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裝逼 作品

第56章 耶穌布:船長,我看他分明沒把你放眼裡(求收藏)

    畢竟紅髮香克斯發動起面子果實來,連死了老爹馬爾高等海賊、剛的一批的赤犬、還有戰國等人都選擇給他一個面子。

    現在更是連治好了病痛的白鬍子好像都吃了面子果實的虧!

    這讓羅峰多多少少對紅髮賴以成名的面子果實來了絲絲興趣。

    “爺爺,您怎麼看?”

    鑽石喬茲看到羅峰沒有開口,只能小心翼翼地問道。

    “我兒有沒有讓你給我帶什麼話?”

    羅峰示意馬爾高先停在空中。

    “有有有!

    老爹讓我跟爺爺您說,你的出山秀估計不用再秀了。

    偉大航道的三大勢力應該都已經知道你出山這事了。

    起碼世界政府、海軍本部、紅髮他們都知道了。

    還有,老爹還讓我跟您說,最後要怎麼做,還是爺爺您說了算。

    如果你不想見,老爹說立馬就將紅髮給轟走。”

    鑽石喬茲連忙將白鬍子交代他的話轉述給羅峰。

    看得出來,紅髮香克斯的面子果實雖然在白鬍子身上也能起作用,但還是無法撼動羅峰這尊老爹在白鬍子心中的威嚴。

    “出來偉大航道混就要講信用。

    我都說了要做掉七武海,那就必須做掉,怎麼能半途而廢呢?

    這七武海嘛……還是要整整齊齊的才好!”

    羅峰的話,直把下方坐在小船裡的喬拉可爾·米霍克驚出了一身冷汗。

    “嘶嘶……還好我眼疾手快,喊了羅峰一聲爹,還當場放棄七武海的位置。

    不然的話,我就要跟多弗朗明哥團聚了。”

    喬拉可爾·米霍克無比慶幸地地想道。

    他一點都不懷疑自己那聲老爹叫晚那麼一兩秒,自己必然會隨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而去。

    想到這裡,他越發覺得這聲老爹叫得不虧啊!

    倘若沒這一聲老爹,估計自己墳頭草都已經開始長了。

    “那爺爺您的意思呢?

    是回絕紅髮拜見的請求嗎?”

    鑽石喬茲可不敢所以揣測羅峰的心思。

    不然的話,分分鐘會被羅峰視做自己再教他做事。

    “不必了!

    我兒紐蓋特想什麼,我這個做爹的還不知道嗎?

    他應該是想我回去一趟的,只是不敢開口而已。

    至於出山秀這事就先放一放,等見完紅髮後,我再將剩下答應強制召集的七武海挨個送去見小明。”

    羅峰淡淡地說道。

    知子莫若父。

    白鬍子心裡想什麼,他當然是一清二楚了。

    自己這個兒子很明顯是希望他回去一趟的!

    不過不好意思開口而已!

    同時,他也有著和喬茲一樣的顧慮!

    那就是生怕被他誤會,視做在教他做事,所以才讓孫子喬茲來做傳話筒。

    可想而知他這個做爹的在白鬍子心中的威嚴有多高了。

    “好的,爺爺!

    我這就去跟老爹說!

    你慢慢回來,不急的!

    紅髮能等你,那是他的福氣。”

    鑽石喬茲如釋重負地長舒了一口氣,然後送上了一波彩虹屁才將電話蟲掛斷。

    “小馬、小鷹,你們也聽到了。

    出門秀這事放一放,先回莫比迪克號一趟再說。”

    羅峰說道。

    “好的,老爹!”

    馬爾高對於自家爺爺的話,當然不會有意見了。

    “這麼快就要見紅髮了嗎?”

    喬拉可爾·米霍克那張冷峻的面容雖然流露出些許便泌的表情,但嘴上還是答應得十分爽快!

    ……

    雷德·佛斯號

    “船長,那個男人也未免太大架子了吧!

    咱們足足等了他三天了啊!”

    四皇紅髮香克斯的主船上,耶穌布有點點不滿。

    “只要他肯見我們,別說是三天了,就算是三十天我們也要等。”

    與耶穌布不同,紅髮香克斯雖然已經等了三天,但卻沒有一絲不耐煩。

    “可他的架子也未免太大了一些吧!

    連白鬍子這樣的四皇,船長你都是說見就見。

    現在咱們紅髮海賊團一起來拜見一個人,他要咱們等個三天就算了,還不給個準確的時間,就這麼將我們晾在一邊。

    我看那個男人分明沒把船長你放眼裡。”

    耶穌布沉聲說道。

    等三天,倒不是什麼大事!

    他只是覺得這麼有點丟紅髮海賊團的面子!

    畢竟怎麼說他們自家船長也是四皇之一,紅髮海賊團更是偉大航道最強大的四個海賊團裡的一個。

    “閉嘴,耶穌布!

    這次是最後一次!

    類似的話,我不希望以後再從你嘴裡聽到。”

    一向對部下寬宏大量,胸襟猶如大海般廣闊的紅髮香克斯,此時卻一臉森然地盯著耶穌布。

    轟

    沒等耶穌布開口,一股震動大海的霸王色霸氣已經席捲整艘雷德·佛斯號。

    頃刻間,由寶樹亞當所打造的雷德·佛斯號的夾板、船杆、還有護欄都被當場震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