等人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老弟。

    打了招呼以后,阴悠然说道:“符老弟,皇后召见,我就先过去了。”

    “去吧!”

    看着阴悠然的背景,符景烯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清舒敏锐地感觉到他心情不好了,不由关切地问道:“碰到什么为难的事让你眉头紧锁的?”

    周边这么多人有些话不好说,符景烯随便找了个借口:“皇后真在菩萨前许愿这辈子一直茹素了?”

    说起这事清舒心情就不好,要知道易安会许这样的愿当时就该捂住她的嘴巴。

    清舒点头说道:“是,真许了这样的愿望。皇后向来一言九鼎,只要皇上平安无事寿终正寝她这辈子就再不会吃肉了。“

    符景烯哑然。作为一个无肉不欢的人来说,不让吃肉简直是世间最大的折磨了。

    到了坤宁宫内,清舒看着眉头舒展开的易安,笑着说道:“皇上平安无事,你现在也能将心放回到肚子里了。”

    易安摇头说道:“张愿意说他伤了根基无法恢复的,养得好能活四五年,养不好可能一年都撑不过去。”

    清舒顿了顿,然后笑着说道:“还有四五年的时间,说不准我们就寻到隐藏在民间的神医将皇上这病治好了。”。

    “承你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