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裝逼 作品

第16章 鶴,你把路走窄了

    “爺爺太猛了!”

    “什麼都沒做,僅僅只是隨便往那多弗朗明哥面前一戰,這個天夜叉就幾近崩潰了!”

    “原來這就是爺爺出山時所說的探望老朋友的後代!”

    “感情他是來斬草除根、將當年沒殺完的唐吉訶德家族徹底殺乾淨!”

    一旁的馬爾高、喬茲等人相互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震驚和敬畏。

    放眼偉大航道,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絕對稱得上響噹噹的海賊!

    可這樣一位海賊王者在羅峰面前卻未戰而潰。

    連動手反抗的念頭都沒有!

    “鶴婆婆,我們該怎麼做?”

    火燒山看到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居然表現得如此不堪,一副等待羅皓宰殺樣子,不禁對鶴婆婆問道。

    “救還是不救?”

    鶴看著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眼眸閃爍不定。

    於公於私,原本海軍都不應該救海賊!

    可眼前的局勢卻讓鶴有點舉棋不定。

    前有白鬍子海賊團,後有弒神者羅峰!

    “救人!

    但救了後,立刻撤!”

    電光火石間,鶴已經做出了決斷。

    人要救!

    可他們更要走!

    “便宜你了,多弗朗明哥!”

    火燒山與鶴想的一樣!

    換了平時,縱然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再慘一百倍,他也不為所動,更別說是去救了。

    看現在,他卻不得不救。

    且不說有關羅峰的事情是真是假,就衝半月後的頂上戰爭,他就必須救!

    在覆滅白鬍子海賊團之前,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不能死!

    鏘

    頃刻間,火燒山腰間的長刀已經被他拔出。

    下一秒,刀光一閃間,一道長達百米,宛如游龍般翱翔九天的藍色斬擊便飛翔到了羅峰身前。

    與此同時,他腳踩海軍六式:剃!

    速度快得幾乎與斬擊同步!

    不過他並沒有繼續朝羅峰發起猛攻,而是衝向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然後伸手抓去。

    “蠢貨!”

    癱坐在地上的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看到火燒山的舉動,不但沒有半點感激,反而臉帶譏諷地吐出了兩個字!

    “鶴,你把路走窄了!”

    面對火燒山的斬擊,羅峰眼皮都沒有抖動一下。

    他的右手繼續伸向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而左手卻是緩緩抬起,然後豎起一根手指不緊不慢地望迎面而來的斬擊上輕輕一戳!

    噗嗤

    一指落下,作為本部精英中將火燒山全力揮刀斬出的百米斬擊便如小孩子吹出來的氣泡般,一觸即碎!

    “納尼?”

    火燒山驚得全身繃緊,就連伸向堂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的手都僵住了。

    “火燒山,別管多弗,立刻跑!”

    不遠處的鶴看到這一幕,驚得悚然色變!

    放眼看去,她的一張老臉已經再無半點血色了。

    別人不知道,作為與卡普、戰國兩個傳奇海軍共事多年的她難道還不清楚嗎?

    一指戳碎一位精英中將的斬擊!

    這一份戰績代表著什麼,她比火燒山本人都要清楚!

    “是什麼讓你們有勇氣,敢在我面前救人?

    又是什麼讓你們有勇氣,敢在我面前說動手就動手,說走就走?”

    就在火燒山當機立斷,準備放棄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抽身退走之時,一道充滿戲謔的聲音驀然傳出了他的耳裡。

    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雙森冷到令他全身血液都停止流動,心臟停止跳動的眼眸已經映入了他的視線當中。

    “這是人類能有的目光嗎?”

    火燒山觸及到這雙眼睛之時,腦海僅來得及浮現出這麼一個念頭,然後便一片空白。

    他的思維放佛隨著血液、心臟的停頓,而不再運轉。

    “呋呋呋!我就知道會這樣?”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看著近在咫尺的火燒山忽然停滯在原地,身體一動不動,放佛被抽了魂似的,臉上沒有半點意外之色。

    “火燒山!”

    鶴一臉叫喚了幾聲,發現火燒山依然毫無反應,就跟丟了魂似的,不禁又急又怒:

    “多弗,火燒山……他究竟是怎麼了?”

    情急之下,她只能求助於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

    畢竟,對方是除了白鬍子之外,最瞭解羅峰的人之一了。

    “怎麼了?

    難道你不會用眼睛去看嗎?

    就算你已經老眼昏花到眼睛看不清了,那見聞色霸氣總會用使吧!”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臉上露出了一抹極具嘲諷、卻又充滿恐懼的笑容。

    在火燒山之後,就輪到他了。

    火燒山面對羅峰時有多絕望,那他面對羅峰的時候就同樣有多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