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裝逼 作品

第27章 草率了!太久沒拔劍,力道沒控好

    轟隆

    一聲巨響,天空破裂!

    萬米裂縫,橫跨蒼穹!

    一陣刀光,大海斷層!

    視線之中的大海被分成了兩半,宛如峽谷一般,深不見底!

    一刀出,斬天斷海!

    這就是天下第一人,手持二代夜所釋放出來的拔劍的風采!

    “我拒絕!

    你這人都要死了,還哪來那麼多要求!”

    鏘地一聲,羅峰已經將二代夜重新插回了迷你刀鞘之中。

    對於乖孫以藏獻上的這一把刀,他還真的是越用越滿意,越用越順手。

    不但大小適中,而且還造型精美!

    雖是黑刀·夜的高仿玩具,但還是仿得很徹底。

    就連刀鞘都一併仿了。

    這樣的裝逼名器要來送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這等七武海歸西,那是再適合不過了!

    他都有點無法理解,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為什麼用上最後的遺言,也要求他換一把刀!

    也正是不理解,所以他毫不猶豫地駁回了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死前的要求,然後用二代夜直接送其歸西!

    “爺…爺爺,你是不是有點重手了?”

    馬爾高呆呆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羅峰拔出二代夜後,被斬開的不只是天空,被斬斷的不只是大海。

    那一艘軍艦,以及軍艦上的海軍全都從這片大海上憑空蒸發了。

    鶴、火燒山他們連具屍體都沒能遺留下來。

    “嗯?好像是!”

    羅峰低頭一看,發現海面上除了一道被他所斬出來,久久無法癒合的大海裂縫外,其他的一切都消失不見了。

    鶴這位能得他稱讚一聲了不起的女海軍也沒了!

    “草率了啊!

    都怪我太久沒拔劍了!

    這不一出手,連力道都沒控制好。

    說好的只是送小明歸西,結果一不小心讓鶴他們都給順帶一併給砍了。”

    羅皓有點懊惱地摸了摸額頭。

    他之前還想好了要給鶴一具全屍的!

    畢竟連小明他都沒打算讓對方死無葬身之地,更別說是鶴了。

    結果不但沒給到小明全屍,就連鶴的屍體也一併帶走了。

    “爺爺,我看問題不大。

    我想小明也好,鶴也罷。

    他們在天有靈都不會怪你的!

    能在死前一睹你拔劍,他們絕對是死而無憾了!”

    已經從爺吹晉升為爺舔的以藏第一時間跳出來安慰道。

    這話估計也就爺舔能說出來了。

    “也是!”

    羅峰想了想,也贊同了以藏的話。

    “他們雖然不會怪爺爺你,不過爺爺你把他們的屍體都弄沒了…那不是有違了爺爺你來德雷斯羅薩的初衷?

    畢竟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死無全屍的話,誰知道是爺爺你出山將他給宰了?”

    馬爾高提醒道。

    “這麼說來…我這次拔劍當真是拔得有點草率了!”

    羅峰一聽,頓時有點點後悔了。

    果然,對於身為天下第一人的他來說,拔劍這事真的有一定的風險!

    經此一役,他暗下決定。

    拔劍需謹慎,出劍有風險!

    以後絕對不能隨隨便便就拔劍!

    “老爹,你就放心吧!

    我敢保證,就算鶴、小明他們全都死無葬身之地,海軍也有辦法抽絲剝繭,找出他們是你殺人滅口,一不小心毀屍滅跡的證據。”

    白鬍子這時卻說道。

    “此話怎講?”

    羅峰有點聽不懂。

    人都被他殺得那麼幹淨、徹底了,海軍又怎麼能證明是他做的?

    事關他的出山秀!

    他還是比較上心的。

    “能用一把兒童的玩具刀在大海斬出一道久久無法癒合的裂縫!

    這等劍術和武裝色霸氣……除老爹以外,我實在想不到還有誰能做到!”

    白鬍子瞥了一眼前方那條至今都沒有聚合的大海裂縫。

    “嘶嘶!”

    “這大海居然無法聚合?”

    “你們看……不只是大海,天空的裂縫也沒有消失!”

    白鬍子不說還好,這一說,諾大的白鬍子海賊團每一個人方才驚覺。

    大海也好、天空也罷!

    兩道被羅峰用二代夜所斬的裂縫均未消失!

    這大海裂縫和蒼穹裂縫放佛有一股附骨之疽般的力量纏繞在上面,導致一直無法恢復、消失!

    面對這等異象,所有船員都禁不住用看待神靈般的目光看著羅峰。

    他們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對爺爺有夠了解!

    可沒想到爺爺根本沒站在三樓,而是站在了五樓!

    “你不說,我都沒注意到呢!”

    羅皓眼裡閃過了一抹恍然。

    “那是因為老爹你實在是猛得有那麼一點過分!

    所以哪怕在天空、大海斬出一道難以癒合的裂縫,在你的認知裡也不過是一件稀疏平常,毫不起眼的事情。

    可事實上,對於任何一個有幸見過你拔劍,卻又沒死的人來說,這一道道的裂縫就是獨屬於老爹你一人的無敵印記!”

    白鬍子望著眼前的兩道裂縫,放佛這是他親手所斬似的,一張老臉佈滿了激動、興奮、以及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