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裝逼 作品

第19章 殺盡海賊,敗盡海軍,天下更無抗手

    “老爹,你知道爺爺為什麼要收山嗎?”

    百思不得其解的馬爾高只能把問題丟給白鬍子。

    畢竟白鬍子跟他們不一樣!

    他們這些隊長才剛喊羅峰做爺爺沒幾天。

    可白鬍子卻喊羅峰做老爹很多年了。

    “你爺爺當年雖然收山收得挺急的,但在臨走前好像還是告訴了我原因!”

    白鬍子認真回憶了一下,發現還真有這麼一回事。

    “是什麼?”

    眾隊長一聽,紛紛追問道。

    “縱橫大海三十餘載,殺盡海賊,敗盡海軍,天下更無抗手,無可奈何,惟隱居斯芬克斯,以雕為友。

    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沒等白鬍子開口,羅峰的聲音已經飄揚而來。

    與聲音一同飄來的,還有一股寂寞、空虛的無敵霸氣!

    “嘶嘶!”

    “難怪爺爺會被世人稱為羅無敵了!”

    “求一敵手而不可得,這是何等無敵、何等睥睨的霸氣啊!”

    羅皓這話一出,不管是曾經聽過一次的白鬍子,還是第一次聽到的馬爾高、喬茲等人都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短短三兩句話就已經激得在場所有人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對!就是這個原因!

    當年老爹在收山的時候就是這麼跟我說的!

    我至今都還記得,老爹在說完這話就騎雕飛走的畫面!”

    白鬍子激動得一拍手掌。

    “那爺爺的雕呢?

    這次出山怎麼不見他把雕帶上?”

    羅峰收山的問題得到解答後,馬爾高等人的心裡又冒出了一個新的問題。

    那就是爺爺雕跑哪去了?

    既然爺爺說到以雕為友,那照理來說爺爺身邊應該有一隻大雕形影不離才對!

    怎麼這次出山沒見爺爺帶上呢?

    ……

    “天下無敵的寂寞!”

    “求一對手而不可得的空虛!”

    鶴聽完羅峰的話,只覺得頭皮都有一種當場被炸掉的感覺。

    這一刻,她信了!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之前所說的有關羅峰的一切!

    她全都信了。

    不是真正的天下無敵!

    任何能說出這等霸氣滔天、寂寞難耐的話語?

    不是真正的求一對手而不可得!

    如何能具有這等傲視群雄、睥睨天下王者的無敵霸氣!

    “上路吧!”

    羅峰最後看了一眼鶴。

    自他來到這個世界以來,死在他手裡的人太多太多了!

    鶴不是第一個,同樣不是最後一個!

    在他出山之後,未來還會更多像鶴,甚至比鶴更加有名氣、且熟悉的人物飲恨在他手裡。

    “作為一個海軍就應該死在與海賊的戰鬥裡!

    馬革裹屍,是海軍的榮耀!

    能死在天下無一抗手的羅無敵之下,更是老身作為一個海軍的最高榮耀!”

    鶴說到這裡,那蒼老、看似大風都能吹倒的羸弱軀體徒然迸發出一股敢與無敵之人爭雄的氣勢:

    “多弗,你剛才不是問老身打算怎麼做嗎?

    這就老身……這就是我鶴的做法!”

    言罷,她沒再多看滿臉震驚、不信的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一眼,而是伸手撿起掉在甲板上的那把屬於火燒山長刀。

    當武裝色霸氣透體而出,纏繞於刀鋒之上時,她便攜帶著一往無前的意志衝向羅峰。

    “愚蠢!

    反抗又如何?

    這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

    不,這連掙扎都算不上!

    最多隻能算是死前的蹦踏而已!”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看著鶴那蒼老,但卻放佛能為海軍強行撐起一片藍天的背影,嘴上雖然不屑地罵咧咧一聲。

    可沒人知道,他的內心如被敲擊暮鼓晨鐘般,猛地震動起來。

    他忽然有點羨慕、甚至是佩服鶴了!

    同時他……還萌生了一個念頭!

    如果真的要死,那他也要效仿面前的鶴婆婆!

    死在衝鋒的道路,而非躺在地上,宛如羔羊般等待羅峰的宰殺!

    “了不起!

    自當年我敗盡海軍高層後,再無一海軍敢與我動手!

    沒想到我出山後的今天,你一個老嫗居然有這等勇氣!

    我承認你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強者!”

    羅峰看著持刀朝自己衝來的鶴,眼裡閃過了一抹欣賞。

    “哈哈哈,能得天下第一的羅無敵這一聲稱讚,老身也不枉此生了!”

    鶴長笑一聲。

    巾幗不讓鬚眉的凜然霸氣盡顯無疑!

    “就衝你這份勇氣,我便親自動手,送你歸西!”

    羅峰平淡的話語之中,盡是冷冽的殺機。

    他這話一出,莫比迪克號上所有隊長的眼睛都亮了。

    就連白鬍子這位世界最強的男人也是目不轉睛地盯著羅峰。

    多久了!

    他都快忘記自己已經有多少年沒見過老爹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