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裝逼 作品

第7章 五老星和伊姆裁剪、繡字的披風

    “那老爹你為什麼還活著?”

    以藏聞言,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老爹,我不是這個意思……”

    這話一出,以藏就後悔了。

    “傻孩子,老爹怎麼會怪你呢!”

    白鬍子頗為大氣地笑了笑,然後一隻大手頗為親近地摁在以藏的肩膀上。

    看著白鬍子那隻摁在以藏肩膀的手已經冒出了白色的光罩,眾隊長很有默契地後退一步。

    “多謝老爹啊!”

    以藏一張臉都變形了。

    他能感覺到,就白鬍子那一下,自己的骨頭保守估計都裂了七八根。

    “其實老子是個另類!

    在被老爹打過的人裡,老子是唯一一個能活下來的。

    不過這並不是老子比老爹更能打,而是因為老子是他的兒子!”

    白鬍子擺了擺手,然後繼續剛才的話題。

    “老爹,能不能簡單地跟我們說說那些被爺爺打死的人裡都有誰?”

    鑽石喬茲問出了一個好問題。

    所有人都睜大了雙眼,目不轉睛地盯著白鬍子。

    聽到這裡,他們都算是品出來了。

    感情老爹跟他們一樣都是一個爹吹!

    唯一的區別就是他們吹白鬍子,而白鬍子吹羅峰。

    “戰國之前的海軍元帥、三大將、還有世界政府的全軍總帥、cpo這堆人裡就鋼骨空那老傢伙沒被老爹打死!”

    白鬍子這話一出,全場一片寂靜。

    剛才還一度懷疑白鬍子就是一個羅吹的馬爾高等人一個個驚得膛目結舌。

    根本說不出一句話來!

    “老…老爹,是你說錯了,還是我聽錯了?”

    鑽石喬茲說話都有點顫抖。

    “你是在質疑老子嗎?”

    白鬍子橫了一眼鑽石喬茲。

    “不敢!”

    鑽石喬茲立馬閉嘴了。

    “老爹,那鋼骨空是怎麼活下來的?

    難道他比其他什麼大將、元帥的都猛?”

    馬爾高沉吟了一下,然後問道。

    “那老小子猛?

    他純粹就是走了狗屎運!

    如果那次世界政府與海軍、天龍人圍剿老爹的戰役裡,他不是湊巧被安排在本部鎮守的話,那老小子的墳頭草都已經三丈高了。”

    白鬍子一臉不屑地說。

    “爺爺這麼猛的嗎?”

    以藏聽得頭皮發麻。

    可能是白鬍子吐露的消息太過震撼了。

    他發現,自己剛才被白鬍子震裂的七八根骨頭都不痛了。

    “爺爺!”

    眾人齊刷刷地轉頭看向了從剛才就一直默默走路,沒有開口說過半個字的羅峰。

    品出了白鬍子不是羅吹、爹吹後,他們看向羅峰的時候,眼神已經變了。

    他們與白鬍子一樣,每當看向羅峰時,眼裡、臉上都佈滿了敬畏、佩服、恐懼。

    儼然就像是看待神人一般!

    之前,他們還覺得羅峰出山披件帶有無敵二字的披風實在是太過囂張招搖、屬於出門容易被人打死的那種。

    可現在,他們都覺得這件披風太低調了。

    顯然,這些隊長都已經開始向白鬍子這個老爹靠攏。

    逐漸成為新一代的爺吹!

    “基操勿六!”

    面對一眾孫子火辣辣的目光,羅峰淡然一笑。

    放佛剛才被白鬍子吹的人不是他一樣!

    “對了,剛才馬爾高不是說到這披肩嗎?”

    白鬍子掃了一眼,發現眾人都時不時朝羅峰的披肩看去後,他放佛想到了什麼震撼的事情,眼裡閃過了一抹猶若實質的驚歎。

    “老爹,難道這披風也有什麼關於爺爺的傳說?”

    此時,馬爾高再次開口叫爺爺的時候,那可是叫得非常順口。

    再也半點之前的難以啟齒。

    現在,估摸著如果不讓他叫爺爺,他還不樂意。

    “這披風、還有上面的繡字都大有傳說!”

    白鬍子點了點頭,然後語出驚人道:

    “其實這披風既不是你爺爺繡的,也不是他買的,而是五老星親自裁剪、一個叫伊姆的天龍人首領親手繡上無敵二字後,再轉送給老爹的!”

    這話一出,全場再次寂靜無聲。

    放眼看去,在場所有隊長都驚得面無血色,嘴巴張大到下巴都快要砸在地上。

    伊姆是誰,他們聽都沒聽過。

    可天龍人首領他們還是聽懂了。

    至於五老星,他們更是不陌生。

    世界政府的最高統治者!

    屬於海軍大將、元帥見了都要叫爸爸的大佬!

    可這樣六位偉大航道的掌權者,居然聯手給他們爺爺裁剪披風、還給披風上袖字?

    這怎麼會不驚爆他們的眼球。

    “他們怎麼敢的啊?”

    馬爾高牙齒都顫抖起來。

    這還是他熟悉的那些傲慢自大,不拿人當人看的天龍人嗎?

    這還是他熟悉的在偉大航道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五老星嗎?

    一想到五老星裁剪披風、伊姆繡字……

    不行!實在是太有畫面感覺了!