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裝逼 作品

第49章 鋼骨,就這樣按著我,不然我會殺了戰國

    砰

    眼看卡普、戰國兩人就要如同千手柱間跟宇智波斑那般,在馬林梵多上演一場宿命的對決時,緊閉的元帥辦公室大門突然被一隻大手給推開。

    “你們兩個想幹嘛?

    造反嗎?

    還不快給我住手?”

    眾人轉頭一看,只見一個面容蒼老,但身形卻極其魁梧、一身肌肉發達得嚇人的老漢一進門就指著戰國和卡普的鼻子就是一頓臭罵。

    “鋼骨?

    你這老傢伙不在瑪麗喬亞享福,怎麼跑出來?”

    卡普發現來人居然是鋼骨·空時,輪起來的鐵拳也微微一頓。

    “我再不來的話,你們兩個怕不是要將馬林梵多給拆了?

    怎麼?鶴才剛死,你們兩個就想造反了?

    那麼能打,你們怎麼不去給鶴報仇?

    在這自己人打自己很威風嗎?”

    鋼骨·空破口大罵道。

    “這還不是怪卡普!

    我在跟他說小鶴的事,他無端端地說我在講神話故事!

    這也就算了,他居然還想打我!

    空元帥,你也是懂行的人!

    你說,我這些年有少給這老傢伙擦屁股嗎?

    鶴前腳才剛走,他居然就敢動手打我了!”

    戰國先發制人,直接陳述了卡普的種種罪狀。

    “鋼骨,你別聽戰國這傢伙搬弄是非。

    分明是這混蛋不思給小鶴報仇,還在那給我講神話故事!

    你說我能不打他嗎?

    我特麼不打他都對不起死去的小鶴了!”

    卡普氣得一臉漲紅。

    “空元帥,你也看到了吧?

    卡普這混蛋不該打嗎?

    我今天不替鶴教訓教訓他,他都以為這馬林梵多是姓蒙奇的!”

    戰國說著,就要掄起手掌。

    “好了,你們都給我閉嘴加住手!”

    鋼骨·空看到兩人一副蓄勢待發,居然準備當著自己面幹架的樣子,頓時跟暴怒的雄獅一般怒喝道。

    他在得知鶴歸西之後,就已經知道不好了!

    所以他第一時間開船從瑪麗喬亞趕過來!

    這不,才剛到兩人就準備火拼了!

    自己如果稍稍來晚那麼一點點,怕是卡普都已經打到對岸了!

    “可是……”

    卡普張嘴還想說什麼,卻被鋼骨·空粗暴地打斷了。

    “卡普,你先別說,戰國你來說!

    我倒要聽聽,鶴都歸西了,你是不是還在這個時候講神話故事!”

    鋼骨·空伸手壓住卡普。

    “鋼骨,就這樣按著,不然我會殺了戰國這混蛋!”

    卡普狠狠地瞪了一眼戰國,但嘴上還是不服氣道。

    “你還敢殺我?

    反了你!”

    戰國一聽,體型瞬間暴漲五六米。

    “你是不是想連我也打了?”

    鋼骨·空激動得口吐芬芳。

    他還是小看了鶴歸西對卡普和戰國帶來的傷害。

    他又不是白痴!

    進門之後,他一眼就看出來了!

    戰國和卡普兩人一副暴怒得跟暴走雄獅一樣,純粹就是悲傷過度罷了!

    畢竟鶴、卡普、戰國可是五十多年的海軍鐵三角。

    三人之間的情誼那是比親兒子還要親。

    現在這兩人一副吹鬍子瞪眼,準備打爆馬林梵多的架勢也不過是兩人悲傷過度,一時失控,想要發洩一下罷了。

    “不敢!”

    戰國臉色陰晴不定,最後還是放下了抬起來的如來神掌!

    “不敢還不去了你那層金漆,然後給我說說你剛才都給卡普講了個什麼神話故事!”

    鋼骨·空敏銳地察覺到了令兩個百歲老人開片的導火索!

    “還是老元帥猛啊!”

    “總算是壓住卡普老爺子和戰國元帥了!”

    看到卡普、戰國暫時沒再動手,在場的海軍高層們紛紛鬆了一口氣。

    如果連鋼骨·空都壓不住兩人,那他們只能換一個海軍本部來招待十來天后的白鬍子海賊團了。

    “cp9的人剛傳話回來,說在小鶴他們停船的位置上發現了一道數千米場的大海裂縫,而且還是半天不消散的那種。

    經確認,這道裂縫不是自然異象,而是人為的!

    cp9的人發現那道裂縫那裡存在著武裝色霸氣和劍勢!

    所以他們判斷這是被人用劍所斬出來。”

    戰國強行壓下怒火與悲痛,緩緩地將cp9傳達回來的情報一一道來。

    “這怎麼是人力所為?

    就算是世界第一大劍豪也最多隻能在大海上斬出裂縫,根本不可能讓裂縫存在這麼久都不消散。”

    赤犬等人聽了都忍不住懷疑戰國是不是悲傷過度,聽錯了cp9的話。

    不然的話,怎麼會在眾目睽睽下講起神話故事來。

    “鋼骨,你聽到了吧?

    我沒有冤枉他的!

    這傢伙分明就是在講神話故事!”

    戰國話音一落,卡普就第一時間說道。

    只是激動的他並沒有注意到,鋼骨·空在聽完戰國的話後,一張老臉變幻不定。

    時而露出驚恐,時而露出不信,時而露出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