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裝逼 作品

第10章 被天龍人寫進族譜裡的話

    “額……少主,這話沒人教我的。

    是我剛才看到少主你自個兒上戰場,有感而發下才說出來!”

    迪亞曼蒂被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看到心裡發毛。

    “我再給你一次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還是沒有放鬆,墨鏡下的雙目死死地盯著迪亞曼蒂。

    沒辦法!

    雖然他不是那個時代的人,沒有親眼見證那段刻骨銘心的歷史發生。

    甚至就連偉大航道現在也沒再流傳有關那個男人的一切。

    不過作為天龍人,哪怕是折翼了,他也是知道許多常人不知道的秘聞。

    百年前的那個男人!

    那可是被世界政府視為比那一百年的空白歷史還要禁忌的存在!

    而迪亞曼蒂剛才掛在嘴邊那句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齊齊,正是出自那個男人的手筆。

    據他所知,那個男人當年在屠滅八個天龍人家族時就是說了這句話。

    也正是如此,對天龍人而言,這句話永生難忘!

    所以僅存的天龍人家族直接將那個男人所說的這句話寫進了族譜裡。

    據說就連伊姆大人的書房、世界政府最高統治者五老星的辦公室也都掛著這句話!

    “少主,你想要我說什麼?

    難道你要我說一家人最終要的就是不整整齊齊嗎?”

    面對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虎視眈眈的目光,迪亞曼蒂都快哭出來了。

    這麼恐怖的少主,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他保證,少主在死全家的時候,也都沒這麼恐怖過。

    “少主這是怎麼了?

    難道他在懷疑我們的忠心不成?”

    琵卡等人看到這裡,也是滿臉不知所措。

    不只是迪亞曼蒂,就連託雷波爾他們也都沒見過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露出這種表情!

    他們都看得很清楚!

    那是恐懼、忌憚到了極致才會流露出來的表情。

    “算了,應該是我多心了而已!

    迪亞曼蒂怎麼可能跟那個惡魔扯上關係!”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將家族一眾成員的表情盡收眼底之後,也反應過來了。

    他純粹就是太過敏感了。

    不說迪亞曼蒂是看著他從小長大,根本不可能背叛他。

    單單就說迪亞曼蒂的年齡和層次,根本不可能接觸到那個男人。

    “好了,以後誰也不準再提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齊齊這話!

    誰敢提,我就將他踢出家族。”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沒好氣道:

    “還有,我是七武海,又不是你們是七武海!

    你們一個個這麼積極幹嘛?

    是活得不耐煩了?

    還是onepiece被海賊王埋在馬林梵多不成?”

    他去頂上戰爭純粹就一打醬油!

    如果不是受制於七武海的強制召集,他連去都不會去。

    畢竟那可是世界最強的男人,哪怕他只想在戰場邊緣打一下擦邊球,也是有風險的!

    鬼知道白鬍子老頭會不會突然看他不順眼,直接將他給弄死!

    他自個兒去,見勢不對,還有很大幾率溜之大吉!

    如果全家去的話,豈不是真的應了迪亞曼蒂那句話,一家人整整齊齊了?

    “少主,那我們不去了!”

    “你自個兒上戰場要注意安全!”

    “我們一家人就在德雷斯羅薩等你回來!”

    雖然不知道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剛才抽了什麼瘋,但託雷波爾等人卻是不敢再犯忌諱。

    這會兒,可是再也沒有人提跟著去馬林梵多的話。

    “嗯!”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點了點頭,然後重新邁出六親不認的步伐,放佛走t臺般登上那早已停靠在碼頭的軍艦。

    可就在他前腳高高抬起,準備一腳邁上軍艦的時候,卻發現了軍艦上站著一位老熟人!

    海軍本部中將!

    大參謀:鶴!

    同時也是他的一生之敵。

    只是,這位平日裡一見面就和他對著幹的大參謀,此時卻全程沒朝他這位一生之敵多看一眼。

    “喂,鶴婆婆,你是不是老眼昏花了?

    老子可是在這裡!”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一看鶴對自己愛理不理,頓時就不樂意了。

    鶴的注意力不是永遠都只會給他一人的嗎?

    難道自己這段時間沒出去大海溜達,鶴婆婆就有了新對象不成?

    想到有人搶了自己的鶴婆婆,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就如同被母親拋棄的孩子似的,立刻朝鶴挑釁起來。

    “我當然知道你來了。

    還有,老眼昏花的不是我,而是你!

    如果你還沒看清楚發生什麼事了,那你最好把你的太陽鏡給我拿下來!”

    鶴頭也不回地看著後方大海。

    依然是無視相愛相殺半輩子的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