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裝逼 作品

第22章 小明啊,今天耶穌都留不住你了!

    “手術果實嗎?”

    羅皓看了一眼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目光閃過了一抹思慮。

    “對!

    我想你應該是做過不老手術吧!

    也只有如此,你才能永葆青春,一直存活到這個時代!

    一顆手術果實,應該能買回我的命有餘了吧!”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看到羅峰好像有被自己說動的樣子,連忙說道。

    “不夠!

    你也會說我已經做過不老手術。

    那麼手術果實的價值對我而言,早已是大打折扣了!”

    羅皓搖了搖頭。

    當年五老星的確是在把路走窄後,還有回頭的機會!

    不過那不是耶穌給的機會,而是他給的!

    代價就是手術果實!

    在那個時代,他的先知可是作用不大!

    手術果實在誰的手裡,他根本不知道。

    恰逢其會,五老星手裡剛好有手術果實!

    這換來了回頭的機會!

    不過時至今日,手術果實對他而言雖然依然有巨大的價值,但卻已經遠不如當年了。

    “這……”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一看,頓時慌了。

    這已經是他最後的依仗!

    他原本以為手術果實應該能買回自己的命,可沒想到居然無法打動現今的羅峰了。

    “更何況現在的情況已經和當年截然不同!

    在那個時代,我找不到手術果實!

    可現在嘛……很不巧!

    在我出山沒多久,我就有了手術果實的消息了。

    這一代手術果實的能力者早早就被你養在了身邊!

    特拉法爾加·羅……我說得沒錯吧!小明。”

    羅皓的話讓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一變再變。

    這個時代,他無比熟悉!

    就算真要找特拉法爾加·羅也根本不需要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幫忙。

    這樣一來,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手握的籌碼的價值就更低了。

    “等等,我還可以加價!

    我還有治癒果實!

    你兒子白鬍子不但老了,而且還疾病纏身,就算你找到手術果實,給他做了不老手術,也依然無法將他身上的傷痛、疾病消除掉。

    可有了治癒果實,這些都不是問題!”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生怕羅峰動手似的,連忙舉起手來。

    此時,他無比慶幸,自己在第一眼看到治癒果實能力者時就明白對方的價值,並且還一直將其養起來。

    不然,今天他就再無半點籌碼,只能如待宰羔羊般等死。

    “爺爺!我……”

    羅峰還沒開口,作為白鬍子海賊團的船醫的馬爾高就激動得張大嘴巴。

    “嗚嗚!”

    沒等馬爾高將到了嘴邊的話喊出來,一旁的以藏和喬茲已經眼直手快地一人一手死死地捂住了馬爾高的嘴。

    “冷靜!馬爾高你一定要冷靜!

    你忘了嗎?

    千萬別教爺爺做事!”

    以藏一邊捂住馬爾高的嘴,不讓他發出一丁點的聲音,一邊在他耳邊低聲道。

    “人生苦等啊!馬爾高。

    難道你還想學鶴那老婆子,學剛才那些海軍那樣走一走捷徑嗎?

    還是說你想跟以藏學一學,去教爺爺做事!”

    喬茲生怕馬爾高太過在意白鬍子的病情,腦袋發熱不停勸說,直接就用膝蓋跪在了馬爾高的脊椎上,將他整個人穩穩地控住在了莫比迪克號的甲板上。

    “教爺爺做事?”

    馬爾高聞言,鶴和火燒山的死狀立馬浮現在的眼前。

    嘶嘶!

    霎時間,他發熱的腦袋就像被一盆冰水淋中一樣,清醒得不能在清醒。

    “好兄弟!

    你們救了大哥的命啊!”

    醒悟過來的馬爾高立刻朝以藏和喬茲投去感激的目光。

    “嗯?”

    羅峰聽到馬爾高的聲音,眉頭先是微微一皺,然後轉頭朝莫比迪克號上看去。

    “爺爺,你做主就可以了,不用看我們!

    我們全都聽你的!

    不管你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我們這些做孫子的永遠都愛著你!”

    馬爾高被羅峰這麼一看,只覺得心臟都縮了一下。

    這一刻,他的潛能被全部激發出來。

    完全不用經過大腦的思考,彩虹屁張嘴就來。

    “高手!”

    喬茲、比斯塔等人看到這一幕,紛紛在暗地裡朝馬爾高豎起了一根拇指。

    高!

    實在是高!

    就憑這波神救場的操作,他們這些隊長誰都不服,就服馬爾高!

    “如果當初我有馬爾高這種神操作就不用挨爺爺那波霸王色了!”

    以藏的眼裡更是滿滿的欽佩。

    “嗯!”

    羅峰看到馬爾高如此乖巧、懂事,原本微皺的眉頭也撫平過來了。

    緊接著,他把目光轉向了白鬍子。

    “老爹,你拿主意就可以了。

    我都一把年紀了,該活的、該經歷的、該享受的、我都已經試過了!

    再加上還能在這個時候再見到你,老子的一生值了!”

    白鬍子迎上了羅峰的目光,一臉灑脫、豪爽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