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裝逼 作品

第62章 四皇紅髮……下跪了(五更求鮮花收藏)

    本·貝克曼等人顯然是沒想到喬拉可爾·米霍克都拔刀了,不死鳥馬爾高都準備出腳了,他們準備捍衛紅髮的舉動,不但沒有得到自家船長的認可、感激,反而迎來了紅髮香克斯一頓劈頭蓋臉的怒斥。

    這讓他們這些船長既感委屈、惱火的同時,心裡也感到強烈的驚悚、悸動。

    能成為新世界大海賊的每一個是蠢蛋!

    更別說紅髮海賊團一向是精銳路線。

    能在紅髮海賊團立足,站穩跟腳的成員腦袋起碼都是正常的,不存在腦殘的情況。

    紅髮香克斯忽然朝他們怒聲咆哮,一開始,他們是感到委屈、不解的。

    可轉念一想,他們卻感到悚然東然。

    自家船長如此反常的行為,不是在責怪他們,而是在救他們!

    “你應該慶幸自己反應夠快!

    如果你再慢上一秒的話,那你可就要辛苦一些,重新找一批新的船員來組建一個新的紅髮海海賊團了。”

    羅峰先是朝紅髮香克斯看了一眼,然後目光才轉移到了本·貝克曼等人的身上:

    “當然了,你們就更應該慶幸自己有一個懂事的船長。

    不然,就在剛才那一瞬間,紅髮海賊團就要從四皇海賊團之中除名了。”

    羅峰說這話的時候,雖然是臉帶笑容,但落在紅髮香克斯、本·貝克曼眼裡,卻讓他們不由自主的感到強烈的不安。

    那種感覺是他們從未感受過的。

    他們甚至懷疑,就算同時面對其他三個四皇海賊團的圍攻也不會有這種不安。

    “羅峰前輩,這些小孩子不懂事,在你面前失禮了,還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們計較。”

    紅髮香克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站起身來,在一眾船員震驚、內疚的目光下朝羅峰跪了下來。

    “船長!”

    本·貝克曼等人連忙跑過來,想要將紅髮香克斯給拉起來。

    這可是他們的船長……四皇紅髮香克斯啊!

    在新世界如同帝皇般的存在,現在居然朝一個人跪了下去。

    而且……這一跪還是為了他們這些船員。

    這怎麼會不讓他們激動、愧疚、憤怒呢!

    “如果你們眼裡還有我紅髮這個船長就別來扶我。”

    紅髮香克斯就像是一座大山,穩穩地跪在甲板上。

    任憑本·貝克曼他們怎麼拉都沒有辦法將其拉起來。

    “船長,我們……”

    耶穌布、拉基路等人又是焦急,又是無奈。

    紅髮鐵了心跪地不起,他們也沒辦法!

    “耶穌布、拉基路…還有大家,不要辜負了船長!”

    最後還是本·貝克曼體會到紅髮香克斯的苦心與無奈。

    他直接伸手將耶穌布等人推開,然後才走到紅髮香克斯身旁,與他一樣跪了下來。

    “羅峰前輩,剛才是我等無禮了。

    你要責怪就衝我來,不要怪罪船長,更不要牽連到其他船員。

    要殺要剮,由我貝克曼一旦承擔。”

    主辱臣死!

    雖然紅髮香克斯不是本·貝克曼的君主,但卻是他認可、並追隨一生的船長。

    他不能容忍,也無法接受紅髮香克斯對人下跪!

    尤其還是為了他們這些船員而下跪!

    “貝克曼,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船長!

    這是你想擔就能擔嗎?

    紅髮海賊團裡究竟是我香克斯是船長,還是你是船長!”

    紅髮香克斯雖然內心感動不已,但表面上還是寒著一張臉。

    不是他想如此,而是他太清楚不遠處那個站在不死鳥馬爾高背上的男人有多恐怖!

    甚至,他知道的並不比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少!

    雖然他不像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那樣爺爺、曾爺爺都全掛在羅峰手裡,但他的老船長、老副處長等人當年就差點全死在羅峰手裡。

    當年,羅傑還有白鬍子這個亦敵亦友的基友幫襯!

    可現在,他不但沒有這個機油,而且他今日來還是和羅峰交涉的,某種意義上來說,還是和羅峰對著幹的!

    就算白鬍子看在羅傑的情分上,過來求情也沒用!

    縱然是白鬍子也不敢忤逆羅峰,更不敢教羅峰做事。

    事實上,當日白鬍子讓鑽石喬茲打電話給羅峰,不但給足了他面子,更是看在了羅傑的情分上。

    不然的話,今日他連拜見羅峰的機會都不會有。

    對此,香克斯都心知肚明!

    所以他很清楚,要麼跪求羅峰寬恕,要麼舉團搬遷去給哥爾·d·羅傑做鄰居。

    除此之外,沒有第三個選擇。

    “紅髮海賊團永遠都只有你一個船長!”

    本·貝克曼說了這麼一句後就沒再說話,而是和紅髮香克斯一樣直直地跪在羅峰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