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裝逼 作品

第30章 小馬,你品相不錯,合該繼承雕兄的衣缽

    “做爹的為兒子操心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羅皓看到七十多歲的白鬍子,忽然之間有點多愁善感起來,不禁感到一陣好笑。

    “咕啦啦啦!”

    白鬍子想到自己這些年一直在為船上的兒子們操心後,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了,你們都不用管我了。

    去做自己的事吧!

    趁現在離我那乖孫的處刑還有十來天的時間,你們就去把紐蓋特旗下的那些海賊團都給召集起來。

    屆時,我會前往馬林梵多與你們會合。”

    羅皓直接敲定了接下來的行動。

    “老爹,你這麼多年沒出山,對現今的偉大航道應該不太熟悉。

    要不你挑個孫子帶上吧?

    一可以給你做嚮導,二可以給你打下手,處理一些瑣碎事。”

    白鬍子提議道。

    “被爺爺帶上的話,那不是可以天天看著爺爺裝逼?”

    馬爾高等人聞言,目光頓時亮了。

    德雷斯羅薩一役,他們已經從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那裡瞭解到了自家爺爺那是周身上下處處皆是傳說。

    名聲是傳說!

    霸氣是傳說!

    劍術也是傳說!

    再加上看爺爺裝逼實在是太過癮,太刺激了。

    這讓他們都萌生了追隨在爺爺左右的念頭。

    “爺爺,你看我怎麼樣?

    我不但能打、能抬,缺錢的時候,我隨手就能敲塊鑽石下來給你。”

    喬茲雙臂舉起,將一身雄壯的肌肉展現得淋漓盡致。

    “爺爺,別聽他的!

    咱們都是劍士,喬茲絕對沒我懂你!”

    比斯塔也不甘落後。

    “好了,你們都別吵了!

    說到最懂爺爺心的,縱觀一船孫子,也只有我以藏了。”

    以藏伸手推開了喬茲、比斯塔,然後昂首挺胸地走過來。

    “糟了!

    以藏這貨剛不久才給爺爺獻上了一把二代夜!

    我們怕是搶不過這貨啊!”

    其他孫子原本也想爭一爭的。

    可當他們看到以藏走出來後,心裡頓時涼了半截。

    說到給爺爺送彩虹屁,放眼白鬍子海賊團,以藏還真的是獨領風騷啊!

    “你們都不用爭了。

    這次我離開,只會帶馬爾高一人!”

    羅峰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猛地回頭看向了由始至終都一副雙手抱胸,站在白鬍子身邊的馬爾高。

    “我?”

    馬爾高怔住了。

    幸福來得如此突然,讓他有點措不及防。

    要知道他之所以不去爭,純粹是因為得罪了曼雪莉。

    再加上羅峰剛剛才說要懲罰他來著。

    所以他完全不認為自己有戲。

    “他?”

    “馬爾高?就憑他?”

    “爺爺!我不服!”

    眾孫子一看羅峰欽點馬爾高,頓時表示不服。

    如果是以藏,他們還能勉強說服自己去接受。

    可馬爾高的話,大家都是羅峰的孫子,憑什麼這傢伙什麼都沒做就能力壓群孫?

    “我不知道你們不服。

    不過有一件事是隻有長孫馬爾高才能做到的,換了你們之中任何一個孫子都辦不到。

    所以你們都不用再搶了。”

    羅峰擺了擺手。

    “爺爺,你說!”

    “什麼是馬爾高能做,我們卻辦不到的?”

    “如果你說得出來,咱們就不再和馬爾高搶!”

    喬茲等人紛紛說道。

    “小馬,你過來!”

    羅峰把馬爾高叫到身邊。

    “來啦!爺爺!”

    馬爾高看到爺爺在群孫中一眼就相中了自己,立刻揣著人生贏家的步伐走到了羅峰面前。

    同時還不忘給了喬茲等弟弟一記得意的眼神,當場就把喬茲等孫子氣得咬牙切齒。

    “你剛才不是怪我沒收了你的船醫職位嗎?

    現在我重新授予你一個新職位。”

    羅峰笑眯眯地看著長孫馬爾高。

    那表情要多慈祥就有多慈祥。

    “我小馬終於轉運了!

    不但被爺爺一眼相中,還白嫖了一個職位。

    這待遇……長孫之位是實錘了!”

    馬爾高聽得心花怒放。

    以前,長孫的位置,他是自封的!

    其他孫子也是賣他個面子,所以才在嘴上承認而已。

    可暗地裡,卻沒有一個孫子覺得自己排名在馬爾高之後。

    可現在,有了羅峰欽點的職位,他妥妥地成為了實權長孫了。

    “爺爺,不知道你說是什麼職位?”

    馬爾高勉強不讓狂喜之色從雙眼溢出來。

    “坐騎!”

    馬爾高聞言,臉色頓時僵住了。

    “對,就是坐騎!

    我觀察過了,發現你所變的不死鳥雖然是我沒見過的新品種,但品相著實不錯。

    合該繼承我雕兄衣缽!

    所以,從今天開始,我欽點你馬爾高代替雕兄的位置。”

    羅峰解釋道。

    “我就說,爺爺剛才看馬爾高變成不死鳥時,眼神怎麼會那麼古怪!

    原來是這麼回事!”

    喬茲恍然大悟的同時,看向馬爾高的目光也再無半點羨慕,反而多出了一絲絲憐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