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裝逼 作品

第12章 多弗朗明哥嚇尿了!

    “你什麼意思?”

    鶴眉頭微微一皺。

    難不成你是躁得慌,所以才把白鬍子海賊團拉來德雷斯羅薩溜達溜達不成?

    “那你就要問問我老爹本人了。

    畢竟來德雷斯羅薩可是他的主意!”

    白鬍子似笑非笑地看著鶴和火燒山。

    “你老爹?”

    “白鬍子,你有老爹的嗎?”

    “白鬍子,你不是隻收兒子的嗎?什麼時候收起老爹來了?”

    鶴、火燒山聞言,第一反應就是懵逼了。

    不只是他們,就連軍艦上那些原本慌得一批的海軍們也傻眼了。

    但凡出來大海混的有哪一個不知道白鬍子組團是靠收兒子的?

    可白鬍子幹起這收爹的事情,還真的是聞所未聞啊!

    不過,在場卻有一個人是例外!

    那就是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

    這位剛才還在為鶴的事情爭風吃醋的天夜叉,此時不但安靜得跟鵪鶉似的,而且一張就差鑿著囂張二字的臉龐還寫滿了驚恐。

    這表情,簡直就跟普通人見鬼沒什麼兩樣!

    “老子就不能有爹的嗎?

    沒爹的話,老子是怎麼來的?”

    白鬍子臉色一冷,恐怖的氣勢立馬將軍艦上的海軍們壓迫得抬不起頭來。

    “恕老身直言,誰是你爹?”

    鶴雖然也被壓迫得有點呼吸不順,但還是架不住心裡的好奇。

    究竟是誰?

    居然能讓四皇之首的白鬍子如此放下身段,心甘情願地認爹!

    “你不會想知道他的!”

    白鬍子露出了一抹讓鶴感到強烈不安的笑容。

    “爺爺,有人想要認識你!”

    馬爾高似笑非笑地看著鶴。

    “爺爺?”

    鶴與火燒山相視一眼,心頭猛地升起強烈的不安。

    白鬍子認爹!

    馬爾高認爺爺!

    這意味著什麼?

    白鬍子海賊團有一個凌駕在所有海賊之上的存在!

    而且,這個人讓白鬍子這位船長、馬爾高這些船員都認同的!

    甚至認同到了可以認爹、喊爺的地步!

    縱然是被譽為大參謀,一向知足多謀的鶴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究竟有誰可以讓四皇認爹、讓皇副喊爺的!

    就在鶴、火燒山,以及一旁的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感到侷促不安之時,站在莫比迪克號船頭的白鬍子、馬爾高、喬茲等人忽然讓出了一條路來。

    “嗯?”

    鶴放眼看去,發現那張只屬於白鬍子的大椅上,此時正端坐著一個青年。

    “這人是誰?”

    火燒山看得心驚肉跳。

    這個讓白鬍子喊老爹,讓一眾隊長喊爺爺的男人實在是太年輕了。

    “是他!”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看清羅峰之時,身體猛地一個踉蹌,一屁股坐在了登船用的踏板上。

    不會有錯的!

    但凡天龍人都看過這張照片。

    但凡天龍人都會認得這張面孔。

    但凡天龍人都不會忘記這個男人。

    哪怕是他這位從小就折翼的天龍人也不例外!

    因為這是伊姆親自下達的命令。

    讓天龍人記住這張面孔,不是為了天龍人報仇、一天到晚。

    而是好讓天龍人在大海見到脖子頂著這張面容的男人時,可以第一時間有多遠跑多遠!

    “明哥?”

    鶴雙眼瞪大。

    她看到了什麼?

    走路六親不認,額頭鑿著囂張,說話永遠張狂的天夜叉居然被一個男人嚇得跌坐在地上。

    “見鬼了!

    多……多弗朗明哥嚇尿了?”

    火燒山滿臉駭然地瞪著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

    準確來說是這位天夜叉的褲子。

    在他的目光注視下,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的褲子不但溼了,就連踏板都被尿液給浸泡得微微變了顏色。

    就算是死亡當面,他都相信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能談笑面對。

    可現在,一位七武海中的王者居然因為一個男人,僅僅只是目光看到這個男人就被嚇得尿褲了!

    這事情說出來誰會相信!

    縱然火燒山已經親眼目睹了,他都忍不住懷疑自己看到的是幻覺。

    “多弗,你認識他?”

    鶴瞬間反應過來。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認識面前的青年。

    起碼是知道對方的身份。

    “不…不可能的!”

    “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他怎麼還會活著?”

    “就算活著,他的臉怎麼會一點都沒變化,還和當年一樣?”

    “這不是真的……那個男人絕對已經死了!”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神神叨叨地呢喃了一陣後,忽然跟抽了風似的,猛地從地板上跳起來。

    一向注重儀表、極具逼格的他,此時卻跟瘋子似的。

    嘴裡一邊不停地念叨著別人聽不懂的話語,右手卻猛地伸手指著被白鬍子、馬爾高等人簇擁起來的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